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_1120-1201伊朗 (1125)

    今天的行程其實是整個行程的重頭戲,而且設拉子(Shiraz)本身也是
文明古都,有很多地方可以去遊覽,只不過一早起床往窗外看去,大
事不妙,下雨了…

DSC08607 DSC08608 
(旅館窗外)

    下雨也是得走行程,只能拜託老天爺賞臉了。

    從旅館出發向東北方約1小時車程,約9點鐘到達波斯波利斯
(Persepolis),這名字並不是波斯人自己取的,而是希臘人這麼稱呼它。
字尾的”polis”是”城市”的意思,就像君士坦丁堡叫作
Constantinopolis一樣,而前面的”Perse”意指”波斯人的”,合起來
就是「波斯人的城市」,在1979年被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停車場旁邊牆上立了一個高高的布牌,看起來不怎麼起眼,大家看都
沒看就往前走,說真的我也看不懂波斯文,但中間那一堆又是箭頭又是
飛鏢的符號我可眼熟了,字數大致估了一下差不多30多個字,趕緊拍張
照片回來對,果然不錯,是古波斯楔形文字。

DSC08612 DSC08612-1古波斯楔形文字
(古波斯楔形文字)

   古波斯楔形文字總共包含了42個字符,包括36個表音符號(像英文字母
一樣僅供發音的)、5個表意符號(像中文字一樣能唸也有意義的)與1個分
字符號(用來斷句的)。從”東西網 世界文字的演進”網頁中可以找到這
些符號讀音或意義:

表音符號
(表音符號)

表意符號
(表意符號)

    上面還少了1個分字符號,其實就是一個由左上往右下畫下來的楔子而
已,很簡單,但沒圖可以抓,我只好自己畫一個補在這邊。

分字符號
(分字符號)

    說起這古波斯楔形文字的破譯也是一段精彩的故事,留待後面去看貝
希斯敦銘文(Behistun Inscription)再來介紹。

DSC08618 DSC08619
(波斯波利斯入口)

    波斯波利斯是依山而建,構築在離地面約10公尺的平台上,從售票口
進去之後,還得爬一段小階梯才會上到平台上,看到正式的城門:萬國
門(Gate of All Nations)。

DSC08637 DSC08625
(萬國門正面)

DSC08644 DSC08642
(萬國門背面)

    從萬國門進入是一個長廊,但屋頂都沒了,長廊的兩側都有人頭牛身
鷹翅的神獸拉瑪蘇(Lamassu)雕像;這個神獸的原型是從亞述帝國而來
,拉瑪蘇跟另一個亞述的神獸捨杜(Shedu)的意義混淆不清,在亞述宮
殿門口是由一對拉瑪蘇與捨杜在當守門神獸,但根據維基百科記載,
似乎是公的拉瑪蘇叫捨杜,母的拉瑪蘇叫阿斯帕蘇(Aspasu),若是單獨
講拉瑪蘇的話,通常是跟捨杜混用的。

    亞述帝國最後的命運是被巴比倫與米底聯手攻滅,而巴比倫與米底又
先後被波斯帝國所併吞,亞述文化就一路融入到波斯建築中了。

    回頭想想,兩天前在亞玆德看到的祅教圖騰法拉瓦哈(Faravahar),
也是跟亞述有點淵源的。

DSC08633 DSC08634
(阿契美尼德獅鷲獸)

    阿契美尼德獅鷲獸(Achaemenid Griffin)本來是放在主樑柱上用作支
撐其他樑柱的座子,伊朗航空則以它作為公司標誌。

DSC08648 DSC08649
(舊城門 Inchoate Gate)

DSC08665
(王座大廳/百柱廳 Throne Hall)

DSC08670
(休息區)

DSC08663 DSC08664
(大殿入口)

 DSC08678

DSC08684

DSC08661
(大殿入口雕刻)

DSC08686 DSC08688
(大殿 Apadana)

    講是講大殿,但其實也只剩下幾根柱子跟座子而已,其他東西都毀壞
光了。

DSC08676DSC08690DSC08694
(萬國朝貢圖)

    這個萬國朝貢圖看起來沒什麼,但仔細看的話,其實是可以分辨來朝
貢的人是從哪邊來的,比如說上面最右邊那張圖,可以看出趕驢子的,
以及右邊那個只著短褲、赤裸上身、肩挑兩籃貢品的人,應該就是從印
度過來的。

    話說波斯人在歷經亞歷山大希臘化、阿拉伯人伊斯蘭化之後,對於古
波的歷史只剩下模糊的記憶與神話傳說而已,波斯波利斯的事蹟更是早
就被忘得一乾二淨。

    波斯波利斯究竟是何人所興建,其實宮殿中的殘存的銘文、石碑仍有
跡可尋,只不過上面所使用的古波斯楔形文字只通行於BC 600年~BC
300年間,之後便再無人使用,變成死的文字了。

    有些考古學家從這些朝貢圖發現,這些來朝貢的人中,有的身著古埃
及的服飾;又根據歷史之父希羅多德在《歷史》書中的記載,埃及是在
阿契美尼德王朝第二任君王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御駕親征之後才
納入波斯版圖,所以宮殿建造時間應在此之後。

    但在岡比西斯二世征服埃及後,還沒做好充份準備便揮軍進攻努比亞
(今埃及南部與蘇丹北部一帶),造成大量士兵死於沙漠之中,消息傳回
波斯本土引發了動亂,岡比西斯二世還來不及趕回波斯就死於路途,王
位隨後由波斯貴族大流士一世(Darius I,也就是奧運起源的馬拉松戰役
中,波斯那邊的國王)繼任,並平定動亂。

    又由於新任開國君主都有蓋新都的慣例(就像居魯士一世建帕薩加迪
一樣),所以推測波斯波利斯很有可能是大流士一世所建。

    猜是沒有猜錯,但總是缺乏實證;這種情況一直要到西元1837~1857
年間,由英國學者羅林森(Sir Henry Rawlinson)將貝希斯敦波斯銘文上
的楔形文字逐步破譯之後,大家才確知波斯波利斯是由居魯士大帝所選
定的地址,但一直要到了大流士即位後才開始大興土木,建造各式宮殿
,最後在他的兒子薛西斯任內完工。它也不是用作行政公務的皇宮,而
是在祭典時用來接受各國朝貢的禮宮。

    只不過從岡比西斯去世到大流士平亂這個過程,雖然希羅多德在西元
前430年就記載在其著作《歷史》書中,也被大流士刻寫在貝希斯敦銘
文上面,可是事情的演變過程實在太過離奇,簡直是在上演八點檔宮廷
大戲,於是後世的學者在破譯古波斯文之後,開始從各種銘文中相互比
對,懷疑這段”歷史”是大流士為了掩蓋事實真相所捏造的謊言…

DSC08704DSC08707DSC08708
(波斯波利斯宮殿遺跡)

    老天實在不怎麼賞臉,雨下下停停的,我們也只能利用雨停的空隙四
處移動,雖然是花了2小時在這邊,也只能勉算強參觀過而已。看到最
後的大流士宮殿時,雨勢又開始轉大,相機鏡頭上都是水珠,也拍不下
去了,趕緊收工走人,先到入口處的紀念品店整理一下,順便買點紀念
品,再上車前往下一個景點。

    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是波斯帝王谷-那克什魯斯坦(Naqsh-E Rostam),
在波斯波利斯北方10公里左右,坐車一下子就到了。

DSC08713
DSC08715DSC08716DSC08717
(波斯帝王谷-那克什魯斯坦)

    這裏也被稱為英雄谷,因為”Rostam”這個字是伊朗神話中的一位英
雄的名字,之所以被稱為帝王谷,是因為阿契美尼德帝國(第一波斯)的4
位君王,由右而左分別是:薛西斯一世、大流士一世、阿塔薛西斯一世
、大流士二世的陵墓在這裏。

     不過陵墓的入口在離地約20公尺的山壁上面,既沒有階梯可以上去,
裏面也被搬空了,上去也是白費功夫。到這裏參觀的目的,主要是要看
壁面的浮雕。

DSC08724 DSC08725
(左:騎馬的巴赫拉姆二世浮雕;右:納塞赫加冕浮雕)

    這裏的浮雕大多是薩珊王朝(Sassanid Empire,第二波斯,約當中國
三國時代至唐初)時期所雕刻的,上面這兩幅所講的也是薩珊國王,但
浮雕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這個

DSC08727
(沙普爾一世的勝利 The triumph relief of Shapur I)

    薩珊王朝的開國君主是阿達希爾一世,繼位的沙普爾一世更是積極向
西擴張勢力。羅馬的軍團長阿拉伯的菲利普(Philip the Arab)自知不敵,
同意讓出羅馬尼亞給薩珊並付出貢金求和,以便回到羅馬奪權;這也讓
他從前線的戰役中脫身,並於西元244年至249年接掌羅馬帝位。

    而在西元253年即位的羅馬皇帝瓦勒良(Publius Licinius Valerianus)
在西元260年率7萬大軍東征薩珊,卻吃了大敗仗,兵敗被俘,再也沒
有回到羅馬,客死他鄉。瓦勒良被俘一事對羅馬皇帝的威信影響很大,
埋下了西羅馬帝國滅亡的隱憂,但西方歷史對此事一直缺乏記載可尋,
直到後世學者在這個浮雕上發現了沙普爾一世所刻下的文字,才知道當
大戰的結果,不但皇帝被俘,還接連丟失敘利亞、西里西亞、卡帕多奇
亞。

    但沙普爾一世在回程中遭到帕米拉邦國(Palmyra)的奧登納圖斯(
Odaenathus)所擊敗,也丟失了從羅馬手中攻佔領下來的領地。

    右邊騎在馬上的就是沙普爾一世,左方站立於馬前雙手高舉者像在獻
上贖金者是阿拉伯的菲利普,而跪在馬前乞降者便是瓦勒良了。

    根據四世紀基督教會的記載,每逢沙普爾一世要上馬時,瓦勒良就要
趴在地上當作踏墊,下場相當悲慘;但根據伊朗這邊的說法,瓦勒良及
投降的士兵是被送往舒什塔爾(Shushtar)去建水壩,至今還有一條皇帝
橋遺留在當地,過幾天我們的行程會過去看。

    薩珊王朝的銘文是在西元1793年由Antoine de Sylvestre de Sacy解譯
出來,他所參照的語言則是我們第一天去參觀的阿彼亞尼還在使用的巴
勒維語(缽羅缽語)。這些銘文不光是補了這段歷史記載,它使用的句法
對破譯古波斯銘文也很有幫助,這部份淵源蠻長的,放到這篇遊記的最
後當作補充說明。

DSC08728
(瑣羅亞斯德立方 Ka’ba-ye Zartosht)

    要拍攝帝王谷得站在山壁對面的土堆上,土堆的左側則是這個被稱作
是瑣羅亞斯德立方(Ka’ba-ye Zartosht / Cube of Zoroaster),原本被認
為是瑣羅亞斯德教(祅教)用來供奉聖火的火祠,但這個說法被推翻掉,
只能猜測是大流士陵墓的一部份,無論是現場的說明看板或是網路上的
維基百科都未能明確指出其用途。

    事實上浮雕不止這3幅,但土堆上的溼泥巴會一直黏上鞋子,每走一
步就加重一點,到後來兩隻腳都黏了2、3公斤的泥巴,很難走;本想走
下土丘換個角度去拍別的浮雕,可是又開始下起雨來了,不得已,只好
在土堆旁邊勉強拍張瑣羅亞斯德立方的照片就收工,鏡頭沾到雨水也沒
辦法了,趕緊找個地方避雨,順便清掉鞋子上的爛泥巴了。

    出國前曾在網友的遊記上看到板主自問了一個沒答案的問題:

「祅教不是搞天葬嗎?怎麼會有陵寢呢?」

    對啊,前幾天還參觀了寂靜塔,祅教徒不是掛掉了就放在塔上餵老鷹
,剩下的骨頭就丟進塔中間的大洞?那這帝王谷的陵寢又是怎麼回事?
本想在這邊放炮考考伊朗導遊的,不過雨下這麼大,躲都來不及了,問
題就吞下去了。

    這個問題後來在林悟殊的《波斯拜火教與古代中國》書中找到答案。
古波斯帝國(第一波斯)雖然信奉祅教,但仍然承襲舊有傳統,人死了既
不給野獸撕咬,也不拿去餵鷹,還是裝進棺材中。要等到薩珊王朝(第
二波斯)時才嚴格要求按教規辦理後事,不照規定做還要挨鞭子,這才
開始普遍採用天葬方式處理。

    只不過天葬似乎是薩珊時期才發展出來的模式,跟瑣羅亞斯德創教時
所傳行的方式並不相同,不過這已經牽涉到宗教演變的問題,就不討論
下去了。

    離開這邊時,中午12點吃飯時間也到了,車子調頭往南邊約5分鐘車
程的Laneh Tavoos Tourist Restuarant用餐。從Google Map上來看,這
家餐廳剛好夾在波斯波利斯與帝王谷的中間,地理位置絕佳,環境也算
清幽,吃歐式自助餐,所以很難得的就遇上其他的旅遊團也來用餐了。

DSC08734DSC08735DSC08736
(中飯餐廳)

    用過餐,坐1個鐘頭的車子,折返設拉子。其實從亞玆德往設拉子的
路上就會先後經過帕薩加迪與波斯波利斯,有的旅行團會花一整天的時
間拉車兼走這兩個景點,好處是不用像我們這樣折返跑,壞處是這兩個
景點都是露天的空曠地區,而且沒椅子坐,一直走路會比較辛苦。

    到達設拉子會再度經過可蘭門,下車拍拍照,順便上個廁所。

DSC08739
(可蘭門 / 古蘭門 Qur’an Gate)

    接著參觀伊倫花園(Bagh-e Eram / Eram Garden)。”Eram”是天堂
的意思,所以也被稱作是天堂花園,是被登記為UNESCO世界遺產的9
個波斯花園中之的其中一個。

DSC08744 DSC08747
DSC08756 DSC08758
(伊倫花園)

    這邊已經改建成設拉子大學的植物園,如果天氣好的話,是吃飽散步
的好地方,不過還是老問題,天氣冷,外加細雨綿綿,相機鏡頭上面都
是雨滴,待半個小時就玩不下去了,收工走人,前往東南方10分鐘車程
的瑟伊哈梅茲陵墓(Imamzadeh-ye Ali Ebn-e Hamze),又稱聖祠清真寺
或綠鏡清真寺。 

    設拉子有另一個什葉派聖地是光明王之墓(Aramgah-e Shah-e Cheragh
/Mausoleum of King of the Light),據說內部以大量鏡子裝飾,反光效
果使得內部有如鑽石般閃耀,但它只給穆斯林(回教徒)進入,而且裏面
也禁止拍照,不太適合給觀光客參觀。

    瑟伊哈梅茲是光明王的姪子,他的陵墓也有類似的效果,只是規模較
小,但限制也少,比較適合來參觀。

DSC08761DSC08765DSC08770
(瑟伊哈梅茲的陵墓)

    裏面真的超炫,鏡面是有角度的,若是身上穿的衣服也有多種顏色的
話,光照牆壁就會有萬花筒的效果,像是這樣

DSC08774
(萬花筒效果的牆面)

     玩相機就是在玩光和影的遊戲,雖然說裏面也沒多大,我們也只待了
20分鐘左右,但還是拍了不少照片,比起在其他地方還要被雨淋得一身
溼,又要一直把鏡頭擦乾才能繼續照相,在這邊拍照還真是蠻快樂的。

     我們當天的表定行程到這邊就結束了,剩下的時間可以安排別的景點
來看。設拉子也是文明古都,我自己就知道還有兩處熱門景點,一個是
伊朗大詩人哈菲玆之墓(Tomb of Hafez),另一個是俗稱粉紅清真寺的
莫克清真寺(Nasir al-Mulk Mosque)。哈菲玆之墓像是個美麗的公園,
下雨天沒搞頭;莫克清真寺是要去看陽光穿透馬賽克玻璃照在地毯上所
形成的光影,網路上有很多很炫的攝影作品是在那邊拍的,不過呢,下
雨天沒陽光,還是沒搞頭。

    好吧,都沒什麼搞頭就來去逛莫克清真寺附近的市集:瓦基爾巴札
(Vakil Bazaar)

DSC08776DSC08778DSC08780
(瓦基爾巴札)

     逛這個巴札有點像是在逛民國70年的通化街夜市,賣布的、賣五金
雜貨的、賣餅乾的,而且來得有點早,很多店都還沒開門。大家本想團
購買玫瑰精油的,但店家一下子沒有那麼多罐,我們又要去趕18:20的
伊朗航空的飛機,沒時間等店家去調貨,後來就算了。

     人還沒踏出巴札,外頭又下起雨來了,而且還越下越大,像是有人開
蓮蓬頭在沖水,從巴札門口走到遊覽車旁邊短短100公尺而已,被淋成
落湯雞,上半身仗著外套防水還好,下半身跟鞋子全溼了。

    還好機場離市區不遠,半小時就到了,是個很小的機場。

DSC08782 DSC08783
(設拉子機場)

     據領隊說,以前的行程是從設拉子搭機飛阿瓦士(Ahvaz)再接後面的
行程,但現在這個航班停飛了,所以得先飛回首都德黑蘭,再從德黑蘭
飛阿瓦士,不然設拉子到阿瓦士距離500多公里,拉車要拉一天,中間
又沒什麼景點可看,平白浪費旅遊天數而已。

    所以我們先回德黑蘭過夜,隔天在德黑蘭做市區旅遊,然後再搭機
飛往阿瓦士。

    航班這種情況在土耳其也差不多,大多數的二線城市都沒有飛機對飛
,必須把伊斯坦堡當hub,先回到伊斯坦堡,才有航班往其他的城市去
,有的旅行社就利用這種特性從卡帕多奇亞(Cappadocia)拉回伊斯坦堡
,然後做1-day tour,然後再搭機轉往棉堡(pamukkale),省去中間650
公里的長途拉車,稱之為蝴蝶飛法。

    之前想搞伊朗自助旅行時,曾經寫Email諮詢過伊朗的旅行社,想搭
早班伊朗航空來節省地面拉車時間,本來打的如意算盤是6點上飛機的
話,大約8點就可以到目的地,拉個行李吃早餐剛好去旅館check-in行李
,接下來就可以走行程;但旅行社並不建議搭飛機再接行程,理由是伊
朗航空經常誤點,時間很難掌控,不如坐巴士來得準時。

    那,真的會誤點嗎?

DSC08784 機票往德黑蘭
(伊朗航空設拉子往德黑蘭)

    機場螢幕的位置是在機票劃位的窗口,我想上面的18:20指的是起飛
時間,而機票上則是19:00登機,19:30起飛,果然是會誤點的。

     從設拉子飛德黑蘭要2小時,領隊跟導遊也沒打算拿飛機餐就打發掉
晚餐這一頓。只是機場裏面沒有餐館,只有個小小的點心吧,就吃漢堡
跟披薩配果汁吧。

DSC08786 DSC08787
(設拉子機場的披薩與漢堡)

    其實味道還不錯,特別是吃了這麼多天的kebab之後,來個速食餐換
換口味挺好的,昨天晚上還在想跑過街去看看Mr. Burger賣些什麼碗糕
,現在這個漢堡吃下去,稍微滿足一下好奇心了。

     飛行時間還算準確,1個半鐘頭就到德黑蘭了。我們原本坐的那部遊
覽車與行車小弟會利用這一天的時間由設拉子開車到阿瓦士,而我們到
德黑蘭之後則安排另一部遊覽車來接送,出了機場就直接載到旅館去休
息了。

     今晚住的是五星級的Parsian Esteghlal International Hotel,原先聽
說伊朗被經濟制裁所以旅館年久失修,我就在擔心會不會五星級旅館
變成舊舊的小旅社;但實際入住這麼幾間感覺還不錯,團友們比較常碰
到的問題是排水孔堵塞不通,我自己只有碰過浴缸水漏下去會從浴室排
水口溢出來(忘記是哪一家旅館了),小毛病而已,問題不大。

    不過對所有人來說最靠夭的部份是旅館牆壁的插座普遍都不多,一般
一個房間都是2個,這一家好像只有1個,本來是打算拿分接插頭跟室友
共用的,後來是去拔電視機還是檯燈的插頭來因應,點點點…

DSC08796 DSC08797
(Parsian Esteghlal International Hotel)

    放上旅館的牌價,它有分東側與西側,價格不同,應該是視野有差吧
,反正我們住一晚就走,視野好壞沒什麼分別。以便宜一點的West
Tower來看,雙人套房一晚折合台幣3,600元,這個價錢在台灣大概只
能住到2星~3星的旅館,想住5星級飯店,價碼至少要乘2~3倍了。

==================我是分隔線=======================

    說起古波斯楔形文字的解譯,首功當推英國人羅林森,但他並不是從
零開始的,在他之前已有眾多研究在進行,只是他從前人的研究中得到
了許多重要的線索,又親自拓印字數多、篇幅大的貝希斯敦銘文來研究
,這才得以一舉解開古波斯楔形文字的謎團。

   在英國的羅林森破譯楔形文字之前幾年,年僅27歲的德國中學教師格
羅特芬(Georg Friedrich Grotefend)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喝醉了酒,看到
關於楔形文字的報導時,跟朋友打賭說他能解開楔形文字之謎。

    於是他在1802年比對了波斯波利斯發現的兩塊字數較少的楔形文字碑
文,統計出某個字符出現頻率非常高,而出土的地點波斯波利斯縱然只
剩下斷垣殘壁,但從其建築規模仍能判斷這是一座皇宮,所以這兩塊也
很可能是皇家碑文。

    他再由前人的研究與那克什魯斯坦(Naqsh-E Rostam)浮雕上解譯出來
的薩珊銘文中得知,波斯國王習慣以「XX國王,偉大之王,萬王之王,
YY國王之子」這樣的句法來稱呼自己,所以最常出現的7個字的字符組
合,應當就是古波斯文的「國王」(king)這個字,讀音則可以參照其他
古希臘著作、阿維斯陀語(祅教典籍用的語言)及巴勒維語(缽羅缽語)。

    然後他又比對出2個相似的句子:
(1)XX,偉大之王,萬王之王,YY國王之子
(XX , King Great, King of kings, Son of YY king)

(2)YY,偉大之王,萬王之王,ZZ之子
(YY, King Great, King of kings, Son of ZZ)

    所以XX是YY的兒子,YY又是ZZ的兒子,而且XX跟YY都是國王,
但第2個句子最後的「國王」不見了,所以ZZ並不是國王,於是去比對
希羅多德所記載的波斯君王世系,XX跟YY的組合剩下2個

(1)岡比西斯(Cambyses)跟居鲁士(Cyrus)
(2)薛西斯(Xerxes)跟大流士(Darius)

    不過第(1)組這兩個名字的字數差比較多,與銘文字數不符,因此判斷
XX就是薛西斯,YY就是大流士,ZZ則是敘司塔司佩斯(Hystaspes)。

    就這樣,格羅特芬破解了10個古波斯楔形文字,替解譯工作邁進了一
大步,也替其他研究者開闢了一條道路。而這些研究者的論文又給羅林
森帶來很大的啟發,終於成功釋讀出古波斯楔形文字。

    格羅特芬解譯的這段過程就好像在破解人家的密碼一樣,有興趣可以
參看《THE ADVENTURE OF THE CUNEIFORM WRITING DECIPHERMENT》、
維基百科《Georg Friedrich Grotefend》與
爱在西元前 • 美索不达米亚往事》的說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4_1120-1201伊朗,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2014_1120-1201伊朗 (1125)

  1. 通告: 2014_1120-1201伊朗 (1128) | Senn's Blog

  2. 通告: 2014_1120-1201伊朗 (1128) | Senn's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