2015_1212-1221 約旦、以色列 (1221 Final)

    晚上就要離開以色列,行李跟紀念品要全部塞進行李箱扔上車,今天
也只有一個景點,就是耶路撒冷古城(Jerusalem old city,1981年
UNESCO世界文化遺產)。

    “Jerusalem"這個字在古老的蘇美語的意思是"foundation of the god
Shalem",原本是指"Shalem神(黃昏之神)的根據地",到了希伯來語,
“Shalem"被引申為"和平",Jerusalem變成了"The City of Peace",也
就是和平之城。

    不過事與願違。

    由於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經典都承認亞伯拉罕是上帝/真主
所選定的先知,也是希伯來人、閃族人、阿拉伯人的先祖,相信亞伯
拉罕在此地接受上帝的啟示,於是耶路撒冷便成了的3教聖地,爭奪不
斷,和平之城變成了戰亂之都,根據《認識以色列 民族、土地、國家
》所說,耶路撒冷曾被鏟平2次、圍城23次、攻擊52次、佔領後又被奪
回44次,如果說世界上有哪一個城市可以讓人類一千多年來爭得你死
我活,除了耶路撒冷以外,我也想不出別的地方了。它的神聖,也成
了它的悲哀。

    今天8點就出門,有了遊覽車跟導遊帶路,就不必像昨天那樣自己找
路了。我們進城的方是糞廠門(Dung Gate),離西牆非常近,據傳這個
門是以前挑糞在用的城門,但它在Google Map上完全沒有被標示出來,
可以點選糞廠門的wiki網頁去查它的位置,以及其他各城門的方位。

    先去參觀的不是西牆,而是走右邊通道前往西牆上方的聖殿山。

DSC0137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Western Wall西牆DSC0137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鎮暴盾牌DSC0137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鎮暴盾牌
(左:聖殿山通道俯看西牆;中、右:聖殿山通道的鎮暴盾牌)

    這通道是用木頭搭建的,有點像在走工地的隧道,通道裏面還擺了好
幾個鎮暴用的盾牌,看起來有點毛毛的。通道走出來,右手邊就是阿克
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左手邊上階梯則是通往圓頂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

DSC0138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Al-Aqsa Mosque阿克薩清真寺 DSC0139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Al-Aqsa Mosque阿克薩清真寺
(阿克薩清真寺 Al-Aqsa Mosque)

DSC0138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ome of the Rock圓頂清真寺 DSC0139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ome of the Rock圓頂清真寺 
(圓頂清真寺 Dome of the Rock)

    根據穆斯林的傳說(古蘭經17:1),穆罕默德在某夜被大天使加百列喚
醒,乘坐飛馬「從禁寺行到遠寺」,並在圓頂清真寺裏的一塊石頭上登
上七重天見到亞當、亞伯拉罕、耶穌等先知,也面見了真主(上帝),得
到啟示,穆斯林要每天做50次禮拜。

    穆罕默德退出來之後見到了穆薩(Musa,就是猶太教與基督教的摩西),
說了一天禮拜50次的事情,穆薩勸穆罕默德去跟真主拜託減少一點,於
是穆罕默德進去請求、真主同意減少5次,出來又見到穆薩,穆薩勸他
再進去拜託,於是穆罕默德就再進去請求減少,真主又同意,就這麼來
來回回9次之後,終於減少到一天做5次禮拜就好,當穆薩又勸穆罕默德
再進去請求時,換穆罕默德自己覺得已經減得夠少,不好意思再進去了。

    當晚穆罕默德又回到麥加,向信徒們宣佈真主的旨意,穆斯林一天要
拜5次就是這麼來的,耶路撒冷也因此成了伊斯蘭教排名第3的聖地。聖
殿山上原本傳說是亞伯拉罕獻子之處,在穆斯林攻下耶路撒冷之後,圍
著穆罕默德蹬上七重天的那塊登宵石蓋了清真寺,也就是現今的圓頂清
真寺。據說穆罕默德的腳印還留在上頭,可惜無緣一見了。

DSC0140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Mount Temple聖殿山DSC0138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ome of the Rock圓頂清真寺DSC0140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ome of the Rock圓頂清真寺
(聖殿山 Temple Mount)

    阿克薩清真寺的"Aqsa"這個字在阿拉伯語中就是"遠方"的意思,所以
穆斯林們認為穆罕默德夜行登宵的故事中,「禁寺」指的是麥加的大清
真寺,而「遠寺」是耶路撒冷的阿克薩清真寺。

    問題是,穆罕默德在世時,耶路撒冷根本就沒有清真寺,現在這座阿
克薩清真寺是西元709年才建成的;至於穆斯林要怎麼去解釋這個現象,
還是把猶太人聖殿也當作是聖所之一(反正伊斯蘭教認為真主阿拉跟猶
太教、基督教的上帝耶和華都嘛是同一個,所以在七重天上見到摩西跟
耶穌根本理所當然),這點我就不知道了。

    穆斯林雖然把真主跟上帝劃上等號,但猶太教徒與基督徒要不要認同
這種說法,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由這個夜行登宵的故事來看,伊斯蘭教當然也承認耶穌先知的地位,
但也僅止於此,伊斯蘭教不承認耶穌的神性,更不用提什麼三位一體的
說法了。

    猶太教就更不買單了。舊約聖經雖是承襲猶太典籍而來,也預言了未
來上帝將會降下救主拯救世人;然而基督教堅稱耶穌降生的各種跡象符
合舊約聖經預言的說法,猶太教可不這麼看。猶太教認為那些只是基督
教自己的一廂情願硬套而已,真正的救世主仍未降世。

    根據柏納•路易斯(Bernard Lewis)在 《中東》書中記載,建造圓頂清
真寺原本就有跟基督教分庭抗禮的意味,而寺中牆上還刻有古蘭經文以
駁斥三位一體的論述,像是「除真主外別無真神,沒有儕輩」、「他是
阿拉,是獨一的主,他不生育,也不被生育,
絕沒有任何物能做他的匹
敵」,甚至直接挑明基督徒「瑪利亞之子耶穌基督,確是神的使者…故
此,相信真主也相信列使,不要提"三"。斷念,這對你們要好,因為真
主是唯一的上帝,比產生子息者高崇…」

    把這麼一座清真寺蓋在耶路撒冷最高處,要使伊斯蘭教力壓猶太教與
基督教的意圖是非常明顯的。即使如此,以色列經過1967年的六日戰爭
後已完全掌控耶路撒冷,縱然猶太教也不完全承認穆罕默德,倒也沒有
拆除圓頂清真寺的打算。

DSC01408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Mount Temple聖殿山
(從圓頂清真寺下山的出口)

    聚集在此處的穆斯林們對於信奉猶太教的以色列士兵可沒有什麼好臉
色,大約9點10分左右,以色列士兵上來巡邏,穆斯林們便群起鼓譟、
噓聲四起(據說是每天都會上演的戲碼),我們也順勢從圓頂清真寺西南
角的檢查哨撤離,下山去參觀西牆去。

DSC0141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Western Wall西牆DSC0141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Western Wall西牆DSC01418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Western Wall西牆
(白天西牆前的成人禮)

    晚上到西牆的大多只有著黑帽黑衣而已,白天來的會再披上一件白色
的披風,而且在男生長到13歲、女生長到12歲,親友們就會聚到西牆這
邊來舉辦成人禮;由於西牆前面男女有別,大家就會擠到男女隔離牆旁
邊,讓親友也可以一起參與。

    這邊挖個導遊問的老梗出來講:耶穌應該長什麼樣子?

     白皮膚、金頭髮、藍眼睛?

    才不是,猶太人是閃族人,東方人種,仔細看看照片中這些猶太男性,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講個沒輸嬴的,在畫耶穌的時候,要是不知
道怎麼上色,我們就把鏡子拿出來照照自己,照著畫就沒錯了~

    耶?按這麼說起來,12門徒也應該都是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才對
啊,那有人畫成金髮藍眼根本就亂塗鴉;這些阿多仔一邊信耶穌主啊主
啊拼命祈禱,還一邊卻在罵東方人是黃猴子,那不就是豬頭了…該不會
跟佛教對釋迦牟尼畫像的解釋一樣,跟我說耶穌也有諸般法相,金髮藍
眼只是其中之一吧 😄

    當我們又往糞廠門走去時,路邊看到了這個

DSC0142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Mount Temple聖殿山防爆桶
(防爆桶)

    一開始還以為是大型瓦斯罐,可是又不太對,導遊說,這是防爆桶,
萬一有爆裂物的話就可以派上用場了。看到這個防爆桶,頓時又把我們
拉回了現實,以色列仍是衝突的火線,恐怖攻擊的熱點,前幾天才發生
過巴勒斯坦人持刀刺殺以色列士兵的事情。 

    雖然我們的旅途是一路平安,但在我們離開以色列2天後,錫安門那
邊又發生了一次刺殺事件。

    出城的時候,迎面還來了一隊吹笛子打鼓的,走在前面的人,頭上也
有戴白色小帽,導遊說,這也是來舉辦成人禮的,有的人會辦熱鬧一點
,就會請人來吹奏樂器一路走進西牆了。

    出了糞廠門,坐半小時的車子上橄欖山遠眺耶絡撒冷舊城。

DSC01426_Jerusalem耶路撒冷Mt of Olives橄欖山眺望 DSC01427_Jerusalem耶路撒冷Mt of Olives橄欖山眺望
(橄欖山眺望 Mt of Olives)

    據舊約聖經說,橄欖山是末日耶和華降臨之地,不過我們只是來是看
看風景的,沒有要宣傳天國將近什麼的。

    倒是在這邊看到一家猶太人,兩名男士穿著便服還背步槍跟家人合照,
據導遊說,以色列全民皆兵,要定期回部隊服兵役,軍隊配發的槍枝可
以帶回家保管以備不時之需,政府並不限制。也就是說,萬一真的開戰
了,以色列的士兵很可能不需要回到營區領取武器,而是直接從住所拿
了槍枝就投入戰事,是即席戰力。

    拍完照,搭10分鐘的車子下山參觀客西馬尼園(Gethsemane)。

DSC01445_Jerusalem耶路撒冷Gethsemane客西馬尼園_P_20151221_111010DSC01445_Jerusalem耶路撒冷Gethsemane客西馬尼園_P_20151221_113412DSC01444_Jerusalem耶路撒冷Gethsemane客西馬尼園
(客西馬尼園 Gethsemane)

    按聖經記載,耶穌就是在客西馬尼園被羅馬士兵抓走的。我們到達的
時候裏頭正在做禮拜,前方的佈道台圍起來不給遊客進去,只能遠遠照
相。外頭這塊石頭可能是耶穌在極其傷痛時的禱告地點,有信徒就直接
趴下去禱告了。

    裏頭的禮拜活動不知道要持續到何時,又接近中午了,只好收隊上車
,從西邊的雅法門(Jaffa Gate)回到耶路撒冷舊城區,前往Nafoura餐廳
吃午餐。這家的東西算是普普,雖然有把門口的menu照起來,但我們
吃的像是特製的桌菜,而非單點的set,還是把menu貼在這邊,可以了
解一下耶路撒冷舊城區用餐的價格水準(1 NIS=8.45 NTD)。

DSC0145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Nafoura餐廳 DSC0145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Nafoura餐廳
(Nafoura餐廳menu,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用餐後就不上車了,直接步行向南穿過亞美尼亞區,出錫安門(Zion
Gate),往大衛王陵墓(Davidsgrab/ King David’s Tomb)。

DSC01455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 DSC0145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Migdal David郵局
(左:大衛塔;右:Migdal David郵局)

    路上經過的這家Migdal David郵局在大衛塔旁邊,GPS座標是
(N31.776100, E35.228800),特別寫出來是因為它是我在以色列唯一看
到過的一家郵局,還好郵票早就弄到手,不然這時才去郵局買郵票寄明
信片,代誌就大條了。

DSC0147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大衛王雕像
(右:大衛王雕像)

    這尊大衛王的雕像躲在巷弄裏面,GPS座標是(N31.772017,
E35.229261),是俄羅斯人送的。那為什麼好好一尊雕像要放在小巷子
裏面呢?

    因為猶太教對雕像很感冒啊~

    猶太教與伊斯蘭教對於雕像一向很反對,俄羅斯人什麼不送,偏偏送
個雕像來,又不好意思砸掉,只好找個陰暗的角落擺著了。

   俄羅斯是信奉東正教的,算是基督教的一支,跟猶太教、伊斯蘭教同
是亞伯拉罕所傳,講是講三教同源,照說要嘛大家都沒有雕像,那為什
麼教堂裏面為什麼還會有雕像呢?這其實是泛基督教(主要是天主教與東
正教)才會有的東西,是開過會、吵過架、大搞鬥爭過的,請參閱wiki上
第二次尼西亞公會議的說明。

    摩西十誡裏面的第4條寫著「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
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下、水中的百物」,要是這三教都按這條下
去嚴格執行,那歐洲文明裏面跟這些雕像、人相、素描相關的大概就全
部掰掰,文藝復興也玩不起來了。

    我倒是很好奇,人像不能畫,那"照相"這碼事到底合不合教義呢?要
是說照相沒問題,又該怎麼解釋呢?

    大衛王陵墓旁邊就是最後晚餐室(The Last Supper Room),是耶穌與
12門徒享用最後晚餐的地方,我們先過去看。

DSC0147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The Last Supper Room最後晚餐室 DSC0147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The Last Supper Room最後晚餐室
(最後晚餐室)

    本以為會有一堆朝聖者,結果裏頭空無一人,我也還在幻想會像達文
西畫的那樣有張長長的大桌子什麼的,但裏面只有一張小桌子而已,四
週空盪盪的,只好拍個照就走了。

    說起最後的晚餐,自然會聯想起達文西的畫作,一般也以他畫出這幅
畫來當作文藝復興的起點,到了今日還扯出《達文西密碼》這本小說;
但我記得另外有位畫家受了教會的委託要畫最後的晚餐,但他對達文西
的畫作頗不以為然,認為當時耶穌與12門徒的經濟環境實在是不怎麼樣,
怎麼可能會是達文西畫的那樣呢?於是就把這些人的衣著畫得破破舊舊
的,而教會居然也接受他的畫作,掛起來對外展示了。可是我實在是忘
記這個與眾不同的畫作是在哪邊了…

DSC01470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 DSC0147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The Last Supper Room最後晚餐室
(隔壁的聖母升天教堂 Dormition Abbey)

    然後轉去看大衛王的陵墓,其實就一個石棺,前方椅子上坐了一排猶
太教徒在禱告,石棺旁邊則站個猶太拉比(猶太祭司)。

DSC0148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avid's Tomb大衛王之墓
(大衛王的陵墓)

    老實說,看到石棺就不太想多逗留,拍了照就想落跑,這位拉比還很
熱心,看我們轉頭就要走就立刻衝上來,遞過一張紙,上面中文寫著"在
白紙上寫下心願投到大衛王石棺後面就會實現"之類的說明。我就OS了,
你們猶太人的許願的方式也未免太奇怪,我們拿東西扔人家的棺材是大
不敬的行為,要叫我寫紙條去扔實在是扔不下去,圈圈你個叉叉,謝謝
再聯絡~(逃)

    離開之後,再度乘車前往西南方的雞鳴教堂(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聖經記載,耶穌被捕後,彼得也被捉去受審,在天亮雞鳴
之前3次否認耶穌;不過他會否認的事情早被耶穌預言,事後也悔改了
,所以他依然是聖徒之一,而教會對這段故事的解說可是一講再講兼落
落長,跳過不提了。

    這間教堂在山坡下面,從大馬路上過去只會看到教堂的屋頂,教堂上
面還有一雞的雕刻,原本以為是隻風見雞,後來發現它應該是不會隨風
轉的,不然就擺明是在挖苦彼得了。

DSC0150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雞鳴教堂 DSC01500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雞鳴教堂
(雞鳴教堂 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

DSC01490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雞鳴教堂DSC0149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雞鳴教堂DSC0149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Church of St. Peter in Gallicantu雞鳴教堂
(左:大門;中:後院;右:地下室刑堂)

   逛完雞鳴教堂,就換重頭戲要上場了,進城去走苦路(Via Dolorosa)。
車子繞到城的東北方讓我們從希律門(Herod’s Gate)進城。

DSC0150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Herod's Gate希律門DSC01505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DSC01508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
(左:希律門 Herod’s Gate;中:水果攤;右:街道)

    一進城就覺得怪怪的,沒錯,這裏是穆斯林區。這麼說好像在歧視穆
斯林,可是你嘛幫幫忙,舊城劃分5個區,其中基督徒區、亞美尼亞區、
猶太區、聖殿山這4區我早上才剛看過,現在一腳踏進這裏就能明顯感
受到城鎮變得特別雜亂,佔用街道的小販、牆上的塗鴉、亂七八糟的電
線,這對比實在是太明顯了。仔細看最左邊那張希律門的照片中,左下
角還有一堆紙箱垃圾塞在城牆裏,我懷疑那根本就是中間那張照片的水
果攤小販拿來堆垃圾的地方。

    往前走300公尺左右,就到苦路的起點了。

    苦路又稱苦傷路,指的是耶穌從受審一直到釘上十字架被埋葬的14個
地點,是17世紀方濟會士聖利安納(St. Leonard of Port Maurice)開始宣
揚的禮敬方式,內容來自口述傳說與四福音書。14站的內容可以參看
wiki苦路的說明。

    苦路全長大約5、600公尺,各站的牆上都會釘上圓形黑色的鐵牌,上
面標著羅馬數字,用來指示這是第幾站,而第10~14站全部都在最後面
的聖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中。

苦路
(苦路14站Google地圖,從網路抓來的
https://www.google.com/maps/d/viewer?mid=zhVLPERlNKV8.kD7lb2zIw0h0&hl=en_US)

    網路上看半天,沒看到有人可以把苦路14站的照片一站一站放上去,
其實我也沒有14站全部都拍到照片,不過導遊給了我們每人一張苦路導
覽的摺頁(簡體中文版),裏面講得還蠻清楚的,可惜我來不及做功課,
第10站跟第11站就在眼前卻不知道要去拍個照,只好把導覽資料掃瞄後
放在這邊,若是有人還會去走苦路的話,可以對照參考用。

苦路導覽p1-路線圖
(苦路導覽地圖,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苦路導覽p2-第1、2站
(苦路導覽第1站+第2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1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1站Omariya School DSC0150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1站Church of the Conviction
(左:苦路第1站;右:定罪堂 Church of the Conviction)

    第1站是羅馬總督比拉多審判耶穌之處,現今已經改建成穆斯林的
Omariya School小學,也不開放參觀,只能在牆外拍照。旁邊還有定罪
堂(Church of the Conviction)與鞭笞堂(Church of the Flagellation),傳
說是耶穌被定罪與鞭笞的地方。

    我們所在的苦路位於耶路撒冷舊城的東北方,可是呢,在2001年時,
考古學家在城西的大衛塔下面發現希律王的宮殿,它也是羅馬總督在耶
路撒冷的居所,所以審判耶穌的地方應該也在那邊,於是呢,我們這個
苦路的走法,恐怕是有很大的誤會,而且誤會幾百年了…

    不管啦,既然來當觀光客了,就繼續看下去吧。

苦路導覽p3-第2站(續) 
(苦路導覽第2站續頁,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1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2站 
(苦路第2站)

    第2站是耶穌背起十字架的地方,下面掛了3張地毯,不知是人家拿來
曬的,還是要遮掩什麼東西,但附近又沒看到賣地毯的商人,有點詭異。

苦路導覽p4-第3、4站 
(苦路導覽第3站+第4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18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3站Armenian Catholic PatriarchateDSC0151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4站Catholic 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SpasmDSC0151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3站與第4站
(左:苦路第3站;中;苦路第4站;右:第3、4站就在隔壁)

    苦路第3站是一座教堂,上面寫著"Armenian Catholic Patriarchate",
也是有點古怪,與其說這是教堂的名稱,不如說是亞美尼亞天主教在宣
告勢力範圍…第4站則像某教會的前庭還是後院,裏頭還停一部車。其
實第3、第4站就在隔壁而已,稍微後退2步就可以把牆上這兩塊牌子放
進同一個畫面了。

苦路導覽p5-第5、6站 
(苦路導覽第5站+第6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2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5站 DSC0152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5站
(左:苦路第5站;右:耶穌扶牆處)

    第5站是外方人西滿幚基督揹十字架的地方,寫成英文是"Simon of
Cyrene Helps Jesus with the Cross",看旁邊的門上寫了像是拉丁文的
句字:"SIMONI – CYRENAE O CRUX IMPONITUR",應該就是這
個意思了。

    往前方走一點還看到一些人把手按在左邊牆上的印子叫朋友幫忙拍照,
當時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不過以前在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看
過有人把拇指按上牆壁轉一圈,說這樣願望會實現,所以憑經驗跟直覺
也跟著按上去,拍個照,回來一查果然有名堂!據說是耶穌掯著十字架
走到這邊在牆上扶了一把,後來朝聖者也跟著按,滴水穿石,按久了就
在牆上留下手印了。

    基督教呢,說耶穌留了個手印,這邊就給信徒當朝聖地點了;伊斯蘭
教呢,說穆罕默德在登宵石上留了個腳印,山上就蓋起了圓頂清真寺;
佛教呢,說釋迦牟尼在亞當山(Adam’s Peak)留下了足印,這山就成了
斯里蘭卡的聖山。我說啊,大家玩的把戲都差不多嘛…

DSC0152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6站 DSC0152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6站
(左:苦路第6站;右:苦路第6站教堂內部)

    第6站是個小教堂,還可以進去看一下,裏面不大就是了。

苦路導覽p6-第7、8站 
(苦路導覽第7站+第8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3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7站  DSC01530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第7站
(左:苦路第7站;右:苦路第7站教堂內部)

    第7站也是個小教堂,還可以進去看一下,比第6站大一點,我想是歷
史悠久,地面也有下沈的跡象。

DSC0153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 DSC0153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
(左:SUQ AFTIMOS商店街;右:St. Abraham Monastery)

    走到這邊已經下午3點20分了,由於第8站跟第9站在市街裏面,第
10~14站都在聖墓教堂裏面,而且都會排隊排1、2個鐘頭,導遊怕我們
看不完,大家商量一下,決定跳過8、9這兩站,直接去衝聖墓教堂
(Churchof the Holy Sepulchre)。

    我們是從聖墓教堂東南方的St. Abraham Monastery轉進去的,東轉
西轉,就走到聖墓教堂門口了。

苦路導覽p7-第9、10站
(苦路導覽第9站+第10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35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 DSC0156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
(聖墓教堂 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

    今天看起來人不算太多,但裏面還是不少人,導遊在外頭大致講解一
下,讓我們分散進去排隊,不一定要按順序一站一站排,可以從最裏面
的排起。

    不過第10站其實近在眼前。可以比對一下苦路導覽的第10站與上面右
邊那張照片,第10站的位置就在還沒進門的外側右方小樓梯上去的二樓,
一樓的樓梯口還有個穿粉色老婆婆坐在那邊,從這邊看過去二樓則有大
落地窗與白色垂幕的地方。

苦路導覽p8-第11、12站 
(苦路導覽第11站+第12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我先排的是樓上的第12站,耶穌死在十字架之處。燈光非常昏暗,大
家都在排隊去中間聖壇底下摸一下,我看人不太多,就跟著排了。

DSC0154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2站) DSC01540-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2站)
(苦路第12站)

    第11站據說是在第12站旁邊的小教壇,上面有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壁畫,
不過我有眼不識泰山,看那小教壇都沒人還以為只是裝飾品,就大搖大
擺給他路過,連照片也沒拍。這個就是學人精的下場,看人家排就跟著
排、看人家摸就跟著摸,沒人排也沒人摸的大好機會就給他跳過 orz…

    看樓下那塊石頭平台旁邊空了,跑回1樓去看第13站,是聖母懷抱耶
穌屍體,地上那塊大石頭就是耶穌的身體從十字架上卸下來,受膏裹布
之處。

苦路導覽p9-第13、14站 
(苦路導覽第13站+第14站,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DSC01543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3站)DSC0155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3站)DSC0154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3站)
(苦路第13站)

    接著去排第14站,耶穌被埋葬之處。這個就是重點中的重點,排最
多的就是這邊,沒得取巧了,領隊還趁人少的時候叫我趕快來排,大
約半小時就可以進去了。

    裏面分為兩進,也就要要過2個門才會到。

DSC0154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 DSC0154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
(苦路第14站門口)

    光排隊一直排到第14站門口就花了快半小時,裏面雖不大,但起碼也
還有7、8個人,而且裏頭是不准開閃光燈的。

DSC0155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 DSC01554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
(苦路第14站第一進)

    進到第一進之後,裏面非常暗,只有中間的小平台點了兩根蠟燭,從
這邊可以看到第二進更窄,只能容納3個人,而且還要低頭進入。

    走我前面那2個是穆斯林(他們跟別人聊天自己說的),要進第二進時,
本來我是要跟他們一起進去的,結果其中一個人轉頭把我趕出來,說他
們兩個要自己獨處,叫我等等再進去;但我才退出來,第二進看門的教
士一看他們兩個在趕我,就跟他們起口角了。

    其實我是沒什麼差,反正等一下我走最裏面,只要我後面兩個不急著
出來,我也可以賴著在裏面拍照不要出來;但我比較擔心的反而是前面
那兩個自稱穆斯林的傢伙,行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跑來是想幹什麼,
幸好最後看起來不是來搞破壞的。

DSC01558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DSC01556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DSC01557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第14站)
(苦路第14站第二進)

    看隔壁兩個頭一低摸著石台就禱告了起來,我不好意思光顧著拍照,
只好也摸著石頭低著頭先假掰一下,然後才從口袋摸出相機來拍。但裏
面光線實在很弱,空間又窄,一跪下去腳就頂到石台,手伸直可以摸到
牆壁,活動空間不大,不好拍,等照片拿回電腦看時才發現相片有糊掉。
不過盡力了,也只能這樣了。

    問題來了,我找不到耶穌被剝掉衣服的第10站在哪邊,因為第10~14
站是沒有黑色鐵牌標示的,即使在看網友的遊記與照片也是眾說紛云,
以致於到現在我也不能確定到底是有沒有看到第10站…

    好啦,有沒有第10站也無所謂,接下來要放炮了。

    首先,這14站是有湊數字的嫌疑,因為「14」這個數字在基督教中是
有特殊意義的;馬太福音裏記載,亞伯拉罕到大衛共14代、從大衛到遷
至巴比倫又14代、從遷至巴比倫到基督再14代,於是為了湊足14這個數
字,所以就把苦路塞成了14站…

    等到馬丁路德改革天主教成為基督教後,仍然重視耶穌受難的過程,
但挪走口述傳說的部份,所以這苦路會有14站可說是天主教搞出來的把
戲,宗教改革後的基督教是不怎麼信這一套的。

苦路導覽p10-復活、封面 
(苦路導覽最末頁,點圖可看較高解析度圖片)

    再者,教徒們都說耶穌復活並升天了,所以墓穴裏面是空的。這真的
假的?傳說達摩祖師東來傳法,圓寂之後,北魏有個叫宋雲的使臣剛好
從西域回來,經過蔥嶺附近時,看到達摩祖師手提一隻草鞋,悠悠而行,
他問達摩要往何方,達摩祖師說要回天竺,兩人便告別了。達摩回天竺
的消息傳回國內,皇帝大吃一驚,命人打開達摩的棺木查看,裏面空無
一物,只留下一隻草鞋而已。

     這太玄了,我哪知道真的假的? 

DSC01560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
(聖墓教堂外的百年梯子)

    聖墓教堂門口二樓的窗外擺了一把梯子,這梯子也是有典故,已經成
了古蹟,不能隨便碰的。耶?是耶穌留下的聖物嗎?才不是,這梯子從
西元1860年就放在那邊了,是不同派系的教會鬥爭下的產物,聖墓教堂
有7個教派在搶地盤,連釘子、蠟燭、石頭都要登記教派歸屬,很誇張的,
請看中文百科在線聖墓教堂的說明。同是耶穌門下,在聖地搶地盤搶成
這個樣子,還會打群架,實在是有夠扯的…


(2008年11月9日聖墓教堂教士打群架)

    神奇的是,聖墓教堂的大門與錀匙居然是由兩個穆斯林家族在掌管。
在伊斯蘭教的薩拉丁攻克耶路撒冷之後,先在AD 1187年,指派了同是
穆斯林的猶德(Joudeh)家族為鑰匙保管人,又於AD 1192年指派努賽貝
(Nuseibeh)家族為守門人。

     聖墓教堂正式的開門步驟是這樣的:猶德家族的人從家裏拿著鑰匙到
教堂大門,交給努賽貝家的人;努賽貝家的人會向教堂內部守夜的三大
教派教士們叫門,裏面的教士會從門上的小窗遞出一把梯子,讓努貝賽
家的人爬上梯子打開上半部大門的門鎖,爬下梯子,再打開下半部門鎖,
然後推開大門,把鑰匙交還猶德家族,將梯子交還教士。到了晚上,再
重複同樣的動作,把大門鎖上。

    或許正因為穆斯林家族跟各基督教派沒有什麼利害衝突,所以這個傳
統就一直維持至今日,這兩個穆斯林家族甚至還在各教派發生衝突時兼
任仲裁人與見證人。這樣看起來,基督徒跟穆斯林是不是一定要刀劍相
向呢?好像也不是這樣的。

DSC0156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苦路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聖墓教堂警察
(聖墓教堂駐警)

    大概是怕聖墓教堂又起衝突,大門對面的牆邊站了4個以色列駐警,
不過人很和善,可以要求合照的。

    最右邊那個黑人警察也是猶太人嗎?是的,猶太人的經典有記錄2件
事情跟這個有關。第1件是帶猶太人出埃及的摩西是有個外邦人老婆的,
名叫西坡拉,只是後來不肯跟摩西去迦南地,回娘家去了。第2件是伊
索比亞的示巴女王(Queen of Sheba)跑到以色列來跟猶太人的所羅門王
偷情,回國後生下了曼涅里克一世;因此黑人有猶太血統是被以色列政
府承認的。

    傳說曼涅里克一世長大後又到以色列留學,在回國時偷天換日搬走了
存放摩西十誡的約櫃,並一直保存在伊索比亞阿克蘇姆市的聖瑪利教堂,
但約櫃禁止參訪,無從考證。

    看看時間也4點半了,這次旅程的景點也全部都走完了,功德圓滿,
上車吃飯去。晚餐是在Piccolino餐廳吃義大利餐,東西還不錯吃。

DSC01569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Piccolino餐廳
(Piccolino餐廳外大街)

DSC01571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Piccolino餐廳 DSC01572_Jerusalem耶路撒冷古城Piccolino餐廳
(Piccolino晚餐)

    《耶路撒冷三千年》書中寫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以色列前總統裴
瑞斯(Shimon Peres)曾說:「沒有人可以獨占神聖。耶路撒冷與其說是
一座城市,不如說是火焰,沒有人可以分割火焰。」

    我在耶路撒冷時一直在咀嚼這段話,看了這麼多東西,現在要告別了,
我想他這段話是對的。

    離開耶路撒冷,搭1小時的車子去特拉維夫準備搭約旦航空RJ-341的
班機到安曼,再轉機到香港回台灣。飛機起飛時間是10點15分,但以
色列安檢嚴格,我們7點30分就到機場以防萬一,我也果然遇上了萬一。

DSC01575_Tel Aviv-Yafo特拉維夫Ben Gurion Airport機場
(特拉維夫Ben Gurion Airport機場大廳)

   機場大廳空空的,本想說應該很快就可以進去,結果一開始是機場官
員帶我們排錯隊伍,重新拉出來排成一個縱隊,然後一個一個叫上前問
話,如果不會講英文的話,官員會拿中文的紙板出來,上面大概有8~10
個問題,隨便抽3題問一下,都是些是非題,問說行李是否自己打包、
有無違禁物品、有無不明人士託運等等;這個過程還挺快的,大概二十
分鐘就全部結束了。

    後面進關要檢查行李時,官員會拿機器scan護照,大家被scan之後都
走右邊去過X光機,只有我的護照一scan就叫我走左邊的通道,進到一
個特別隔出來的區域。

    我看了看前面到底是在幹嘛?其實就是進以色列時,行李大搜特搜的
陣仗,老把戲再來一次,而且拖很久。

    反正等都要等了,乾脆來觀察一下什麼情況會被抽來翻行李。排我前
3個的是一位穿著很時髦金髮女士,大行李跟手提登機箱看起來都蠻有
質感的,似乎是高檔貨。而我前2個跟前1個這兩人是朋友,應該是東南
亞人士,從外表推測可能是泰國人,他們的行李就比較樸素一點,大行
李箱是塑膠殼的,手上提的像是當兵在發的大型運動手提袋,看不出撿
選的標準是什麼。

    我想排了有半小時吧,終於輪到我了,護照先收去,接著大行李、背
包、相機袋過X光,然後全部打開來,用金屬探測器很仔細的一件一件
掃過去,有時還拿起來看一看,連外套、延長線、鋰電池、充電器都不
例外,難怪花這麼長的時間。

    本來還要再掃第2次的,後台一個長官看了看我的護照跟機票,似乎
是有注意到飛機起飛時間快到了,跟前面在掃的官員嘰嘰喳喳講了一堆
話,然後把我的護照放到後面櫃子最上面那一格,前面拿探測器在掃的
官員在掃第2次的時候就比較簡略一點,大概過一下就叫我把行李包起
來,護照交給我讓我進關去了。

    一進關又是領隊在那邊等我,領著我一直衝到自動通關機前面,教我
怎麼用這台機器。護照蓋在機器上,眼睛直視鏡頭,在這節骨眼上還很
要命的不work,旁邊一個官員叫我換一台機器並把眼鏡摘下來,這回一
次就OK,印了一張出境證明當紀念品。

以色列出境證明_改
(以色列出境證明)

    出境證明上面的時間是21:14,機票上的登機時間是21:30,只差15分
鐘而已,真的會嚇出一身冷汗。

    後來跟領隊討論,應該是在入境以色列時就被拿去建檔了,所以才會
在出境時scan護照就叫去一邊翻行李,這下成了以色列的黑名單了。不
知道上了以色列的黑名單之後,會不會也變成美國的黑名單?

    無論如何,總算是趕上飛機,飛了45分鐘抵達安曼,還可以在安曼機
場買些紀念品,接著坐上約旦航空RJ-182班機飛11個小時到香港,再接
華航一路回到台灣,平安結束這趟行程。

    這下好啦,護照上蓋了伊朗跟以色列出入境章,短期內中東這些回教
國家大概都去不了,以後得換換口味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5_1212-1221約旦、以色列,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