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全版證所稅 就源扣繳取代申報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5/7092954.shtml

林全版證所稅 就源扣繳取代申報

【聯合報╱記者黃驛淵/台北報導】2012.05.15 05:38 am

財政部前部長林全昨天與財經學者共同發表「學者版證所稅」,有別於行政院版採「分離課稅」、四百萬元免稅門檻,林全主張在證交稅外,以「就源扣繳」取代結算申報,只要有交易就要課稅,另訂最高稅負上限並納入綜所稅累進稅率計算,稅負金額超過應繳金額才需申報退稅。

林全表示,初步規劃就源扣繳稅率為千分之一到一點五,最高稅負則百分之廿,但「技術面上可再討論」,因沒有免稅門檻,可擴大稅基,若以此版本稅率估算,政府每年可有三百億稅收。

林全說,政院版「分離課稅」,不符合「量能課稅」原則,他設計的版本也沒有免稅規定,有所得就要繳稅,符合普遍課稅原則。昨出席記者會的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反貧困聯盟召集人簡錫堦說,林全版較政院版符合量能課稅精神,但強調不論哪種版本都需設計機制避免「抓小放大」。

學者版證所稅由台大公共政策與法律研究中心委託林全及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台北大學教授黃世鑫、蘇建榮共同提出。林全表示,歡迎各政黨、政府單位參考,也強調這不是最完美版本,但是較具可行性的版本。

民進黨已表示將以林全版為黨版討論基礎。

在自然人部分,「就源扣繳」賣出證券金額的千分之一至一點五,另設年度證券交易所得最高稅負為百分之廿,並納入綜所稅累進稅率所增加稅負計算是否申報退稅。

退稅有兩種判斷方式,第一是比較就源扣繳稅額是否超過最高稅負,另一是比較綜所稅增加稅負,若就源扣繳金額高於綜所稅增加稅額,就可結算申報退稅。

法人部分也有別於政院版,境外法人也需課稅。境內及境外法人,稅率都課百分之十七,並按賣出金額的千分之一至一點五就源扣繳。繳納方式,境內法人併入營所稅課稅,境外法人比照自然人,應納稅額大於扣繳稅額時,無須申報補稅,小於扣繳稅額則可申報退稅。

林全說,政院版需計算買賣證券的成本與收入後辦理申報,並計算抵稅額及補稅額,四百萬免稅規定更可能讓「人頭戶」增加、增加稽徵成本。「學者版」省去申報程序麻煩,用就源扣繳取代,要退稅的人才需要申報,一方面民眾有退稅誘因、減少心理疑慮,另一方面也減少稽徵成本。

圖/聯合報提供

全文網址: 林全版證所稅 就源扣繳取代申報 | 證所稅喬不定 | 財經產業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5/7092954.shtml#ixzz1vPxJmI6G
Power By udn.com

==========

    在這邊只針對自然人的問題做討論,法人的問題就跳過不提了。

    綜合所得稅是”按年”計算收入申報的,也就是今年總收入多少,明年五月就按這個收入跳5%、12%、20%、30%、40%的級距繳稅。但在所得稅法第14條所列舉的10類收入中,有兩類是不符合這種原則的,一個是第7類的財產交易所得,另一個是第9類的退職所得,我就拿薪資所得出來對照比較容易明白。

    比方說,如果我們在公司上班一年領了50萬的薪水,每年都只繳5%所得稅,但工作10年離職後,國稅局跳出來說,不好意思,你這10年來在這家公司”一共”領了500萬的薪水,所以之前只繳5%是不公不義,應該用500萬為基準計算所得,要繳最高40%的邊際稅率,這樣才符合量能課稅的公平正義原則…我相信上班族如果聽到稅是這樣算的,一定會大罵政府是土匪在搶錢,順便每年都換工作來把收入”洗乾淨”,以防離職那一年還要吃上重稅。

    如果把多年薪資累積加總再來計算所得課稅是土匪搶錢,那為什麼持有資產多年所獲得的增值,無論是證券、房屋、黃金等等,全部集中在出售的那一年課重稅就不是土匪搶錢?因為沒有出售就沒有所得?那不就跟多年前某位天才部長講「股票不要賣就不會賠」的邏輯是一樣天才了?

    薪資所得被歸在個人綜合所得的第3類,拿來跟第7類的財產交易所得對照就可以看出兩者處理上的相異之處。但再去對照第9類的退職所得,這個相異之處就會更明顯,在這邊先把稅法貼出來觀摩一下

 

所得稅法第14條

第九類:退職所得:凡個人領取之退休金、資遣費、退職金、離職金、終身俸、非屬保險給付之養老金及依勞工退休金條例規定辦理年金保險之保險給付等所得。但個人歷年自薪資所得中自行繳付之儲金或依勞工退休金條例規定提繳之年金保險費,於提繳年度已計入薪資所得課稅部分及其孳息,不在此限:
        一、一次領取者,其所得額之計算方式如下:
        (一)一次領取總額在十五萬元乘以退職服務年資之金額以下者,所得額為零。
        (二)超過十五萬元乘以退職服務年資之金額,未達三十萬元乘以退職服務年資之金額部分,以其半數為所得額。
        (三)超過三十萬元乘以退職服務年資之金額部分,全數為所得額。
            退職服務年資之尾數未滿六個月者,以半年計;滿六個月者,以一年計。
        二、分期領取者,以全年領取總額,減除六十五萬元後之餘額為所得額。
        三、兼領一次退職所得及分期退職所得者,前二款規定可減除之金額,應依其領取一次及分期退職所得之比例分別計算之。

 

    看不懂也沒關係,它的做法其實很有意思,就是把一次領取的退休金切成3段,屬於第1段的收入免稅、第2段收入減半、第3段收入就全部納入個人綜合所稅去跳5%~40%的級距。而它用來切開的段距並不是一個定值,而是納入了「退職服務年資」來計算,也就是說,退職服務年資愈長,每一個段距就愈大,隨著第1個段距加大,真正會要被課到稅的收入就會變少;更妙的是,法規講的15萬還會跟著物價水準而調整,現在已經是169,000元了。

     在國稅局發的新聞稿中可以看到計算的過程

http://www.ntat.gov.tw/county/ntat_ch/mo201_view.jsp?tax_no=D0120110112002
100年度綜合所得稅退職所得定額免稅與應稅所得之計算規定

    釋例中,一名服務年資20年、一次領500萬元退休金的人,稅法只會當作他只領了81萬元要課稅,若再併入個人綜合所得稅去跳級距,可能適用的稅率只有12%,要繳9.72萬的稅,換算回來的實質稅率是9.72÷500=1.944%,還不到2%。就算再往上跳一個級距要用20%計稅,稅金也只有16.2萬,實質稅率是16.2÷500=3.24%,也還不到3.5%,比個人綜所稅起跳的第一個級距5%還要低。

     那我們就要問了,為什麼退職所得會這樣玩?其實看「退職服務年資」就可以知道,稅法認為這是多年辛苦所累積出來的血汗錢,全部拿去課稅很容易就跳上40%的級距,不合理,所以才另闢蹊徑做出這麼一個計算方法。

        回頭看看政院版跟林全版的證所稅,政院版有提到賺多少錢以下免稅,兩種版本也有持有多少年以上所得減半計算所得的設計,其實都可以看到退職所得的影子,而且我覺得就稅率上而言,林全的版本要比政院的版本合理一些,政院那個版本一起稅就15%的稅率,實在太唬爛了。但林全版不給扣證交稅、就源扣繳只扣不退,錢拿去了還當作沒這回事,我認為這也是很不講理的。

    但,這樣照抄就是合理的嗎?為什麼不是攤算成每年應得的所得來重算稅率呢?退職所得好歹還用年資來連結免稅與減半課稅的區間,政院版本卻直接喊一個數字出來做為免稅的範圍,請問一下,這個400萬的數字是怎麼出來的?為什麼它合理呢?講不出個道理來,憑什麼說它是符合公平正義的呢?林全版則連免稅範圍也沒有,所以什麼道理都不用講,反正通通中獎,因此很公平,可是這樣不就等同把多年的所得累積加總一次課稅,這又公平正義在哪邊?再加上它抽過的稅都不認帳的機制,那根本就是來搶錢的。

    這兩種版本也都少考慮另一件事:股票股利是課過所得稅的;當上市櫃公司在發股票股利時,每個股東都會以每股10元的價格計算股利收入,再按個人總所得去跳5%~40%的級距繳所得稅,這部份就很有問題了。因為對股東而言,股票股利並無所得。如果公司是1股配1股在發股票股利的話,隔天市場還沒成交前,證交所就會將股價先腰斬,理由很簡單:公司的總市值並不會因為印股票而增加,相反的,在總市值不變的前提下,股數的增加只會稀釋每股價值。

    於是乎,股東雖然配發了股票,股價卻也相對向下修正,造成「股數×股價」的資產總額並未改變,但卻因此要被課所得稅,這其實也是股東持有股票的成本,可是這兩個證所稅的版本對此不聞不問,那就有重複課稅的問題了。解法有3種:

(1)要嘛就股票股利不課稅,等股票賣出時一併課徵針對證券所得課稅(證所稅)。
(2)要嘛就股票股利課了所得稅,後面賣股票的證所稅就不要課了。
(3)要嘛就前面的股票股利課一次稅,等賣股票時要課證所稅時要給人家抵稅的權利。

    可是現在偏偏什麼都不提,好像前面股票股利明明給人家課了稅又不承認,後面又舉著公平正義的大旗叫人家把課過稅的所得拿出來再課一次稅,一個收入剝兩次皮,這是哪門子的租稅公平?何況賣股票無論賺賠都還有證券交易稅要繳,那個可是按”售價”的千分之3去算,而不是”買賣價差”的千分之3下去算;喔!拜託,又來了,就只會曚著頭伸手跟人家要錢,已經收進政府口袋的稅金都惦惦當作沒這回事,這樣對嗎?

    我認為(3)的做法是比較合理的,問題是每一個人每一年所適用的稅率可能都不一樣,要把那部份的金額算出來給人家抵稅並不好做,國稅局必定又要抬出「稽徵成本」的擋箭牌出來擋,但政府講說要租稅改革不就是要追求租稅的公平正義嗎?如果因為難算就不要算,那不等於擺明了是既想拿錢又想偷懶,這樣還要講租稅公平會讓人信服嗎?

    若是要談稽徵成本,那乾脆只徵千分之3證交稅就好了,還搞證所稅幹嘛?當年政府採行證交稅,除了因為它好算以外,也隱含了「寓禁於徵」的政策引導,因為還要考量證券市場的穩定與發展,希望民眾能長期持有股票,而不是像賭場一樣殺進殺出。若是股民長期持有賺到價差,利潤就送你了,等葛屁那天再用遺產稅來撈回去;要是真的給我殺進殺出,按次計稅的證交稅自然就會收更多,實質稅率會加重,不利於投資人,政府雖不能禁止頻繁進出,但是希望大家想清楚,不要這樣幹。

    很可惜的是,現在要推的這兩種版本也都沒有考慮到股市的發展與穩定性,也看不出什麼政策導引的內含,只是單純的要課稅而已,甚至還有人宣稱證交稅跟證所稅是不一樣的東西,沒有替代性,也不是重複課稅。廢話!我當然知道不一樣,想課稅找不同的名目有什麼困難?要不要再搞個”股市維持稅”,每個證券戶每個月收他個1萬2萬,順便再來個”證券市場促進稅”,每個證券戶也每年收它個1萬2萬,請問一下,這樣有沒有替代性、有沒有重複課稅?又要搞文字遊戲來A錢,以為是在機關學校編計畫騙經費嗎?少來這一套吧。

    憑良心講,財政部或專家學者只要針對稅制做考量就已經盡了本份,協調各部會是行政院長的職權,權衡社會各方意見則是總統要去思考的問題。只不過行政院長都不吭聲,馬總統又只會挺財政部,社會上其他人的聲音恍若不聞,壓根沒去做協調各方需求的事情,也不去探究為什麼連不會被課到稅的小散戶也會反對證所稅。現在政院的版本實在不怎麼樣卻偏偏要硬挺,說它是追求公平正義之舉,我覺得它比較像是沽名釣譽的草率政策,一意孤行的結果,只會讓人覺得這個政府窮瘋了,只是一股腦的想搶錢,大家心有疑懼不支持,政府民調掉下去,這也是應該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稅務筆記簿.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