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_1120-1201伊朗 (1126)

    早上看了看窗外,天氣還是不怎麼好,陰陰的,地上也溼溼的,倒是
昨天晚上把整雙溼掉的登山鞋打開來晾一晚,居然已經乾了。

DSC08801
(Parsian Esteghlal Hotel窗外)

    這邊已經是德黑蘭市區的北緣,地圖上還可以看到1.5公里外有個地鐵
的終點站,但窗外還可以看到附近正在蓋好幾棟2、30層樓的高樓大廈,
跟外傳的伊朗被經濟封鎖情況很慘頗不相符。

DSC08800
(早餐)

    比起其他地方,這裏的早餐的菜色比較像是歐式自助餐,唯一相同的是,
大家的咖啡都是顆粒狀的雀巢即溶咖啡,什麼阿拉比卡豆?去喝鷹嘴豆湯
比較實在吧。

    今天要去參觀的薩德阿巴德宮(Saadabad Palace)離旅館很近,坐車向
北大約5公里就到了。從門口的價目表看起來,這個地方似乎不是一票
玩到底的,而是進去就先收150,000里爾,裏面的任一個宮殿或博物館
都要額外再加收50,000里爾。

DSC08807  DSC08809
(薩德阿巴德宮門口)

    這個皇宮群始建於卡札爾王朝/愷加王朝(Qajar dynasty,AD 1785~
1925),巴勒維時期(Pahlavi dynasty,AD 1925~1979)才擴建成皇宮,
如今是總統官邸兼博物館。

    我們也沒打算一間一間逛過去,只挑主要的皇宮去參觀。

DSC08811  DSC08813
(皇宮門口)

    巴勒維王朝只傳了兩任國王就被現今的政權所推翻,末代國王被迫出
走後,民眾把皇宮前的國王雕像推倒,只剩下兩隻腳,成為這座皇宮最
著名的景觀。

DSC08814DSC08815DSC08825
DSC08822DSC08826DSC08829 
(皇宮內部)

    巴勒維的末代國王穆罕默德-禮薩·巴勒維曾在1958年來台訪問,關係
持續到1971年就斷交了。當時的伊朗跟沙烏地阿拉伯可說是美國在中東
的兩大基石,美國連F14都賣給伊朗。而伊朗更是一面倒的西化,賭場
、舞廳樣樣都來,再加上皇室奢華的作風,光是慶祝居魯士大帝建國
2,500年就花了1億美金,這些舉動終於惹毛了伊斯蘭教士與保守派人士
,後來何梅尼便號召群眾發動革命趕走巴勒維政權,建立了今天的伊朗
伊斯蘭共和國。

DSC08834  DSC08838
(左:花園邊的石獅子;右:來跑步的軍人)

    正在往外走的時候,還在路邊看到石獅子,不過這種style的石獅子,
跟中華文化脫不了關係,只是不知道是誰送的而已。快到大門的時候,
迎面還碰上一群跑步的軍人,本來還很怕說拍到軍人會不會被抓去問話
,結果領隊衝過去跟他們比了比拍照的動作,這群阿兵哥立刻就high起
來了,一邊跑還很開心的跟我們招手,完全沒有打算跟相機過不去的樣
子。

    哇靠,這兒總統官邸耶~阿兵哥這麼大方又很友善,像是窮兵黷武一
天到晚準備要跟人開戰的樣子嗎?實在是很難跟「邪惡軸心國」這5個
字聯想在一起…

    我們在這邊待了1個鐘頭就離開,由於德黑蘭的塞車情況是惡名昭彰
,遊覽車進去可能會出不來,所以我們改搭地鐵進市中心去。

DSC08841DSC08843DSC08844
(左、中:德黑蘭街頭;右:小黃車上的mark)

    這時已經早上10點了,但街上已經開門營業的店家並不是很多,主
要還是賣吃的為主。地鐵站旁邊還看到小黃車身上的標誌,讓人很容
易就聯想到是從祅教的圖騰改來的,只不過人像不見了,羽翼多了2
、3層,本來上頭會寫的的善思、善言、善行那3行字則不知改成了什
麼,也多了兩行出來。

DSC08846DSC08850DSC08853
(左:地鐵站;中:車廂內部;右:軌道與月台)

    德黑蘭的地鐵系統早在巴勒維時代的末期(1970年左右)就已規劃,是
中東地區第一個地鐵系統,後來伊朗發生革命,兩伊戰爭又接踵而至,
一直拖到2000年才正式上線營運。

    在伊朗,還有許多現代化的醫院及學校都是在巴勒維時期所規劃或興
建,巴勒維政權對伊朗的現代化有著不可磨滅的功蹟;只不過革命之後
隨即爆發的兩伊戰爭,迫使伊朗人即使不滿何梅尼的保守作風,卻也不
得不團結在何梅尼的旗幟之下共抗外敵,而何梅尼也在8年的兩伊戰爭
結束之後沒多久便去世,成為伊朗的精神領袖,巴勒維政權再也不可能
回到伊朗了。

    我們是從Tajrish站進地鐵系統,從地圖上看來是德黑蘭地鐵的最北
站,進地鐵站就不能拍照,得一直到車廂之後才能照相。地鐵站還蠻深
的,大概要下到地下6、7層樓才到搭車月台。這條紅線的地鐵(LINE 1)
是南北向的,據說未來會再往南延伸通到機場去,但我們只坐16站從
Panzdah-e Khordad出來,步行5分鐘左右到古列斯坦宮(Golestan Palace)
參觀。

DSC08856
(往古列斯坦宮)

    途中經過的這條大街只有匆匆一眼,又看到在蓋大樓了。這兒其實是
個市集,行程最後一天還會來這邊逛街。

    古列斯坦宮(Golestan Palace)並不是一座皇宮,而是一個建築群,包含
了17座宮殿與大廳,在2013年被列入UNESCO世界遺產,始建於薩非王
朝(伊朗伊斯蘭化時期,定都在伊期法罕的那個,時當中國明朝),歷經
各代修建,到了卡札爾王朝(約當中國清代)選定德黑蘭為首都之後,這
兒成了皇宮,到了巴勒維時代(約當民國時期),這裏成了接受外賓的宮
殿,兩任巴勒維國王也都是在這邊加冕的。

DSC08863
(來參觀的伊朗學生)

    進大門沒多久,就在路上碰到一群來參觀的女學生,團友問她們可不
可以拍照,跟早上碰到的軍人一樣,馬上就high起來了~還有女性團友
湊過去跟她們合照,男生就安份一點吧。

DSC08864 DSC08865
DSC08866 DSC08867
(大理石王座 The Marble Throne / Takht e Marmar)

DSC08868 DSC08869
(和平大廳 Salam Hall / Talar e Salam)

    這邊也是各宮殿都要另外收費的,若真要逛的話,花上一整天也逛不
完;但我們時間不多,只有另外參觀了和平大廳而已,裏面是挺豪華,
但不准拍照,風格跟之前去看的薩德阿巴德宮差不多,所以也是走馬看
花晃一晃就出來,準備嗑飯了。

    餐廳離古列斯坦宮沒多遠,也是回頭走又經過剛剛那個市集跟地鐵
站,從路邊一條小巷子鑽進去再左轉下地下室,只看到外面的招牌寫
一堆波斯文跟Traditional Restaurant,還是搞不清楚店名是什麼。

DSC08882DSC08888DSC08889
(左:巷口招牌;中:羊腿;右:甜點)

    這間貌不驚人的地下室餐廳有著意外好吃的羊腿,沒什麼腥味,也烤
得很嫩,本來還打算用刀子切的,結果叉子叉下去拉一下就撕開了,刀
子沒用上。甜點就跟之前在伊斯法罕水煙館吃到的味道差不多,還配了
一杯茶,感覺上就麵粉條炸酥了之後再去浸在糖漿裏面,得配著紅茶才
吃得下去。

    飯後要到伊朗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Iran)去晃晃,離這邊
有點距離,坐計程車過去,然後就見識到德黑蘭恐怖的交通情況了。

DSC08891DSC08893DSC08895
(左:公車;中:馬路;右:計程車內部)

    轉彎轉一半塞住了、開門就給乘客上下車的公車,活生生就在面前上
演,還真熟悉,30年前台北街頭也是這樣;地上劃的是4來1往共5線的
車道,硬生生可以搞成7線道,而且還人車爭道,要不是看在我們這些
外國人的臉孔長得不太一樣,車子有稍微讓了讓,不然要過這條馬路
還真他X的難;而且放眼望去,大多數的車子都是黃色跟綠色的,據說
這些全都是計程車,只是分屬不同的公司系統而已。

    好不容易過了馬路,導遊也給我們叫了車,講明了地點,上了車,車
子卻在慢車道擠不出去,載到客的計程車要出去、想載客的卻想進來,
就這樣卡的車陣中卡了2分鐘,後來才一點一點擠到快車道,還得跟往
來的行人搶路走。

    難道沒有交通警察在管?有啊,站路邊手揮指揮棒,但沒人理他;都
沒有沒有紅綠燈?有啊,只是開黃燈在那邊閃,好像霓虹燈閃好看的…
連警察都沒人理了,我看就算真有紅綠燈也沒用了。不囉嗦,有影片為
證:

(德黑蘭塞車)

    從地圖上看起來,這趟車程的距離不過1.5公里,計程車卻跑了快20
分鐘,絕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塞在車陣中,要不是旅行社帶團不好意思叫
客人用走的,不然這個距離腳程快一點的話,20分鐘走也走到了;我們
還有團友坐到的計程車想插小路,結果小路塞更久,又多拖了5分鐘才
到,嚇得導遊以為是人搞丟了,還打電話請人騎摩托車去找人。

DSC08901DSC08904DSC08917
(伊朗國家博物館收藏品)

    伊朗國家博物館裏面收藏的多半是陶器、雕像這類的東西,從我們第
一天去的希雅克塔廟遺址(Sialk)的文物到波斯波利斯的文物都有,但這
博物館總覺得有點空曠,而且文物所含蓋的時空從上古時期一直到米底
、第一波斯、塞琉古、安息到第二波斯帝國,還蠻長一段的,領隊雖然
是有講解,不過博物館本身的主題性太分散,講歸講,若是對伊朗歷史
不太熟悉的話,很容易就亂掉了。

    特別介紹4件東西,首先是這個

 DSC08908
(大流士時代各屬國進貢圖)
  
     這張圖把大流士浮雕上的各個人像按穿著打扮一個一個分辨出是哪
邊來的朝貢者,下面那排人像從左邊數來第5個就是埃及人,也就是前
一篇在講當初大家在猜波斯波利斯是何人所建,有人便從這個線索推
測出是大流士。

DSC08919
(安息人青銅像)

    中國史書上稱的安息帝國,在西方被稱為帕提亞帝國(Parthian Empire)
或是阿薩息斯王朝,是由伊朗東北方的呼羅珊地區的遊牧民族所建立,
在中國的秦朝至三國這段期間統治伊朗這一帶,可以參閱wiki百科對
安息帝國的說明。

    如果有看美國影集Spartacus,一定對於在背後追擊主角的羅馬兵團
首領克拉蘇恨得牙癢癢的;克拉蘇在消滅了主角所帶領的奴隸軍團之
後,原本是想帶領大軍向西一直打到中國,超越亞歷山大的功蹟;但當
他率領大軍向西渡過幼發拉底河之後,卻碰上了安息帝國的軍事天才蘇
林,羅馬軍團擅用的龜甲陣被安息騎兵用漫天箭雨打得潰不成軍,克拉
蘇陣亡。

    不過也有傳言當時克拉蘇的兒子所率領的第一軍團並未全軍覆沒,
而是突破了安息的防線向西而去,直到中國甘肅一帶便定居下來,再
也沒有到羅馬去,可以參見wiki的古羅馬第一軍團失蹤之謎,成龍也
拿了這個梗拍了《天將雄師》這部電影。

DSC08920
(穆薩雕像)

    這個穆薩可說是伊朗版的慈禧太后,她本是羅馬送給安息的女奴,先
是靠著美色成了皇后,說服國王放逐了自己兒子以外的其他王子,接著
與兒子聯手殺死丈夫,待兒子登基為新任國王之後,再嫁給自己的兒子
成為皇后,由國王與皇后兩人共享皇權,並發行了《漢書》西域傳第六
十六上所記載「文獨為王面、幕為夫人面」的貨幣。

    但安息的貴族們看不慣這種行為,過沒幾年又聯手放逐這兩人,從此
安息帝國內部進入分裂與動亂的時期,與羅馬帝國的對抗也漸落下風。

DSC08924
(漢摩拉比法典複製品)

    它的真身現存於法國羅浮宮,這邊看到的是世界上僅有的四個原版複
製品之一。

    漢摩拉比法典原本是巴比倫帝國的東西,在BC 1174年時,埃蘭帝國
(比古波斯更早之前的王朝)入侵巴比倫尼亞時,把豎立在西巴爾城
(Sippar)的太陽神沙瑪什(Shamash)神廟中一塊刻有漢摩拉比的法律條
文的圓石柱帶回首都蘇薩(Susa,在伊朗西南方,隔天會去)當戰利品,
一直到西元1901年被法國的在蘇薩的考古隊發現後才又運到法國去,
是現存最古老的法典,詳細說明可以看台大歷史系劉景輝教授寫的一
系列關於漢摩拉比法典的文章。

    博物館在出口處還有一張照片,雖然也很有故事性,但我就不想拍照
了。照片裏面是一支橢圓形的陶土圓柱:居魯士圓柱(wiki百科上稱之為
居魯士文書),上面刻的是居魯士大帝攻陷巴比倫之後,釋放所有的奴隸
回鄉的宣言,與舊約聖經的記載不謀而合。它被視作是世界上第一部人
權宣言,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也有一個原版的複製品。

    這支圓柱是西元1879年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巴比倫遺跡中找到的,
現在收藏於大英博物館中;由於這個文物跟波斯太有淵源,伊朗博物館
花了不少力氣,終於在2010年跟大英博物館借來展覽4個月。

    在這裏就順帶一提,漢摩拉比法典與居魯士圓柱都是以阿卡德楔形文
字所刻成,這種文字在當時可說是兩河流域一帶的通用的國際語言,只
不過了西元1世紀左右就失傳了。

    能解讀上面的文字又得歸功於靠貝希斯敦銘文的破譯了,因為把貝希
斯敦銘文是把相同的內容以古波斯文、埃蘭文、巴比倫文(後期的阿卡德
文)三種文字銘刻在山壁上,當銘文上的古波斯文被破譯之後,阿卡德文
才跟著被解譯出來,今天我們才看得懂上面刻的是什麼內容。其實光靠
貝希敦銘文還不夠解譯阿卡德文,它的複雜程度遠超過古波斯文,破譯
的過程又是另一個long long story了。

    在博物館晃了1個鐘頭,搭車往梅赫拉巴德國際機場(Mehrabad
International Airport)準備坐16:35的伊朗航空往阿瓦士(Ahwaz)。本以
為在飛機上會供餐,但航程太短、時間也很尷尬,所以只給了個點心盒
,味道普普。

P_20141126_170159
(伊朗航空點心盒)

    這次飛機準點了,2個鐘頭之後抵達目的地,但機艙的出口太少,後來
只好開機屁股給後排的乘客下飛機。也許是航班少,阿瓦士的機場出行
李的速度還挺快,10分鐘就拿到行李了,而且離市區也不遠,坐車半小
時就到晚上投宿的旅館Ahwaz International Pars Hotel去,在旅館用晚
餐。

DSC08936 DSC08935
(左:雞肉Kebab;右:甜點)

    這家旅館的餐點還不賴,它的甜點吧是自助式的,樣式雖不多,但口味
也比較符合一般印象。照片中上方綠色的東西老實說不知道是啥,吃起來
較硬,沒什麼特別的味道;右邊的果凍口感是果凍,但也嚐不出是什麼口
味,有點像是小時候在咁仔店吃到的色素果凍;布丁就道地多了,我只記
得我一直拿,等到正餐Kebab上來的時候我還在吃布丁,差一點光吃布丁
吃飽了。

    這家旅館有免費的Wifi,而且連外速度還頗快,在伊朗這幾天住的旅館
就屬它的網路狀況最好,窗戶打開還有河景,蠻不錯的。

DSC08933
(旅館窗外)

    阿瓦士看起來是一片詳和,但它距離西邊伊拉克的邊境不到100公里,
離南邊的波斯灣也是100公里左右,兩伊戰爭時曾被伊拉克攻下,是伊朗
西南方的大城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4_1120-1201伊朗,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