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2010.08.26)

總算又是一夜好眠,而且完全沒有高原反應的症狀了。

今天主要就是一路晃回拉薩去,沿路參觀。用完早餐我們立刻就出發到江孜去看江孜的宗山紀念碑,我們不登記,只有在廣場參觀參觀就好;導遊跟領隊在出發前就警告我們,這裏有些小孩會纏著遊客要錢,甚至會抱住遊客的大腿不讓你走,務必不要脫隊太遠,如果被纏住了,請叫導遊、領隊或司機師傅來處理,不要自己跟他們推擠,以免出狀況。

結果我們九點左右到達紀念碑,沒人!這下可不客氣了,各自散開找角度照相。
DSC05556 DSC05557

這個城目前是用來紀念當年誓死不降的抗英烈士;西元1904年英軍由亞東一路進攻到江孜,遇到藏人在此的頑強抵抗三個月,城內彈盡援絕,所有的守城戰士跳崖自盡,所以這裏也被稱為英雄城。而英軍更從這裏繼續向拉薩推進,一個月後佔領拉薩,第十三世達賴逃往蒙古,英軍找不到逼降對象,強迫哲蚌、色拉、噶爾丹三大寺的主持們簽訂拉薩條約。

據說英軍還沿路洗劫了寺廟,那現在應該有些東西會出現在大英博物館吧!

這讓我想起我們在布達拉宮的牆上看到"槍眼",日本有些城上也留有這樣的槍眼,但日本人打來打去,城上有槍眼不稀奇,藏人奉達賴為活佛,布達拉宮牆上的槍眼不太可能是對付藏人的。或許在對抗解放軍的解放之前,那些洞就已經挖好跟英國人幹過一場了。也有些中國學者認為,在這次英軍入侵之後,部份西藏貴族受到英國的影響,為保障自己的財產與特權便與英國人所有往來,導致日後西藏分裂勢力的形成。

其實就一個紀念碑跟後面一座山城,天氣又陰陰的,拍沒幾張就想收手了。倒是我們都沒注意到公園邊一直有個中年的藏人坐在機車上,身旁的木板三輪車有一隻藏獒,看我們開始要走回車上時,問其他團員要不要拍照,一次5元。

藏獒耶!5元是不貴,想拍是想拍,可是藏獒的兇猛是赫赫有名,第一個付錢嚐試的應該是小溫,一開始他也不敢靠太近,只敢拿相機照藏獒的臉,是主人一直要他拉著藏獒脖子上的鐵環,他才敢去拉著藏獒一起拍照。我們遇到的這隻感覺好像懶懶的,打哈欠、口水一直流,不太愛看鏡頭,手一放開就趴下去東張西望,一甩頭的就口水到處飛,有點小噁心,但拉著脖子上的鐵環就可以隱隱感覺到牠的力氣蠻大的,要固定住牠的頭不太容易。我們應該有4、5個人付錢拍照,不想或不敢合拍的也是相機一直照,拍得很開心就是了。
DSC05569 DSC05570
(這隻狗頭一低,我的褲子就給牠擦口水了,紙巾放在右邊的口袋裏,但右手正抓著鐵環,說什麼也不敢放手,好吧,口水就口水吧,誰叫牠是藏獒呢)

這兒還有個小插曲,旁邊一個3、4歲的藏族小孩站在大人的旁邊跟著看熱鬧,我本來還以為是來要錢的,但他其實是看到小溫的相機非常好奇,叫小溫拍一張給他看看,小溫求之不得,馬上給他來張特寫,再用LCD螢幕叫出相片給他看,小朋友看了很高興,小溫拍得很滿意,你情我願,收工走人。

另一個在江孜要去參觀的是白居寺,距離宗山紀念碑不到10分鐘車程。不過,這兒跟宗山紀念碑有一樣的問題,會有死纏爛打的小孩來要錢。一下車就被領隊跟司機師傅瞄到幾個小孩躲在告示牌後面,還有個小女孩被領隊認出來是之前騷擾過遊客的。

進廟有僧人顧門口收票,小孩不太敢進來,我們就簇擁著整群進去了。

DSC05577

白居寺在西藏是很特別的,黃、白、花三支藏傳佛教的分支在這兒和平相處,不像一般寺院只有一支派別。不過呢,對我而言,它還有三件值得一提的特色。

第一,付錢就可以在寺內拍照。雖然是一個殿個殿分開計費,有的10元、有的20元,不管,能拍就儘量拍。而且院方還很貼心的在柱子或佛像上掛了紙牌,標明是什麼那一尊佛,所以我就劈哩趴
啦一路拍過去,都沒專心聽導遊講解。
DSC05591 DSC05603
(左圖:大日如來。右圖:強巴佛)
DSC05597 DSC05605 DSC05608
(左圖:好像是釋迦牟尼。中圖:文殊菩薩。右圖:千手千眼觀音菩薩)

DSC05593 DSC05594 DSC05600
(這三張圖好像在北斗神拳裏面看過類似的場景,很熟耶~)

很有趣的是,在西藏所有的寺廟中,都不會看到「功德箱」這種東西,想捐香油錢,直接放在佛像前面就可以,或是夾在柱子上也行,反正只要找個差不多的地方放下去就算數了。常常看到藏人手中抓了一大把壹角的鈔票,一邊走,口中還唸唸有詞,只要是能供佛的地方就一定拜,而且錢就放下去,好像訓練好的動作一樣。說他們窮,衣服穿得有些舊舊髒髒的,在這方面倒是毫不手軟,這也讓我嘖嘖稱奇。

更妙的是,你還可以自己找錢。

比如說只想要捐1角,但口袋卻只有10元紙幣,怎麼辦呢?沒關係,10塊放下去,從佛像邊上自己找9塊9回來,完全自助,沒人會服務的。這要是碰上聰明狡詐的台灣人,沒有防偷防搶還釘在地上的功德箱就已經悽慘了,搞不好還有人會放1角下去、拿10塊回來,不派個人盯著怎麼可以呢?台灣人號稱自己比較有class,關於功德箱這件事可就輸藏人一截了。

第二,它提供加持服務。我忘了在哪個殿,只要隨喜供佛一些,把要加持的東西交給佛像旁的喇嘛,他就會把東西拿到大佛的腳邊幫你加持。我們事先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下,大家連忙把身上可以加持的東西拿出來,尤其有的人手上的天珠是店舖買來的,剛好拿來後處理一下。

我身上沒啥長物,東西都丟在大行李箱裏,不然就可以拿明信片來play一下再寄出去了。小醫生的情況也差不多,就把眼鏡拿去加持;小溫更妙,加持相機。後來我們就問他們兩個,你們把眼鏡跟相機拿去加持,不怕看到”那個”嗎?哈哈哈,來不及了,看著辦啦~

第三個特色,不但物品可以加持,腦袋也可以。什麼意思呢?就在大殿的出口處有個喇嘛在矮矮的茶几上盤腿而坐,口中誦經,手上拿著藏式長條狀的經書;只要有人在他面前也供奉一點(像我們都是放1塊錢),頭低下去,喇嘛就會用經書在供奉者的頭上輕輕拍一下,幫你加持,打開智慧之門。

之前的眼鏡、相機拿去加持,到底有沒有效果我是不清楚,可是這個增長智識的加持,本人以親身經歷見證是100%有效的。

怎麼說呢?因為經書從頭上敲下去,我馬上就領悟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怎麼會花錢請人扁我呢?這不是跟小時候在跟同學在玩「請共匪逃走」唸第1、2、4個字,然後課本抓起來就從頭上給他巴下去的把戲嗎?嗯嗯,可是這麼說來,我被經書敲之前還真是笨,敲完之後想通了、變聰明了,因此它是有效的,所以供奉一下給人打一打學聰明,也就不是傻事了。這個邏輯這樣轉,好像哪裏怪怪的…

出了大殿,就可以看到白居寺的地標建築:菩提塔,又稱十萬佛塔。據說裏面有10萬尊佛像,可惜我在前面幾個殿猛照相,已經掉隊了,這個塔就只有在外頭拍個照,不想上去了。

DSC05617 DSC05619
(左圖:菩提塔。右圖:塔頂下方1/3的地方會看到畫了一對眼睛,那是濕婆神的慧眼,緣於印度教,許多西藏文物會畫上一對像是眼睛的圖案,就是這個典故)

DSC05632
(西藏許多寺院的屋頂都會有這樣的的圖案或雕塑,我本來以為中間的是法輪,兩邊那兩隻羊是紀念藏王命令白羊背土填湖建大昭寺的故事,後來才搞清楚那兩隻是鹿,是紀念佛陀在鹿野苑初次說法、轉法輪的故事)

逛到10點半左右,時間差不多了,收隊上車,但麻煩事來了。

領隊在離開寺院前仍提醒我們在寺院外有些小孩會黏著遊客不放,請儘速上車。還沒出大門,我已經瞄到幾個小孩在那邊張望了,心念一動,把籃球場上的招術再拿出來應用一下;人一出去
,不用正眼看他們,頭轉右、人卻向左走,用眼睛的餘光注意這些小朋友,並且利用車輛、告示牌、地上的水坑、錯身而過的遊客做單擋,快步走到車子旁邊,然後帶球上籃得分開門上車坐定。

同車的柏仁就不妙了,他的人比我還高大,本來就容易被盯上,出了廟門不知道是忘記車子在哪一邊,還是分心去望了一下小販在賣什麼東西,一遲疑,那個屢次騷擾遊客的小女孩就黏上他了,小女孩約10歲大,就一直跟著他(好像還拉他的衣服)一直喊「叔叔給我錢」、「叔叔一塊錢」等等,柏仁沒理他,門一開跳上車,那個小女孩就站在車旁邊不走,讓你車門也關不起來,還是一直要錢,柏仁有點動怒了,就說:「妳再不走,我要關門了,我數到三,一、二、三…」

我們這一車的司機師傅坐在前座連忙制止,領隊正好在檢查大家是不是都上車了,看到這個情況就跟2車的師傅走了過來。我們2車師傅大約五十歲上下,應該是四川的藏人,能通一些藏語,只聽他喊了一句聽不懂的話,伸手就把小女孩抓開,柏仁連忙關上車門,小女孩看了看2車師傅,轉頭跑開了。

我一看,哇!以藏制藏,高招!其他3台車的師傅都是四川漢人,年紀也比較輕,但跟2車師傅都有點沒大沒小,打屁、抽煙、賭錢、合夥租房間過夜,看不出什麼隔閡;我們去珠峰下來以後,車子的後窗都蒙上一層灰,我這一車的師傅還在2車師傅的玻璃上塗鴉,2車師傅也只是叼根煙呵呵笑而已,沒去搭理它。

想不到遇到這碼事兒,他老人家不怒而威,輕鬆擺平這檔麻煩事。要是我們自己搞,小孩子這般耍賴,跟地痞流氓一樣,你拿他們無可奈何;若是出手推擠,萬一小孩摔著了、受了傷,公安一來,麻煩更大。何況又是漢藏兩族,一個高大的漢人男子欺負藏族小女生,這要傳出去,不知道後面要怎麼收拾,搞不好當場就群情激憤,藏刀就拿出了。

像他們這樣專門開車的師傅,在我們入寺參觀時,導遊會先跟他們講個時間,他們就在門外等候,附近沒人時就聚在一起打屁抽煙,要是有店家小販、管停車場的、坐在路邊沒事幹的這些閒雜人等,就會因為常來所以互相會認識,也會聚在一起東拉西扯。一旦遇到這種糾紛,就由他們出手來管,事情比較好解決。

領隊後來有問我們這一車的師傅要怎麼解決這種問題,他說由2車師傅出手最好,因為會講藏語,本身又是藏人,這些小孩看你不好惹就會跑掉。要換作是他,可能會嚇唬這些小孩要叫公安來,這些小孩一聽公安,也會跑掉。我想若是換作是我,既不能推、又不能叫公安,要不就給錢息事寧人,要不就車子停遠一點,這些小孩也許跟了半天跟太遠會覺得不划算,自己又跑回廟門找下一個苦主也說不定。

總而言之,我覺得這些藏族小孩都給觀光客教壞了,而且不是假日啊!為什麼這麼大的小孩不去學校唸書呢?不解。

車隊往羊措雍錯的湖邊前進,又到上回用餐的餐廳去吃飯,其實也沒什麼辦法,那附近也是前著村後不著店的,看起來比較像樣的餐廳就這幾家而已,都並排開在一起,搞不好還是同一家人開的。老問題,上回不請自來彈馬頭琴的來了,唱RAP的又來了,唱歌要錢也來了,而且上次只來了這三批就結束,今天來了六批。也跟上次一樣,我們都不理他們,由導遊出面打發。2車師傅坐在隔壁桌,還聽到其中一個對另一個用藏語講說今天的錢要夠了,要來去買酒喝;然後人就跑出去不見蹤影了。師傅們一臉無奈,也沒多說什麼。

在崗巴拉山口有個地方可以停車休息觀看羊湖,但來程經過時天氣不好,就沒有停下來逗留。今天的天氣也沒有說很好,陰陰的,只不過沒有下雨,何況再不停下來看一下,我們接下來的行程就沒機會了。

這邊有個好像停車場的地方,進去就要收錢了。我們到的時候沒有其他車子,所以石碑就可以霸起來拍照,等到後面的遊覽車一來,又是滿滿一堆人了。這兒也有犛牛可以騎,有羊可以抱著照相,小販會向遊客兜售紀念品,但都不會跟你糕糕纏。我還是很小心在照相,牛羊這些牲口還是儘量不要入鏡,免得麻煩。
DSC05641 DSC05658
(左圖:山上的羊湖石碑。右圖:山嵐)

下午三點左右,我們已經接近拉薩,到達雅魯藏布江大橋邊的水葬台了。這個水葬台仍有在使用,一樣要經過水葬師肢解屍體後,再拋入江中順時針方向旋轉的漩渦之中。西藏人是不吃魚的,原因有兩個:
1.佛教不殺生,吃牛是不得已的,但吃牛只要傷一條性命就可以餵飽許多人,相對來說,吃魚要   殺傷的性命就多了。
2.就算要抓魚,雅魯藏布江有水葬,這個魚跟天葬的禿鷹是一樣的道理,說什麼也抓不得。我們   在拉薩吃的魚是從拉薩河抓來的,拉薩河在雅魯藏布江的上游,就還可以抓。

我說你們就不怕這些神魚逆流而上,還有個光頭會領悟到人要向上爬的人生大道理嗎?想想還真不怕,反正藏人什麼魚都不吃,哪有差?漢人愛吃就給你們去吃吧。

DSC05678
(雅魯藏布江邊的水葬台)
DSC05677
(這個告示牌真是妙呆了,政府釘塊牌子擺明不准停車遊玩,還用藏文註記,結果小販就在牌子下面做起生意,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昭告天下這兒是個好景點,叫大家下車來玩嗎?)

下午還有一個特別的行程,車子沒停下來連我都忘記了,要參訪藏族人家。講是講說沒有事先安排,要隨緣參觀;事實上還是有先喬過,我有偷聽到導遊在下珠峰的那天就跟司機師傅們打聽哪邊可以借我們參觀,然後就聯絡來聯絡去,後來決定要去拜訪的這一家好像是司機師傅的朋友的親戚家。據說他們這一排房子是經過政府補助後重建過,所以房子比較大一些,現代化設備也比較多,講白一點,就是比較能看啦!

咦?那是要給我們統戰一下,讓我們回去宣傳祖國對西藏人民有多照顧嗎?想太多…

我們要參訪的是第1車馬路對面的人家,這條路車多,所以過馬路都要用衝的;我在第4車排比較後面,橫過馬路剛好跑到隔壁人家門口,他們這兒大白天都不關門的,裏頭一個婆婆看我衝到她家門口,也不驚慌,馬上就揮手要我進去。我說跟我苗栗外婆家那個小鎮還真像啊,什麼陌生人都熱情招待啊;不過我哪敢進去,揮揮手,趕緊跑進預定參訪的人家裏面去。

倒是鄰居家中的小孩都跑了出來,聚到這一戶人家的門口張望。

一進門,就一隻黑色的藏犬衝出來狂吠,把大家都嚇了一跳,幸好有鐵鍊栓著,虛驚一場。進了門,主人出來招呼我們,女主人不在家,小孩也不在,所以就給主人兼招待了。大伙坐定,主人就給我們倒酥油茶,照規矩,酥油茶不能一次喝乾,但只要有喝一點,主人就會再斟滿,要等到離開時才能一口氣喝乾它。

傳統的酥油茶是把茶先煮好,再跟酥油(牛奶或羊奶提煉的脂肪,還可以拿來作燈油)、鹽巴放進酥油桶裏去打,等打到混合均勻、有點乳狀的時候就可以拿來喝了。
DSC05703 DSC05704
(傳統的酥油桶)

不過現代化的果汁機打酥油機已經取代這個辛苦的工作了
DSC05696 DSC05697
(左圖: 主人招待我們喝現打果汁酥油茶。右圖:酥油茶機的座子。cow!它明明就是果汁機!)

DSC05698 DSC05700
(左圖:藏刀。右圖:麵餅,真的就乾乾的麵餅,沒啥味道)

DSC05706 DSC05709
(左圖:床舖,跟我在絨布寺招待所睡的一樣。右圖:置物箱與桌櫃)

DSC05711
(中間上方有站人的地方是露天廁所,我很懷疑他們下雨天是怎麼便便的?左邊是主人把狗拉到一邊去,不然要上廁所前得先量測狗的攻擊半徑,否則是走不到廁所的 XD )

到訪之前領隊有交待,若是還有吃不完的乾糧又不想帶回去的話,可以送給他們,小孩子很喜歡吃糖果餅乾。送糖果餅乾是沒問題,怕是怕送了以後養成小孩子的壞毛病,那就非吾所願了,既然領隊都這麼說,也就不用忌憚太多;有些團員是有備而來,馬上就拿出一袋”伴手”,我身上只剩下一些補充熱量用的巧克力餅乾,就留個兩三塊,其他的就裝進人家的伴手禮去了。

走到門口,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走前面的團友好像又開始分起餅乾給聚在門口的小孩了,不過大家剛剛都倒得差不多了,身上所剩無幾,看他們有的是姐姐帶弟弟,有的是哥哥拉著弟弟,不太像是那種死纏爛打的樣子,我也就把私藏的那兩三塊拿出來贊助一下。有個團友身上還有一盒巧克力,整盒交給最大的女生,還交待她要分給其他人喔!我們還沒踏出門,她就打開來開始分東西了,沒獨吞,還不錯。

小溫又是故技重施,問他們可不可以給他拍照,小朋友手上拿著糖果,當然很高興,要獨照也行,要合照也行,我也就順便打打游擊了。這群小孩還蠻可愛的,我們過馬路回車上,他們還一路跟我們過馬路,還揮手說掰掰,總算遇到些善良的藏族小孩了;倒是看他們的衣著,又住在這附近,家境應該還可以吧。
DSC05712 DSC05714

風塵僕僕,終於回到拉薩的天樹花園酒店。當我們把行李拉進到房間,坐在床頭,我心裏在想,最難搞的部份總算結束,拖著半條命回來了,剩下的行程就輕鬆許多,但也要離開西藏了。

今天晚餐在旅館的餐廳吃火鍋,受到腸胃炎喝了兩天黑糖鹽水的小林已經恢復過來,這下大開殺戒拼命一直吃,活像是要把兩天沒吃的份全部補回去。不過呢,換小溫在拉肚子,情況雖不嚴重,但晚餐就沒什麼碰了。我似乎是受到這麼多天都吃很少的影響,雖然會餓,吃沒多少就飽了,還是吃不多。在台灣吃火鍋總要放點沙茶才對味,在這邊吃火鍋只有醬油可以沾,好像少了點味道,有點怪。席間領隊還頒發證書,見證有上到世界屋脊過
DSC05743

這明明就是旅行社自己印一印,領隊簽個名而已,值得放上來解說一下嗎?想當年我去阿拉斯看極光,行程中也有一天是去北極圈內Barrow這個小鎮參觀,當天的行程是由旅館安排的1-Day tour,臨走前旅館也發一張”Top of the World”的證書,證明有踏進北極圈內這個北美最北的地市。上頭簽名的就兩個人,一個據說是旅館老闆,另一個就是領隊,跟西藏的這張如出一轍。所以呢,世界有三極:北極、南極跟西藏,我已經拿到兩張證書了,這個南極喔…想到就很頭痛…何況南極大陸沒旅館,可以找企鵝蓋腳印嗎~

用完晚餐後,一看才8點左右,大家想的都差不多,去逛藝品店買些紀念品。

旅館內設的藝品店老闆是小姐,人超好,前幾天我來買明信片跟郵票,她沒有郵票,幫我去郵局問了價錢,還幫我買了一些回來,價錢跟我在日喀則問的一樣,沒騙我,也沒多收錢。

這回我跟室友柏仁又去逛,進去就看到小醫生跟媽媽兩個坐在櫃檯不知道研究什麼東西,我們過去湊熱鬧,原來在研究天珠;好玩的是小醫生手上那一串根本就是在大昭寺買的,店長也不批評人家的東西好壞,拿出天珠解說的圖卡跟放大鏡,大家一起來研究,如果想比較的話,反正東西都放玻璃櫃裏面,想看哪一串就拿給你看,有別的客人來就會先去招呼一下,天珠就放在桌上給你把玩個夠,也不怕你偷走。

我沒打算買什麼紀念品,就純逛而已。倒是柏仁開始在翻整本的明信片,買得比我還多,他不打算寄,準備自己收藏。後來我們兩個就看起牆上的唐卡,也開始問起唐卡上畫的是什麼玩意兒,價錢如何。說真的,廟裏面的唐卡絕對比這邊還要大、還要精細、還要有故事性,但問題是觀光客太多,還蠻吵的,實在很難專心聽導遊講解,再加上時間也有限,佛像都介紹不完了,唐卡就只能省略了。好不容易在這個小店遇到有人肯講解,時間充足,還可以問白癡問題,光線又比廟裏亮得多,我在店裏還比在廟裏認真得多。

小醫生跟媽媽研究過天珠之後,決定去問問大醫生要不要也買一串,兩人就先回房去了。我那時心裏就在笑了,應該是不會買啦~倒不是小醫生跟媽媽的緩兵之計,而是按照慣例,大醫生應該躲在房間連線打星海爭霸Ⅱ,我也是有玩game的,正在專心拼戰的時候連上廁所都沒辦法,怎麼可能出來買天珠?拜託,手上的滑鼠可比天珠重要多了~

不過兩個人前腳還沒走出去,小孫跟孫媽就進來了,看我們在買紀念品、問唐卡,他們也很有興趣,大家一起研究。店長看我們很有興趣,突然間冒出一句:「喜歡可以拍照啊!」我跟柏仁聽了愣了一下,您是不知道現在的相機很厲害,解析度很高的。柏仁還問說是真的可以拍嗎?店長點點頭,讓我們心很癢。沒多久,小溫跟小林也來了,而且小林是前幾天就下訂單要買綠松石串珠,也選好綠松石珠子了,只是要綁在一起再打裝飾的繩結比較費功夫,所以等到今天才來拿。誰知道店長不知道把那串放到哪兒去了,只好連聲抱歉,請小林再選一次,她當場做。

店長把綠松石拿出來,換孫媽有興趣了,小林一邊選,孫媽一邊問綠松石的好壞,店長還是老規矩,把不同等級的都拿出來,稍微介紹了色澤,剩下的讓妳自己比較好壞。這時小溫也在挑別的紀念品,店長一時三刻閒不下來,我跟柏仁一看那正好,趁機回去拿相機來拍唐卡。

能在店裏拍唐卡已經讓我們很驚喜了,拍到一半,店長居然問我們會不會太暗?還把電燈全部打亮,真的傻眼了。柏仁的小相機即使在燈光全亮的情況下還是有手震的問題,我跟他講乾脆開成錄影模式,全部錄回去比較快。這真是個好辦法,到現在連我自己也很佩服我自己為什麼能在那個時候想出這個點子,不過柏仁全部錄回去了,我沒錄,只有大概拍了幾幅比較有興趣的而已,想來應該是在下根基不夠、沒什麼佛緣吧。

DSC05726 DSC05723 DSC05730
(左圖:六字真言蔓陀羅。中圖:六道輪迴唐卡。右圖:千手觀音唐卡)

DSC05738
(整面牆上都是唐卡,一般20cm×20cm大小的要價260元,B4大小的就要1400元,但顏料跟作畫精細度會讓相同大小的唐卡有不同價格,這邊最大張的差不多是半開報紙大,價格就沒問了)

到最後,我們都沒買唐卡,柏仁倒是買了一大堆紀念品要回去送人,我看店長沒賣我們唐卡,光賣這些紀念品也夠了。隔天一大早要前往拉薩車站坐火車離開西藏,今天就早早休息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2010_0818-0829西藏,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西藏(2010.08.26)

  1. Neww 說道:

    比起上一次,這次西藏你的露臉照還滿多的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