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_1120-1201伊朗 (1128)

    經過昨天的長途拉車,今天的行程就輕鬆多了,第一站是懋凡歐莫克
清真寺(Tekiye Moaven ol-Molk),在wiki上面找這個Kermanshah這個
城市的說明就會看到這座清真寺的照片了。

DSC09063DSC09068DSC09076
(懋凡歐莫克清真寺)

    嚴格說起來,它在1897年始建時是清真寺,在1912年被懋凡歐莫克買
下來後大幅改建,變成今天看到的模樣,與其說是清真寺,不如說是紀
念館,是紀念什葉派在卡巴拉(Karbala)戰役中遭到遜尼派屠殺
海珊·本·阿里·本·阿比·塔利卜一行人。也因為如此,這個紀念館有著其他
地方罕見的作品:人像壁畫。

    伊斯蘭教徒對於”不得崇拜偶像”這件事情幾乎到了潔癖的程度,以
致於連人像畫作也列為禁忌之一,所以人像壁畫上會出現傳統的伊斯蘭
世界是一件很希奇的事情,不過算算時間,1912年的伊朗已接近被英俄
瓜的狀態,掌控中央區域的卡札爾王朝也亟欲西化,這種禁忌也沒什麼
人在管了吧。

    但它的馬賽克壁畫並不只是人像而已,而且寫實,要描述卡巴拉戰役
這場屠殺與事後的報復行為,面露奸笑的惡徒、無頭的屍體、被剝光倒
吊烹煮的人…絕對18禁,就不放照片上來了。

    倒是它的禮堂有裝飾馬賽克玻璃,陽光透進來就會在牆上印出光影,
是拍照的好地方。

    我們在這邊待快1個小時才走,前往東北方25分鐘車程的塔克波斯坦石
刻群Taq Bostan,在2007年列入UNESCO世界文化遺產。

DSC09091

DSC09087 DSC09106
(塔克波斯坦石刻群)

    這邊的石刻浮雕主要是阿德希爾二世(Ardashir II)、沙普爾三世(Shapur
III)和胡斯洛二世(Khusrow II)三位薩珊皇帝(第二波斯帝國,約當中國三
國時代至唐初)的雕像。

DSC09105
(胡斯洛二世)

   大拱頂內上半部是胡斯洛二世在阿胡拉•馬玆達與水神阿納希塔(Anahita)
的見證下加冕,下圖是他身騎戰馬的英姿。拱頂外兩側還刻有天使的雕
像,可惜內外的明亮度反差太大,要嘛洞內清楚、洞外過曝,要嘛洞外
清楚、洞內漆黑,相機沒辦法同時全部照下來。

DSC09099
(沙普爾三世和二世)

    小拱頂內則是沙普爾三世(左側)和二世(右側)的浮雕,壁面上還以巴
勒維語(Pahlvai)註記國王的名字,以及國王的父親與祖父之名,也刻
寫了們是伊朗與非伊朗的國王(King of Iran and non-Iran)。
   
DSC09100
(阿達希爾二世)

    外面右側石壁還刻了另一組雕像,站在中間的是阿達希爾二世,正在
接受右方這個身份不明的沙普爾二世或阿胡拉•馬玆達加冕,腳下踩的那
個人是羅馬皇帝尤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左方腳踏蓮花的則是太陽
神密特拉(Mithra)。

    之前在波斯帝王谷-那克什魯斯坦看到的浮雕是薩珊王朝第二任國王
沙普爾一世,那一幅則是國王騎在馬上,一個羅馬皇帝高舉贖金、另一
個跪在馬前乞降。印象中的羅馬兵團橫掃地中海、所向無敵,實際上卻
在東征波斯接連吃龞,跟印象中的羅馬帝國實在差很多。

    話雖是這麼講,這兩個死對頭戰到後來也都沒力了,波斯皇帝甚至還
要跑去跟羅馬借兵來奪還王位。等到阿拉伯人的大軍殺到時,薩珊帝國
才剛經歷5年5個皇帝的王位爭奪戰,中央政府無力統合兵力與阿拉伯人
對抗,阿拉伯人只花了5年的時間就把薩珊帝國打得潰不成軍,佔有大多
數領土,薩珊國王多殘喘了幾年,在東逃的路途中被刺殺,薩珊帝國正
式滅亡。

    這邊已經是喀曼夏北方靠近札格羅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的地區
,環境清幽,來參訪的人不少。我們在這邊待了半小時左右,再度向
東前進。

DSC09111 DSC09113
(喀曼夏北邊)

    車沒走多遠就靠邊停一下,隨車小弟去路邊的水果攤張羅水果了,我
們就下來看一看;想這邊應該是喀曼夏的北界,看起來後面就是山了,
而且這邊海拔大約是1500公尺左右,雲似乎也太低了,有點像是在青藏
高原的感覺。

    車子又向西走了半小時抵達比索頓(Bisotun),參觀2006年被列入
UNESCO世界遺產的貝希斯敦銘文(Behistun Inscription)。

DSC09126DSC09127 DSC09123 
(左、中:貝希斯敦銘文入口;右:山壁上海克力斯Heracles的浮雕)

   Bisotun是英文,Behistun其實是法文,這個名稱是由英國考古學家羅
林森(Sir Henry Rawlinson,1st Baronet)從阿拉伯地理學家雅庫特借用的
,書中把銘文南方的4公里處的小村莊稱之為貝希斯敦。

    一般10天以下的伊朗團是不會到到這邊來的,更精確一點說,是不會
到訪伊朗西部的阿瓦士、喀曼夏與哈馬丹(Hamedan)這些都市,也就是
領隊稱之為”伊朗西軸線”的區域。但越是靠近西邊就越接近兩河流域
,是古文明的發祥地,2、3千年以上的古蹟到處都是。

    原先我也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地方可去,後來是想搞自助旅行在無意間
逛到洋阿猴的部落格文章《亞西Online-25 貝希斯敦-通往古代世界之鑰
才知道還有這麼個的地方,後來在看呂逸偉寫的旅遊書《噴泉、市集、
石榴樹—盛夏伊朗紀行》的參考書目中,有一本由北京大學李鐵匠教授
所寫的《大漠風流-波斯文明探幽》,他用了1個章節整整26頁在介紹這
個銘文,非常精彩。

    書看完之後,這銘文我就非來不可了,凡是沒有貝希斯敦銘文的旅行
團就直接被我跳過,所以才會參加到這個團。順便免費打個廣告,如果
想要很快的對古波斯文明有點概念,李鐵匠這本《大漠風流-波斯文明探
幽》是本很棒的入門書籍,強力推薦,書看完之後再看來伊朗實地見識
波斯遺跡,超有fu。

    這個銘文無論是破譯的過程或是內容真實性的探究都很有故事性,只
是相關的討論太多了,放到後面去當補充材料,有興趣再看就好。

    貝希斯敦銘文總長22公尺、高7.8公尺,離地約105公尺,站在銘文下
方的水池邊根本就看不到什麼東西,拿20倍光學變焦的相機來,才能清
楚看到銘文上的圖案,但文字還是蠻模糊的。

DSC09130A貝希斯敦銘文Behistun Inscription
(從水池邊往上看,紅框中央是銘文浮雕)

DSC09128
(20倍光學變焦拍攝)

    銘文下方架了一堆鐵架,真的爬上山坡去,反而什麼也看不到。

DSC09132  DSC09136
(銘文下方)

    銘文是以古波斯文、埃蘭文、巴比倫文(後期的阿卡德文)所刻成,一
樣的內容,3種文字各寫一次。不過這3種文字到西元1世紀時就已經全
部失傳,再也無人識得銘文的內容,直到西元1845年,英國的羅林森
將銘文全數拓印並破譯出古波斯文的內容,大家才明白銘文寫的是什
麼東西。

貝希斯敦銘文layout 
(銘文的佈置,取自導覽手冊)

    它的內容是古波斯帝王大流士一世自述與6位同黨擊殺冒名篡位的瑪
哥斯僧(magus/magi,亦有人翻作麻葛,意即祅教的祭司,中國史書稱
作穆護)高墨達(Gaumata),並在隨後的一年之中歷經19場戰役,將9個
叛王一一剿滅的事蹟。

    妙的是,希羅多德所寫的《歷史》一書的第三卷中,還真有講到波斯
國王岡比西斯遠征埃及時,留在波斯家中的瑪哥斯僧兄弟二人偽稱是岡
比西斯的兄弟,篡奪了王位,而岡比西斯卻在趕回波斯的路程中莫名其
妙的死去,最後由大流士與6名波斯貴族最後衝進王宮刺殺冒牌貨,奪
回王位的故事,後面才跟著接上銘文所說的事情。

    講是講一樣的內容用3種文字各寫一次,但據說也不是完全一樣,埃
蘭文跟巴比倫文的內容有少掉一些,像是鎮壓過程中殺掉約10萬人的
內容只出現在古波斯文中,埃蘭文跟巴比倫文就沒寫了。

銘文
(銘文圖像說明,取自導覽手冊)

    這張圖的A、B、C等等要對應導覽手冊的相關內容,括號中寫Sus的
指的是埃蘭文(蘇薩文字),寫Per的是古波斯文,Bab則是巴比倫文。

    銘文的人像浮雕就像是我們在臉書的相片標註人名一樣,最左邊那
兩個大流士的隨從雖沒有寫名字,但從帝王谷-那克什魯斯坦的銘文對
照來看,最左邊持長矛者是大流士的心腹兼死黨戈布里亞斯(Gobryas)
,站在大流士背後持弓者,則是波斯重臣阿斯帕尼斯(Aspathines)。

    至於站在大流士右方者,就是大流士所稱的叛王,連大流士腳底下
踩的那一個都有標上名字,由左而右分別是:

(1)大流士腳下踩的:高墨達(Gaumata)
(2)被綁住的第一個:阿辛納(Assina),埃蘭人
(3)尼金圖.貝爾(Nidintu-Bel),巴比倫人
(4)弗拉瓦提什(Phraortes),米底人
(5)馬爾提亞(Martiya),波斯人
(6)特立塔塔依赫米絲(Tritantaechmes),撒迦爾提亞人
(7)瓦希亞玆達達塔(Vahyazdata),波斯人
(8)阿爾哈(Arakha),亞美尼亞人
(9)弗拉塔(Frada),馬爾吉安納人
(10)最右邊補刻上去的:斯昆哈(Skunkha),西徐亞人

    圖案中間浮在半空中有翅膀的是阿胡拉.馬玆達,這個圖案本是祅
教圖騰,到了大流士時代已經變成皇家印記了。

    除了最右邊的的斯昆哈是追加補刻上去的之外,其他這幾個由左而
右的排列順序就是被處決的先後順序,他們身上的衣著打扮也反映著
當時各民族的穿著樣式。

    為什麼會選在這邊刻銘文,還刻得半天高呢?畢竟在羅林森之前也
有西方的旅行家來到此地,但看到這種石刻只能望崖興嘆,羅林森初
到此地想用望遠鏡臨摹銘文,也是困難重重,後來才攀上絕壁將銘文
一一拓下來並公諸於世,這才推開古代西亞文明研究的大門。

    大流士在2500年前把銘文放在這邊,又是為了什麼?

    之前有提過古波斯有四大都城,其中從巴比倫到哈馬丹(古稱埃克巴
坦納Ecbatana)的這一段道路會經過貝希斯敦,而銘文下方又有水池,
想必當時這兒應是往來商旅的重要休息處所,故而在此刻上銘文以昭
告天下。

DSC09139
(貝希斯敦銘文前的水池)

    而且根據希羅多德的記載,大流士曾跟隨過前任皇帝岡比西斯遠征埃
及,一定也看過埃及人是怎麼刮掉前人的銘文再刻上自己的東西,所以
他把貝希斯敦銘文刻得半天高,還在完成之後把下方施作的基座剷掉,
形成一處絕壁,這樣就無人能上去破壞銘文了。

    大流士在銘文的第65~67段還一再告誡勿損壞銘文,詛咒破壞的人絕
子絕孫全家死光光;我看,誰敢去動他的銘文,不用等到阿胡拉.馬玆
達出手,他的波斯大軍就要找上門了吧。

    可是字刻這麼小,根本看不清楚,當時的人真有這麼好的視力嗎?這
點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大流士處心積慮、千算萬算搞出了這麼個工程浩大的銘文,還是留下
了蛛絲馬跡讓後人找到破綻。

    雖然找不到直接的證據,但近代研究古波斯歷史的主流學者比對各種
文獻後懷疑,大流士腳下踩的那位老兄並不是冒牌貨,而是在岡比西斯
之後即位、貨真價實的波斯國王巴爾迪亞(Bardiya),大流士跟6個黨羽
衝進王宮所做的並不是撥亂反正的義行,而是弒君奪位的叛變,他跟銘
文中那9個被綁起來殺頭的人所做的事情根本半斤八兩,唯一不同的是
,他一年19戰擺平那9個人,坐穩了王位。

    這個銘文給後人的另一個啟示是:歷史,是嬴家在寫的。

貝希斯敦銘文手繪圖 
(貝希斯敦銘文下方告示牌的手繪圖)

    在這邊順便放吐槽一下希羅多德,照他在《歷史》書中的記載,冒名
頂替的瑪哥斯僧司美爾迪斯(高墨達)是雙耳被割掉才被歐塔涅斯的女兒
發現是西貝貨;但從告示牌上的手繪圖卻能清楚的看到,大流士腳下那
位老兄的左耳還在啊~

     這片銘文的故事雖然可以講很多,但可看的東西並沒有多少,我們待
了近1個鐘頭拍拍照、買買明信片就閃人了。出來時還在門口看到路邊烤
玉米的小販

DSC09144
(賣烤玉米的小販)

    往東約半小時工程,到達薩赫內(Sahneh)的餐廳用餐。

DSC09150 DSC09151
(午餐)

    主菜是燉牛肉,一碗紅紅的並不是辣油,應該是蕃茄跟馬鈴薯混香料
去燉出來的,現在回想起來,伊朗人好像不吃辣,別說是辣椒了,連胡
椒粉也沒看到。碗裏面右邊那一丸也是第二次見識了,它不是滷蛋,而
是檸檬(也有人說是萊姆)。

    這餐比較特別的是有提供生的洋蔥,味道並不會很嗆,配著燉肉的醬
汁還蠻好吃的。

    經過昨天的長途拉車,今天的行程就很輕鬆,晚上要過夜的地方是哈
馬丹(Hamadan),離這邊約120公里而已,看似不遠,只不過哈馬丹是
古波斯帝國的夏都,海拔1850公尺左右,四週環山,,夏天很涼,冬天
很冷,所以我們往西北經過阿薩達巴德(Asadabad)之後,也開始在走山
路了。

    這邊的山路倒不會像台灣那樣彎彎曲曲,反倒很像是在西藏高原翻
山越嶺的感覺,山勢不會很陡,沿路風景很美,等車子爬到山頂的時
候司機還把車子插到路邊去給我們下來玩雪。

DSC09154DSC09162DSC09164
(Asadabad到Hamadan的48號公路風景)

     下午4點左右,抵達哈馬丹,先去市中心的以斯帖與末底改陵墓
(Mausoleum of Esther and Mordechai),這兩個人是舊約聖經的人物,
可以參看wiki上面關於以斯帖的說明。

    舊約聖經以斯帖記是講以斯帖救了猶太人,也提到末底改請求以斯帖
去舉發2名守門太監想暗殺薛西斯(也就是在溫泉關打300壯士的那個波
斯國王)的事情。在希羅多德的書中也提到大流士(薛西斯的老爸)非常提
防臣子會叛變,就算是當初跟他一起打天下的同夥,一旦直闖王宮,也
被當作是叛亂犯處理,全家被殺到只剩下3個活口。

    稍微統計了一下古波斯(第一波斯)的歷史中,從大流士之後的9任國王
有6個是死於政變或謀殺,包括了幫以斯帖殺掉猶太仇敵的薛西斯。要是
再加上大流士之前的巴爾迪亞、岡比西斯,那等於是從居魯士開國到亡
國的這13任波斯帝王中,有8人死於政變與謀殺,比例超過6成,未免也
太高了一點。從這裏不難看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臣關係應該是非常
緊張的。

DSC09184DSC09177DSC09176 
(以斯帖與末底改陵墓)

    接待的是猶太教的拉比(Rabbi),大致介紹這兩個人的來龍去脈,以
及猶太人目前在伊朗的情況,據說哈馬丹只剩5個猶太家族還留在此地
顧守陵寢了。

    參觀是免費的,但拉比有暗示了一下捐款箱,那大家就明白了。捐款
不難,不過他那個捐款箱也未免太小了點,概就一般水果禮盒的大小,
也早就被捐款塞得滿滿的,還要硬擠硬壓才能把錢塞進去。

DSC09187
(街頭的糕餅店)

    這樣今天的行程就走完了,旅館在市區西南邊界上,但交通還蠻順暢
,大概10分鐘車程就到4星級的Parsian Azadi Hotel去check-in,晚餐就
待在旅館用餐了。

    房間內部也還不錯,反正5星級多出來那一堆五四三的設施根本就沒
什麼用到,住得舒服比較實在。

DSC09190
(房間)
 
     它的餐點就比較普普了,前幾天有人在別的餐廳點了炸蝦當主菜,但
評價不是很好,讓今天我也點炸蝦來吃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DSC09192 DSC09193
(晚餐)

    前湯不錯喝,是口味中規中矩的玉米濃湯,但主菜炸蝦就不行了,麵
衣裹太厚,而且吸飽了油,裏面的蝦子像是冷凍的大頭蝦仁,但又沒什
麼味道,以致於整個吃起來還頗噁心,後來乾脆把麵衣剝掉把裏頭的蝦
仁挑出來吃,難怪團友之前點過炸蝦就沒再點,寧可去吃很常見的雞肉
或牛肉kebab,炸蝦是地雷啊~

    這間旅館也在城市邊緣,所以出了大門兩邊只有些平房公園之類的建
築,可見範圍內似乎沒有店家可逛,吃飽飯就回房間休息,網路速度也
很慢,FB要連很久,還是乖乖寫明信片好了。

 

 

=====================我是分隔線=====================

    在11月25日那篇遊記的最後提到了德國人格羅特芬(Georg Friedrich
Grotefend)在1802年破解了一部份的古波斯楔形文字,而他所根據的銘
文,則是來自於另一個德國人卡斯騰.尼布爾(Carsten Niebuhr)的遊記。
尼布爾曾在1765年花了3週在波斯波利斯臨摩古波斯文,並嚐試破譯,
其中的11篇銘文被發表在他自己的《阿拉伯及其臨近國家遊記》中,後
來才輾轉成為格羅特芬的研究材料。

    到了1835年,英國人亨利.羅林森(Sir Henry Rawlinson,1st Baronet)
被英國派往波斯擔任軍事顧問,但他本身對古文明很有興趣,先是在哈
馬丹附近的阿勒萬山(Alvand / Elvend Mountain)上描摩了兩塊古波斯
銘文,雖然他對於格羅特芬的研究一無所知,但也使用了相同的方法釋
讀出大流士、薛西斯等帝王的名字。

    一般文獻上面多半標註羅林森在阿勒萬山臨摩的是編號DE、XE這兩
塊銘文,但我猜DE這塊指的是Darius-Elvend,意即大流士刻在阿勒萬
山的銘文,而XE就是Xerxes-Elvend,意即薛西斯刻在阿勒萬山的銘文
,而DB指的是Darius-Behistun,也就大流士刻在貝希斯敦的銘文。

    貝希敦銘文赫赫有名,這大家都知道了,那阿勒萬山上面的又是什麼
呢?網路上查了半天,沒答案。但隔天我們會去哈馬丹的阿勒萬山上看
兩個一組的銘文,也剛好就是大流士跟他兒子薛西斯各刻一個、被人合
稱為剛吉那默銘文(Ganjnameh Inscriptions),我想羅林森當年就是從
這邊開始的。

    羅林森在1835年到訪貝希斯敦銘文之後,開始著手拓印銘文,在他之
前的學者看到這種摩崖石刻根本上不去就放棄了,但羅林森卻爬上峭壁
將銘文一片一片拓下來進行釋讀。在1836~1837年他又接觸到格羅特芬
的研究,並取得歐仁.比爾努夫(Eugène Burnouf)與克里斯汀.拉森(
Christian Lassen)以格羅特芬為基礎的研究成果,修正自己的研究方向
,最後在1845年解譯出貝希斯敦銘文的古波斯文,於1847年全部發表
完畢。

    此時的羅林森雖已拓下古波斯文與埃蘭文的文本,卻已無力攀爬懸崖
,只好改聘請庫德族的少年拓印阿卡德文本。

    原以為古波斯文被破譯之後,埃蘭文與阿卡德文的解譯是水到渠成,
但事實並非如此順利。埃蘭文是一種獨立發展的語系,不但比古波斯文
還要複雜,而且難以從其他語言去推測其音義,即使到了今天,埃蘭文
仍未完全解譯出來。

     阿卡德文又比埃蘭文更複雜,字詞多達5、6百個,而且使用縮記符
號(像是以”&”來代表”and”),讀法還會根據使用的不同而有所改
變(像是中文的破音字),例如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如果按各字符發
音來唸,會是「安-帕-撒-都-西斯」,然而這個名字應該要被讀作「
尼-布-甲-尼-撒」,這種情況使得破譯工作變得相當困難。

     約當在那個時候,有兩組人馬正在現今伊拉克的摩蘇爾(Mosul)附近
挖掘亞述宮殿:法國的保羅.艾密勒.波塔(Paul-Emile Botta)與英國
的奧斯丁.亨利.萊亞德(Austen Henry Layard)。由於聖經上多次提
及亞述帝國的尼尼微城(Nineveh),也是先知約拿佈道的王城,所以發
掘尼尼微城就成了雙方勝負的關鍵。

    1842年5月25日,波塔首先在庫雲吉克(Kouyunjik)嚐試挖掘3個月,
但只有挖出一些破碎的殘磚,到了1843年3月20日在當地人的引導下,
改到豪爾薩巴德(Khorsabad),挖掘出薩爾貢二世的城堡。

    然而英國人萊亞德後來居上,在1845年先是在尼姆魯德(Nimrud)挖
出了寧錄城(Nimrod,得名於建城者寧錄,聖經上稱之為世界上第一位
英雄,前一陣子被ISIS破壞掉了);在1846年,他認為之前被波塔放棄
的庫雲吉克就是尼尼微所在之地,於是轉往庫雲吉克,只不過但他挖掘
的深度更深,達地下20英呎,終於在1849年秋天挖到出巨大的宮殿,
宮殿銘文經過羅林森確認,就是尼尼微城。

    對於急欲破譯阿卡德文的學者來說,尼尼微城裏最重大的發現,是
一座由亞述國王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所建的王家圖書館,不但
有2萬4千多塊銘文泥板可供研究,還有一百多塊關於阿卡德文字的辭
典(Lexical texts)泥板。

    但問題又來了,阿卡德文的章法相當零亂,像是”r”的發音可以有
7個不同的符號,而”du”更有23種不同的書寫形式,這使得大眾開始
懷疑這種文字是否真能作為交流的工具,以及這些專家們是否真的有讀
懂這種文字?

    西元1857年,英國的攝影術發明家兼業餘考古學家威廉.亨利.福克
斯.塔爾伯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取得一份由亞述最強大的君王
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一世(Tiglath Pileser I)刻寫阿卡德文銘文,並把它
寄給倫敦皇家亞洲學會,同時建議學會也找其他人進行獨立翻譯,以測
試學者們的研究成果是否可靠。

    倫敦皇家亞洲學會採用了他的建議,把這份銘文分別寄給了另外3位知
名的學者:羅林森、愛德華.興克斯(Edward Hincks)、朱利斯.歐佩特
(Jules Oppert)進行翻譯;6個星期之後,這些不知情的學者把結果寄回
學會互相比對,令所有人吃驚的是,除了細節部份略有不同外,本文的
重要的部份全部吻合。

    此一成果後來以這4個人的名義發表,並將這種文字命名為阿卡德文;
也由於這個事件,阿卡德文的研究終於獲得了權威學術機構的認同,
1857年成了亞述學創始的年份。

    貝希斯敦銘文的文字破譯的事情就帶到這邊,它的內容又是另一段
故事了。
 

===================我是另一條分隔線=================

     羅林森破譯貝希斯敦銘文的古波斯文本之後,內容居然還跟希羅多德
的《歷史》一書第三卷的內容銜接得有模有樣,再加上希羅多德記述的
內容真實性都有一定水準,讓大家以為是找到了皇家信史;但在其他的
銘文一一被解譯並交叉比對之後,才懷疑不是這麼回事。

    希羅多德的《歷史》第3卷第17段開始,片斷的勾勒出一段波斯宮廷大
戲,希羅多德所說的「司美爾迪斯」(Smerdis),對應到貝希敦銘文裏面
的「巴爾迪亞」(Bardiya),希羅多德所說的「瑪格斯僧司美爾迪斯」,
指的是假的司美爾迪斯,也就是貝希斯敦銘文中的「高墨達」
(Gaumata)。

    我把第3卷各節精簡的寫這邊,以方便說明

17. 岡比西斯征服了埃及後,計畫征討3個地方:迦太基、阿蒙、埃西歐
匹亞。
19. 然而迦太基是腓尼基人的子孫所建,腓尼基人則是波斯海軍主力,腓
尼基人不肯征討自己的子孫,迦太基就沒得打了。
21. 岡比西斯派去埃西歐匹亞的間諜遭人視破,還帶回了一張弓,埃西歐
匹亞的國王放話,等波斯人能拉開那張弓,再來攻打埃西歐匹亞吧。
25. 岡比西斯親自率大軍前往埃西歐匹亞,但他並沒有準備足夠的糧食,
糧食在路途的五分之一時就吃光了,改吃馱獸,馱獸也吃光了,於是每
十人找一人給其他人吃掉,最後岡比西斯打消念頭,折返埃及。
26. 岡比西斯派去征討阿蒙的軍隊在路遇上了強大的南風,被沙子埋起來,
全部失蹤。
27~29. 岡比西斯回到埃及時,埃及出現了神牛阿庇斯,埃及人正在大肆
慶祝,可是岡比西斯認為這是埃及人在慶祝他的不幸遭遇,於是他叫人
把神牛牽來,抽出短刀向阿庇斯的腹部戳去,但只戳中牛的腿部,就這
樣,慶典中止了,神牛阿庇斯也因腿傷死在神殿中。
30. 由於做了這麼件事,岡比西斯開始變得瘋狂了。由於岡比西斯嫉妒他
的兄弟司美爾迪斯能拉開對手國王送來的那張弓,所以他把他的兄弟從
埃及送回了波斯
,又夢見司美爾迪斯在波斯稱王,於是他派出親信普列
克撒斯佩斯
回到波斯殺掉司美爾迪斯;這名親信在蘇薩殺死了司美爾迪
斯。殺他的方法有兩種說法,一說是這名親信誘引司美爾迪斯去打獵時
殺死他,另一說是引司美爾迪斯到紅海然後淹死他。
31~32. 岡比西斯在埃及娶了年紀比較輕的姐妹,但在她懷有身孕時又因
故殺了她;後來又娶了年紀較大的姐妹為妻。
34~35. 由於親信普列克撒斯佩斯(被派去殺司美爾迪斯的那個)回答的話
不中聽,岡比西斯藉故一箭射死了親信的兒子。
61. 此時,在波斯岡比西斯的家中有個負責管家的瑪哥斯僧人名叫帕提
載鐵司(Patizeithes)
,他知道司美爾迪司已死,而且還是他經手殺的
但這件事被保密起來,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帕提載鐵司有個瑪哥僧的兄
弟名字也叫司美爾迪斯,而且還長得跟被殺的司美爾迪斯一樣
,於是帕
提載鐵司安排他的兄弟坐上王位,並派使者去各地宣告換國王了。
62. 其中一名使者到了埃及向岡比西斯宣告此事,岡比西斯則質問他的
親信普列克撒斯佩斯是否殺了司美爾迪司,親信回答確實殺掉司美爾迪
司,而且還親手埋了他

63. 岡比西斯跟親信質問了使者,並推測出是那兩個兄弟檔瑪哥斯僧冒
名登基了。
64. 岡比西斯跳上馬想到蘇薩懲辦這兩個瑪哥斯僧,但上馬時佩刀的刀
鞘扣子鬆掉,刀子跳出來刺傷了岡比西斯的股部,也正是他過去刺傷神
牛阿庇斯的部位。
65~66. 二十天後,岡比西斯召集眾人,說出他派出親信殺死司美爾迪
斯的事情
,現在波斯的司美爾迪斯是瑪哥斯僧人假冒的。他命令眾人要
奪回王位,然後就死了,但眾人並不相信岡比西斯所說的事情
67. 岡比西斯既死,普列克撒斯佩斯便否認是他殺了司美爾迪斯;而瑪
哥斯僧司美爾迪斯統治了波斯7個月,大大加惠了臣民,免除各地的兵
役與稅賦,以致於在他死後,除了波斯人以外,沒有一個亞細亞人不
盼望他回來

68. 一個名叫歐塔涅斯的波斯貴族發現司美爾迪斯從未離開過城寨,也
未曾召見過波斯知名人物,懷疑司美爾迪斯是冒牌貨。既然岡比西斯娶
了歐塔涅斯的女兒,而司美爾迪斯又娶了岡比西斯所有的妻妾,於是歐
塔涅斯叫她的女兒去看看是不是真貨,但他女兒說她從未見過司美爾迪
斯;歐塔涅斯又叫女兒去問司美爾迪斯的另一個妻子阿托撒因為岡比
西斯與司美爾迪斯是她的親生兄弟,不可能不認識,但女兒回答她也見
不到阿托撒

69. 歐塔涅斯叫他的女兒去看司美爾迪斯是不是有耳朵,因為以前居魯
士在位時,降罪割掉了瑪哥斯僧司美爾迪斯的耳朵。女兒探查後,告
訴父親司美爾迪斯沒有耳朵。
70~73. 歐塔涅斯把這事告訴兩個波斯貴族,阿司帕提涅斯戈布里亞
,這三個人又各找了一名同夥,再加上波斯府的太守之子大流士剛
好來到蘇薩,這七人商議要如何奪回王座。
74~75. 此時,宮廷裏那兩個瑪哥斯僧想將岡比西斯的親信普列克撒斯佩
斯收為私黨,要他當眾宣布國王是居魯士之子司美爾迪斯,想不到普列
克撒斯佩斯
站上宮廷城牆上卻宣稱岡比西斯早就逼他殺掉真正的司美爾
迪斯,現在的統治者是兩個瑪哥斯僧冒充的,然後就跳下城樓自殺了。
76~78. 大流士一眾在前往宮廷的途中聽說普列克撒斯佩斯已自殺身亡,
便立刻衝進宮裏殺死那兩個假冒國王的瑪哥斯僧。
84~87. 這七人在決定誰要繼任王立位時,歐塔涅斯先退出了。其餘的人
相約日出時騎馬在市郊相會,誰的馬先嘶鳴,誰就當國王。大流士授意
給他的馬伕要作手腳,於是第二天大流士騎馬到達約定之地時,他的馬
便嘶鳴了起來,大家就拜他當國王了

88. 大流士從波斯貴族中娶了妻子,包括居魯士的女兒阿托撒以及仍是
處女的阿爾杜司托涅,居魯士之子司美爾迪斯的女兒帕爾米斯以及歐
塔涅斯發現瑪哥斯僧真相的那個女兒

    大流士則在貝希敦銘文裏面寫著:

(前面9段是自我介紹,在此提出第4段)

#4段:我的王朝有8人在我之前稱王,我乃是第9人,這連續的9個人都
是國王。

#10段:居魯士之子岡比西斯,有個同父同母的兄弟巴爾迪亞(就是希羅
多德說的司美爾迪斯),岡比西斯先是秘密的處決了巴爾迪亞才出發去埃
,然而國人滿懷異心,謠言四起。
#11段:有個瑪哥斯僧名為高墨達,謊稱自己乃是巴爾迪亞、居魯士之
子、岡比西斯的兄弟,於阿拉卡德理什山的皮什亞烏瓦達地方起而作亂
,並奪取了國家。岡比西斯則死於自然原因。
#13段:高墨達殺死了許多認識真的巴爾迪亞的人,因為殺了他們,就
沒有人知道他是假的巴爾迪亞
。國中無人敢對抗高墨達,直到我來到此
地,夥同一些同伴,殺了高墨達。阿胡拉.馬玆達將此王國授與了我。
#14段:高墨達所奪取的、所破壞的,我都將之復原、歸還,就如往昔
一樣。

(接下來的銘文都在講哪邊的某某人叛變,以及大流士的同伴們如何將叛
亂敉平)

    然後從#56段到#67段一直在重複他的功績偉大,所言不虛,你要相
信銘文所說的事情、保護這個銘文,那麼阿胡拉.馬玆達就會賜福於
你,否則王就誅殺你,阿胡拉.馬玆達也會毀滅你,讓你絕子絕孫。

    #68跟#69段講的是隨同大流士殺掉高墨達的6人是何許人也。

#70段:在阿胡拉.馬玆達恩典之下,我刻成了此銘文,另外還有本人
的雕像與世系表。我將此銘文送至各行省,全體國人遵照辦理
 
    #71~#76段是最後補刻上去的,敘述埃蘭與西徐亞叛亂被鎮壓的事情。

    根據李鐵匠教授在《大漠風流-波斯文明探幽》指出,銘文的內容有
4個令人起疑之處:

(1)古波斯早期諸王世系之謎:
學者比對了居魯士圓柱上的銘文世系表,發現並不存在兩支派系分別或
先後統治古波斯的事實,大流士所宣稱的9人連續稱王的國王世系表是
偽造出來的,因此,他的登基也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2)偽巴爾迪亞(高墨達,偽司美爾迪斯)之謎:
根據20世紀中期學者研究,這個被大流士稱之為高墨達的人,其實就是
真正的巴爾迪亞。因為希羅多德在書中所說的那位找自家兄弟來冒名頂
替的瑪哥斯僧帕提載鐵司(Patizeithes)很可能根本不存在。根據考古學
者研究發現,瑪哥斯僧在波斯宮庭的地位並不高,頂多是做做管理銀錢
支用的小事,不可能有能力去搞頂替篡位的把戲;而”Patizeithes”這
個字卻是波斯文”patikhšayathya”或”patikhshayathya”的希臘式
寫法,本意是”governer”,它不是人名,而是總督、總管、總監之類
的官銜。
按照波斯人的慣例,國王帶兵長征都會指定一名攝政監國留在國內,如
果居魯士渡過阿姆河、大流士遠征埃及與雅典都有留了這麼一號人物,
介於前後任之間的岡比西斯也不該有例外,那麼最有可能的監國會是誰
呢?當然就是他的兄弟巴爾迪亞了。
也就是說,希羅多德對於波斯文的理解有誤,搞政變當國王的不是什麼
帕提載鐵司跟(偽)司美爾迪斯,而是「宮庭總監司美爾迪斯」,也就是
身為監國的巴爾迪亞!

(3)岡比西斯死亡之謎:
希羅多德在書中對於岡比西斯的死亡是歸咎於神牛阿庇斯的報應,自傷
而死,而羅林森在解譯貝希斯敦銘文時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說岡比
西斯是自傷致死。
近代俄國學者丹達瑪耶夫(Muhammad Dandamayev)研究後發現羅林森
的解譯有誤,貝希斯敦銘文所用的詞句應是指岡比西斯「罪惡難逃、自
取滅亡」,而且很可能根本不是自傷或自殺身亡,而是被遠征軍裏的波
斯貴族們所殺,以便投向巴爾迪亞那邊。
不過這些貴族回到波斯後又衝進王宮幹掉巴爾迪亞,我倒想起《火鳳燎
原》賈詡的黑暗兵法-「荊軻刺秦,公子獻頭」了。

(4)西元前522年~前521年大起義之謎:
雖然大流士宣稱坐在王位上的巴爾迪亞是假的,但顯然大家並不買單,
也因此,在大流士登基之前,波斯局勢尚稱安定,在他登基之後反而
烽火四起,他還得1年19戰才鎮壓下來。
那麼,究竟是9個叛王帶頭作亂,還是大流士一黨謀逆篡位引發公憤,
以致於各地都有人高舉義旗要興兵討伐他呢?
貝希斯敦銘文最後的用語讓人起了疑竇,一再的強調他所言為真,要人
非得相信不可;這與其說是大流士把他的偉大功蹟刻在山壁上供人景仰
,不如說是他刻在山壁牆上的政治傳海報,哪個人敢說個不字,老子就
幹掉你。
以前外島也刻了一堆「毋忘在莒」、「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
國」之類的水泥牆,大概也是同樣的目的吧?

    如果從這些觀點,重新檢視希羅多德在第三卷第67段敘述(偽)司美爾
迪斯「大大加惠了臣民,免除各地的兵役與稅賦,以致於在他死後,除
了波斯人以外,沒有一個亞細亞人不盼望他回來
」,貝希斯敦銘文第14
段大流士自述「高墨達所奪取的、所破壞的,我都將之復原、歸還,就
如往昔一樣
以及隨後的一年19戰、擒9王的故事,可以推測巴爾迪亞
在即位之後,很可能進行大規模的政治與宗教改革,損及了貴族們的利
益,因此引來大流士等波斯貴族們的殺害。

   《歷史》與貝希斯敦銘文還有些議題也被拿出來討論,像是
(1)希羅多德為何隻字未提1年19戰?
(2)高墨達是希羅多德講的宮庭政變,還是大流士說的公開作亂?
(3)真的假司美爾迪斯是希羅多德講的出征後回到波斯被殺,還是大流
士所說在岡比西斯出征前就被殺?
(4)居魯士之女、連嫁3個國王的阿托撒,真的是一無所知,抑或她也參
與了政變?
(5)大流士下令將貝希斯敦銘文的內容刊行全境,而希羅多德則出生於
大流士去世的前一年,這是否會讓希羅多德間接受到銘文內容的影響
而傳述了類似的情節?

    我還觀察到另一事情:岡比西斯沒有陵墓。巴爾迪亞被誣指為西貝貨
,沒有陵墓也就算了,岡比西斯可是貨真價實的波斯國王,大流士若要
繼承正統,何不替岡比西斯修墓?是怕中了岡比西斯的詛咒?還是早被
亂刀砍死,棄屍荒野?

    前面也說過,這些都是後代學者的推測,就算能證明希羅多德與貝希
斯敦銘文是錯的,也缺乏直接證據可以證明推測是正確的。真相究竟為
何,恐怕早己湮滅在歷史的灰燼之中,永遠難以查證了。

    附上相關參考書目與網路文章連結: 
(1)《大漠風流-波斯文明探幽》,李鐵匠著。
(2)《希羅多德歷史-希臘波斯戰爭史》,希羅多德著,王以鑄譯。
(3)波斯戰火-第一個世界帝國及其西征(簡體字版),Tom Holland著,於
潤生譯。
(3)「從《貝希斯敦铭文》、《歷史》與巴比倫文檔日期辨析大流士奪位
真相」,周洪祥、吳宇虹著。
(4)「希羅多德波斯史及其對古希臘知識精英波斯觀的塑造
—《歷史》卷三與《貝希斯敦銘文》比較研究
」 (簡體字版),呂厚量著。
(5)BARDIYA
(6)Full translation of the Behistun Inscription
(7)《貝西斯敦銘文》新譯
(8)美索不達米亞(維基百科)
(9)大流士一世(維基百科)
(10)破譯楔形文字──巴比倫的神奇密碼(組圖)
(11)环地中海古文明——美索篇
(12)爱在西元前 • 美索不达米亚往事
(13)貝希斯敦銘文
(14)高墨塔政變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2014_1120-1201伊朗,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