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2010.08.27)

這是我們待在西藏的最後一天,一大早就要去拉薩車站坐火車,沿青藏鐵路到青海的西寧,總共要坐25個小時的車子,晚上就睡在火車上。

火車歸火車,可不像一般的火車一樣買了票就可以上去,要過安檢的。比起飛機要好一點的是火車可以帶水上去,沒有像飛機那麼嚴,但還是要提早去,不然怕會來不及上車。7點45分才開的車子,我們大概5點就起床準備,然後上車往火車站。

拉薩車站還有個很詭異的規矩,車站外不准拍照,但車站內可以。據領隊說,之前就有客人不聽話,結果被公安逮去問話,一直問到火車要出發前1、2分鐘才放人,你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過說實在的,拉薩車站裏頭屋頂挑高到三樓,還頗氣派的

DSC05745 DSC05748

火車含車頭是15節,其中2節是軟臥,每節8個房間,每間可以睡4個人。另外有8節硬臥跟4節硬席,沒去看,不知道裏面是什麼情況。軟臥算是高級車廂,而且,幾乎都是台灣人,只有少部份是香港人跟大陸人。裏頭大概是這樣

DSC05750 DSC05785
(左圖:軟臥的走道。右圖:走道上的LED跑馬燈,會顯示車速、氣溫、海拔等等資訊)

DSC05760 DSC05761 DSC05762
(左圖:臥舖內部。中圖:上舖。下圖:下舖)

DSC05770 DSC05774
(左圖:床尾有LCD電視,但訊號不太穩,看電影會lag。右圖:床頭有電燈與供氧口,若須吸氧要跟隨車服務人員要吸氧管)

車行時速是每小時80~100公里,基本上是沿著青藏公路向北走,所以還可以看到車輛。我本來以為會晃得很厲害,其實還蠻平穩的,而且速度起伏不大,又不太停車,也沒有什麼大轉彎,我覺得平穩性跟台灣的高鐵很有得拼。我們這班車只在那曲(西藏)停6分鐘,格爾木(青海)停20分鐘,再來就到青海省會西寧了,事實上這班車的終點站是蘭州(甘肅),但我們只坐到西寧就下車;可是軟臥的車票很搶手,所以我們之中有的人車票是買到蘭州的。

在這兒順便抱怨一下,軟臥是台灣人也沒有好到哪裏去。我早上五點就起床,折騰了半天才上火車,又有床可以躺,幹嘛不補眠呢?人躺在床上想睡覺,隔壁那一票台灣人吵得要死,先是兩個成大礦冶系的學長學弟在走廊上認親,好像是58年還是59年畢業的,一個還很臭屁說礦冶系的足球踢得如何如何又怎樣怎樣…小學老師沒教啊?給我在在走廊大聲喧嘩,卡好你個大水餃!接下來是另一邊的窩在房間打樸克牌,這回男男女女都有,房間門打開開,什麼聲音都傳出來,一邊打還一邊責備對方出錯牌怎樣怎樣、我這邊又是如何如何;令人比較欣慰的是,這回女生聲頭很大的明顯是大陸人,令人見笑的是男生的聲音肯定就是台灣人,而且很像又是那兩個成大礦冶的其中一個;只好在這邊借李遠哲的話來用一下「高學歷並不代表高品德」,做什麼沒品的事兒麻煩別把台灣掛在嘴邊,就醬子。

車上的餐點菜色不多,但我覺得還不錯,老樣子,我還是吃不多。

DSC05823

大致介紹菜色,有回鍋肉、獅子頭、炒木耳、紅蘿蔔炒菇、肉絲炒青菜跟一條煎魚。小林的火力大開,他一個人幾乎幹掉半桌的菜,而那條魚也依然維持西藏的特色-刺很多,其他人連碰都不想碰,小林還是很努力的吃掉1/4,非常佩服。

沿途坐火車,看窗外景物一直飛過去,有點感傷。車上的服務員會在走廊上巡視,如果有特殊的景點就會稍加說明,像我們下午5點15左右經過的沱沱河
DSC05832 DSC05833
被認為是長江的源頭,這時的河流有些乾枯,河床都露出來了。其實我們已經進入青海境內,火車正在可可西里無人區奔馳。

這塊地方是中國境內最大的無人區,我本以為”無人區”的意思是”不毛之地”,但其實它的環境看起來還頗像非洲大草原,還有些不知名的溪流跟小水塘,跟之前在西藏看到的草原沒什麼兩樣,只是人工建築物都不見了。這邊的海拔大概還有4,000公尺,並不是真的都沒人,火車跑一、兩個鐘頭偶爾會看到一群牛羊跟一、兩個帳棚,人煙非常稀少。

重點來了,可可西里人煙稀少的地方就是藏羚羊會出沒的地方,大家開始守候在車窗邊找動物,開始有人發現羚羊會聚集在水塘邊喝水,然後就開始拍照。起初我們以為看到的羚羊就是藏羚羊,拍得很高興,後來行車服務員說那個是黃羊(白臀黄羊),背部灰褐色的才是藏羚羊。

我們車速近100公里,羊隻在50公尺外喝水,天色又開始轉暗,要隔兩層玻璃窗在短短的3、4秒內對焦拍照實在很難;小醫生手上拿的是Canon 550D,只好用廣角模式對著窗外,只要車頭那邊的乘客開始喊有看到羊隻及位置,他就準備按快門,等目標物從車窗前閃過的時候,就會聽到相機快門「啪啪啪…」連發幾十張的聲音,跟我在肯亞看到團友在拍動物是一模一樣。

其實整個車廂裏的氣氛也跟我在肯亞的遊獵車上找動物一樣,大家都很認真盯著窗外四處看,只要車頭的人在喊有看到什麼東西,大家相機就拿起來準備要開火,很刺激。有一次剛好看到一群羚羊在鐵道邊的水塘喝水,前面的已經大喊有看到前面好幾隻,而且非常近,大家都很興奮的準備要動手時,羊群一映入眼簾,一列對向的火車從我們前面呼嘯而過,頓時整部列車哀鴻遍野,連那個「啊~」的聲音都好像波浪舞一樣從車頭一路「啊~」到車尾,然後大家就開始哈哈大笑,再等下一批羚羊。

DSC05856

上面這張圖乍看之下會以為是窗外景色隨手拍一下,但這裏面是有玄機的,下方約1/3中間偏右的地方有些白點,那其實是一群羚羊在小水塘邊喝水。說來慚愧,車速快、距離遠、對焦不易,再加上羚羊的毛色與土地相仿,所以只能拍到這個樣子,放大以後也是一團糊糊的,白點是羊屁股,其他就沒辦法了。

不過我一直以為我們看到灰褐色的羚羊就是藏羚羊,其他團的旅客還有人以為一直都有看到,因此藏羚羊的數量還蠻多的。但我覺得我們可能都搞錯了,因為我曾經有看到兩隻羚羊看到火車來了拔腿就好,可是那種跑法不像是羚羊在奔跑,而像是蹬羚在蹬,後來查了網路,有白屁股的應該是另一種叫「藏原羚」的羚羊。總而言之,到底看到的是什麼動物,我們自己也搞不清楚吧!

晚上八點半左右,車子行經崑崙山脈,山頭白色的雪山一路連過去,很壯觀,難怪神話中會說上面有仙人,果然是頗有意境。只是天色已暗,沒辦法照得太清楚了。

DSC05894 DSC05903
(崑崙山脈)

越過崑崙山脈,海拔就一直往下降,再過1個鐘頭就到青海的格爾木,海拔只剩2829公尺,至此,總算完全脫離高山症的籠罩範圍了。

入夜了,車窗外也沒啥好看的。東摸西摸上床睡覺。可是這樣也算一天的遊記,有點混,來寫些流水帳以外的東西好了。

在我們從珠峰大本營返回日喀則的路上,在經過不知名的小鎮時,我看到幾十個小學生正沿著公路走回家去,第1車不知道為什麼停了下來,然後發起東西來了;這些小學生馬上衝到第1車去搶東西,還有的跑到第2車旁邊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拿。後來我們問起這件事,導遊說是上一團的客人留下了一些鉛筆,請她轉交給當地的學生,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轉交,剛好遇上小學生下課,就停車發放物資,只是想不到小學生搶成一團,有的沒拿到筆就去搶別人的,到最後導遊手上那一整包都被拉走了,連她自己都嚇一跳。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個事情,對照起一路在觀光地區遇到的小孩,究竟拿錢財出來給他們是在助人,還是在害人?

西藏雖然不是個國家,但用「神祕的國度」來形容絲毫不為過。長久以來,它一直是個化外之地,在唐朝被稱作吐蕃(有人唸"番",有人唸"波"),後來信奉佛教,還打進過長安,後為郭子儀擊
退。自元朝以降,西藏幾乎就是自治區域,中土的皇帝會給喇嘛封號,出了事也會派兵征討,但達賴跟班禪就像在皇帝封在邊疆的王候一樣,只要不出亂子,就丟給他們自己去處理了;所以他們有自成一格的封建制度,自己的律法,還可以搞政教合一,甚至連達賴跟班禪的封號都不是世襲的,中原在改朝換代,西藏還是自己玩自己的;許多亞洲沿海的國家會因為大航海時代而受到西方文明的衝擊,但西藏不靠海,交通困難,西方國家也只有英國從印度進兵過西藏而已,對於世界上大多數人而言,是個名符其實的化外之地。

藏傳佛教是混合多種宗教而成,原先是在唐朝從尼泊爾與中原導入佛教,經過前弘期、滅佛、後弘期這三個階段,融合了印度教、苯教(西藏地方信仰,以天地為信仰對象,又稱薩滿教、黑教)跟漢傳佛教形成今天我們所看見的藏傳佛教。裏面又分成許多小教派,較大的四支為黃(格魯派)、紅(寧瑪派)、花(薩迦派)、白(噶舉),而勢力最大的是黃派,由宗喀巴所創立,達賴與班禪都屬此派。

西藏在解放之前採行的是封建農奴制度,以「十三法典」統治西藏,因襲了印度教的種姓制度,把人分成三等九級,下等人冒犯上等人會有極殘酷的刑罰,從截肢剜目到推崖溺斃皆有,但上等人殺死下等人就按被害者的級別計算賠償金額,最輕的只有草繩一條而已。有興趣可以研究看看這些連結
五世達賴喇嘛時期制定的《十三法典》全文
西藏神權統治的黑暗
當然我也必須強調,現今許多文獻對於早年西藏的制度都偏向負面報導,甚至導遊的說辭亦是如此,這也很正常,改朝換代之後,後面上台的當然要說前朝的壞話以彰顯自己的正常性,不過我也還是那句老話「指責別人的錯誤並不表示你就是對的」。李敖文章裏許多東西應該是按著老共的史料在寫的,問題是老共提供的史料到底有沒有隱善揚惡就不知道,只能姑且觀之 。也有人認為西藏的制度並非農奴制,是中共故意要讓人聯想到西方黑暗封建制度所做的污名化,這種文字爭議留給史學家去寫論文就好,小弟沒興趣。

即便它在某種程度上是真的黑暗,這筆帳要算在達賴的頭上也不盡公平,1959年他從西藏出走才23歲,充其量只能說那是他的包袱而已。以共產黨當年要推行土地改革、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等活動的態度,跟西藏傳統封建制度的衝突是可以預期的,三大領主(高官、貴族與上級僧人)掌握絕大多數的土地與財富,會乖乖讓你解放嗎?不可能。就算是換作蔣光頭來處理西藏農奴問題,按著三民主義的思維,以及當時軍頭的行事風格,遇上西藏反抗勢力,恐怕也是要武力鎮壓,達賴還是會被逼著出走的。但比較起來,國民黨政府沒有搞文革,應該不會去批鬥出家人吧?

中共會講西藏的農民在解放前幾乎全是農奴,因為財富被掌握在三大領主的手上,只要遇上荒年或危急之事,就只能向這些有錢人借錢,一借就是高利貸,利滾利,父債子還,不得翻身。由這樣看來,即使是武力解放也有其正當性;但西藏、青海一帶還有些藏人是牧民,擁有自己的牛羊,婚嫁也不受限於階級地位,他們信奉藏傳佛教、崇敬達賴,可是拉薩的政令卻不及於這些人,相對而言是比較自由的一群,講白了,就是一群一群的部落,自己管自己。後來共產黨來了,搞人民公社、財產共有,牧民從放牧自己的牛羊變成替公家管牲畜,財產跟自由被剝奪,信仰也遭破壞,下手又急燥,這樣還不出亂子才奇怪吧。像現在這樣給你吃好住好用好,用教育慢慢洗腦,洗他個兩代人,以後就算達賴回來也沒搞頭了。

無論如何,那是一個亂烘烘的時代,政教合一的剝離、社會制度重建、民眾思想要改變、各方勢力的染指等等問題會比我所提及的還要複雜得多,武力鎮壓下去,當下會收效,但後遣症一大堆,到現在還收拾不完。我正在研讀「1959 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這本書,寫得很不錯,像是在講故事一樣,一面是引述達賴與藏人的說法,同時也對照中共所公開的各種文件,會拼湊出在當時各方勢力在不同思維的運作下導引出各種事件,正如書裏一開始提到,達賴的出走是事情的結果,而不是開端。

佛教起源於印度,但在印度卻受到印度教與回教的吸收、同化與破壞,約在西元十三世紀就衰亡了。印度現今的佛教反而是後來又從西藏、尼泊爾一帶再傳回來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情況。

佛教在西藏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請見維基百科藏佛教),但總算也是融合各家之大成流傳至今。就如同中原皇帝喜歡把自己比喻作真龍轉世以示尊貴並鞏固統治權,藏王也常常被比作各種神佛的化身而受藏人的膜拜,帝王術的應用而已,倒也見怪不怪了。像松贊干布被視作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塑像上都還會有一個小小的阿彌陀佛的佛頭;而達賴也被視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班禪則是無量光佛的化身。至於要救苦救難、普渡眾生的菩薩與佛為什麼會容忍不平等的階級種姓制度,我也想不透這要怎麼解釋得過去了。

藏傳佛教最出名的儀軌之一,便是「靈童轉世制度」。這個制度創始於白教的分支噶瑪噶舉派(這個教派後來因故被乾隆下令整頓改奉黃教),當時是只有靠遺囑在認尋轉世靈童,後來其他教派紛紛仿效,也逐漸演變成遺囑→神喻→占卜→觀湖(拉嫫拉措)→尋訪→靈童辨認前任遺物→金瓶掣籤的程序。話說這麼搞也頗有意思,藏傳佛教的分支甚多,彼此會互相競爭吸引信眾並擴大影響力,創個靈童轉世制度一方面搞搞神秘學,另一方面也有一脈相傳、血統純正的意味;倒是白教可以弄個這麼神奇的法門,其他派別如果做出來就好像法力就遜了那麼一點,那就大家一起來玩吧!於是乎,本來就有顯宗密宗的佛教,就變得更神秘了。

而這個金瓶掣籤的程序也是大有來頭,它是乾隆皇帝加進去的,據說是怕在尋訪過程中有人作弊,畢竟政教合一之後,達賴與班禪能牽動的利益甚鉅,難保沒人想在中間做手腳,事實上也是因為乾隆發現了蹊蹺,所以才加個抽籤程序來防堵。金瓶一共有兩個,一個在北京雍和宮,用來決定蒙古地區的活佛轉世,另一個在大昭寺,供青藏地區活佛的認定。掣籤完之後還要經過皇帝或中央政府的認可,才算是完成整個程序,這也造成現今的班禪十一世身份鬧爭議的問題。但目前中共認定的「漢班禪」穩居上風,「藏班禪」被扣去北京之後下落不明,沒指望了。

現今流亡西藏的十四世達賴是由國民黨政府所認可的,當時中國當家的就是蔣介石,達賴十四世的身份由國民政府認可倒是沒有疑義。但據說當年十三世達賴圓寂之後,一共找到三名轉世靈童要進行辨認前世遺物的程序,最終卻只有一名靈童前來辨認前世遺物,其他兩名下落不明。後來這名靈童也成功辨認遺物,幾名高僧聯名上書,請求免金瓶掣籤獲准,所以達賴十四世是沒有經過金瓶掣籤的。我對於「另外兩名靈童下落不明」倒是很好奇,該不會…

說到班禪,如果看過漫畫「孔雀王」的話,會對各種法器、手印、咒語印象深刻,很怪,日本佛教應該是從中國傳過去的,但漢傳佛教對這些東西反而沒留下什麼痕跡;可是到了西藏,札什倫布寺裏安放十世班禪靈塔的牆上畫著一百多種佛陀盤坐展示不同手印的圖畫,燈火雖不明亮,但仍然非常壯觀,就好像要昭告世人”想找手印,來這兒就對了”,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

我跟室友柏仁曾在青藏鐵路的列車上跟領隊討論過一個問題:這個行程能不能包裝得短一點,比如五天或六天,只在拉薩及週邊區域活動就好呢?布達拉宮有時間限制,想待久不容易,但其他的寺廟並沒有時間限制,或許可以逛久一點,只不過會陷入上歷史課與佛教課的困境,若是對這些沒興趣,就要打哈欠了。我覺得拉薩的寺廟還不少,如果就一直住在拉薩五六天是可能的,可是待太久會變成一直在逛寺院,可能會不耐煩,或許還可以參觀博物館,但那又不免落入”醜化達賴的統戰陰謀”,見仁見智了。

站在旅行社的立場,行程排太鬆會被客人詬病,它有它難做的地方。但我覺得當我踏進拉薩的時候,就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我站在一個不一樣的地方,無論是人種、穿著、語言還是行為舉止都不一樣,當然還有那個夭壽稀薄的空氣 😄

就如同我之前講過的,我在廟裏都沒有認真聽導遊在講什麼,不是她講得不好,相反的,她簡直就是會走路的歷史課本,我要是跟她同場競技考歷史,我想我死定了;可是呢,在大部份的時候,反倒是身邊那些喃喃自語的藏人信徒把我的注意力都吸走了。

怎麼說呢?我們入寺要花錢買門票,但藏人入寺參拜好像是免費的。在廟門口就會看到這些皮膚拗黑、面帶風霜的藏人們,衣服看起來還有些陳舊、有些褪色,右手拿著轉經輪跟念珠,但左手卻抓著一大把厚厚的一角錢鈔票,嘴裏低喃著聽不懂的話語,卻又不是我熟知的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轉著廟前的轉經筒,一路進廟,一個殿一個殿參拜過去。進了廟、脫了帽,見什麼拜什麼,佛像也拜、達賴跟班禪的照片也拜,甚至連我沒注意到的小尊佛像都沒漏掉,只見他們雙眼緊閉,雙手合什,腦門、嘴巴、胸口各碰一下就鞠躬下去,左手的一角錢順手放一張上去供佛,繼續邊走邊唸,換下一尊佛像,重複施為。有時進來的是一群人,廟裏的走道不寬,一排人就一路拜過去,也走不快,每個人拖著腳步、口中唸唸有詞,可壯觀了。有時還有看信徒在主供的佛像前磕長頭(要整個人趴下去的那種),已經拜到忘我的境界,根本就不管我們在旁邊講解什麼五四三。我很想問他們是打哪兒來的?為什麼來朝拜?還要去別的寺院嗎?說真的,看他們可以把這些事情看得如此慎重,而且每一個都這樣,反觀我們這些觀光客穿得叭哩叭哩、背著相機來這邊走馬看花,還要人講解半天,到底是誰比較沒水準啊?

話說回來,我是不太喜歡拖著行李一直移動的搞法。逛大街、混在人群中間,坐在路邊看看來往的行人,比較會有真實感。空氣稀薄歸稀薄、頭痛歸頭痛、喘歸喘,看一大群人在大昭寺前面拜得這麼起勁,我屋頂上拿相機拍了半天,也很想下去搞塊墊子來體驗一下~

提到大昭寺,就想起在大昭寺裏有個藥王殿,被鐵鍊封住了,只有喇嘛能進去,為什麼呢?據說在解放前,西藏雖有「四部醫書」這套醫典,但能學習的都是寺廟的喇嘛,並非人人都能習得;而藥材收集矌日費時,有些還有季節限定,導致藥物的價格非常昂貴,有”一粒藥丸一頭牛”的說法,甚至像達賴這樣尊貴的活佛也有年紀輕輕就去世的。醫療系統不普及的結果,使得藏人平均壽命只有40歲左右,有些人生了病就來大昭寺的藥王殿拜藥師佛,順手就從牆上刮一些泥灰回去當藥丸治病;到底有沒有療效我是沒問,我猜跟台灣廟裏的香灰差不多吧?後來為了扼止這種風氣,就把藥王殿用鐵鍊封起來了。西藏自從解放之後引進西方的醫療體系之後,平均年齡也已提高到60多歲了;若是沒這些軍醫院,跑來這兒的觀光客要是得了高山症、腸胃炎,大概就得去見佛祖了 @@

圍繞大昭寺的八廓街上有一堆公安、武警與解放軍,據導遊說是「三一四事件」之後,中共加強防範才會有這麼多荷槍實彈的軍警在這裏,在布達拉宮前方的廣場也是如此。本來覺得這些軍警人員實在是既礙眼又礙事,又不是長得多好看,相機不能照到,還到處都是,有夠麻煩,而且八廓街比較像是商店街,擺一堆軍警真是超不搭調。不過去了藥王山摩崖石刻與白居寺之後,我的看法改變了,有這些人在這邊維護秩序,小販跟乞丐不敢造次,可能連小偷扒手都會收歛許多,對觀光品質是有幫助的。

達賴十四世也曾提過西藏文化受衝擊,純樸的西藏人民正在改變的情況,雖然他已經離開西藏50年,但他講這些事情是對的。出了拉薩,到處可見藏人據地收錢的惡習,要說照了他的牛羊、拍了他的人像,收點錢也就算了,連政府立塊碑拍照也歸他收錢,真是莫名其妙。當然還有跑進餐廳來自high一陣也賴在那邊要錢的,究竟是觀光客沒有慈悲心,還是這些藏人學壞了?

我在八廓街看到藏人的攤子,心中實在是又氣又好笑,怎麼每一攤賣的東西都差不多呢?轉經輪、藏刀、唐卡、經繙幾乎大家都有,雖然說八廓街原本就是轉經道,賣些藏人的生活用品並不奇怪,但在那邊做生意不賣點不一樣的東西,怎麼賺錢呢?要換作是我,專做外地觀光客的生意,明信片就給它放上旋轉鐵架去展售;唐卡就別賣了,把圖案轉印一下改賣T-shirt如何?印上紙板做拼圖也不錯;藏刀根本帶不出西藏,乾脆只留刀柄跟刀鞘,刀刃改木頭的,做成玩具刀;經繙也收起來,改賣布質手繪地圖,牛皮的都也行。加烏拉山口的小販就加售當地限量山水丹青,把山名通通標上去,觀光客拍了照,不會想買幅畫來對照一下?我相信這些東西終究會出現在西藏的,但那時的西藏,會不會"走味"了呢?

原以為到西藏來會比較了解西藏的情況,也確實了解到許多事情。不過,卻也帶了更多的問題離開西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0_0818-0829西藏,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