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2010.08.25)

行程進入第八天,翻山越嶺來到此地,就只為了看珠峰的日出,今天也只有這麼一個行程而已。

想不到日出還沒看到,先經歷驚心動魄的一夜。

睡到凌晨兩點多突然驚醒,只有一個原因:呼吸困難。我躺在床上,先確定不是什麼鬼壓床,四肢可以活動,也能用意志強制做深呼吸,但一口氣吸到最後總覺得吸不飽,胸腔卻已經擴張到極限了。我只好加速深呼吸的速度,感覺有稍微好一點,但還是不對勁,懷疑是棉被蓋太多、太重,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試著坐起來,用力喘了一下子,感覺好一點,又躺下去睡看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又驚醒了,老問題,呼吸困難。這回我一邊喘、一邊在想是不是因為我剛好頭睡在牆角,空氣流通不佳,所以缺氧?有可能,雖然氣溫頗低,但還是掙扎著起來調頭,腳朝牆角,頭移到窗戶邊、靠近房間中央,也無法確定是不是有好一點,光是調頭這個動作就讓我更喘了,只能先坐著用力深呼吸,喘一下。從房間微弱的LED燈光中,我依稀看到室友柏仁也坐起來了,我不確定他在做什麼,我只知道我在用力喘氣,也只有聽到自己喘氣的聲音。然後,我又倒下去了。

過了一陣子,我又因為同樣的問題再度醒來,看了一下時間,3點22分。這次我立刻就坐起來用力深呼吸,不敢再躺了。柏仁突然用很微弱的聲音問我:你會不會呼吸困難?我用快死掉的聲音回答他:會…然後我們就沒有再交談了。房間裏可以聽到兩個人大力呼吸的聲音,以及一個很高頻的振動音,也許是蒼蠅、也許是蚊子,但那個聲音之清楚,讓我猜測那玩意兒可能有拳頭這麼大。哪兒來這麼大的蟲子?難道我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了嗎?不知道…

我看房間的門是打開的,有點想去關起來, 轉念一想,這應該是柏仁去打開房門讓空氣流通。可是,萬一遭小偷怎麼辦?我已經完全忘記我們的大行李是寄放在日喀則的旅館,錢財跟證件還放在貼身的證件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值錢可以偷了。但我心裏閃過一個念頭:死跟被偷要選哪一個?馬的,這個鬼地方也有小偷,那我也認命了,小偷要是摸進來,我也沒力擋人了,要偷什麼都給你,我要呼吸。要找領隊吸氧氣嗎?心裏猶豫著,但氣溫很低,不太想起來。等呼吸又稍微順了一點,我又倒下去睡覺,看看會不會改善。

4點15分左右,又醒來了,我還是馬上就坐起來用力呼吸,可以看見柏仁還坐在床上,不確定他是不是已經坐著睡著,但我已經開始恐慌了。在水裏面嗆到、換氣不順吸不到空氣,處理的方法就是完全閉住氣,動作放慢,等重新找到規律再開始換氣,一下子可能還是會很喘,但過個兩三分鐘就會回到正常情況。馬的,這個法子在這兒一點都不管用,而且都沒有改善,完全找不到頭緒,什麼辦法也沒有。「死」這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終於踢到鐵板了,居然不是在水裏溺死,而是在海拔5000公尺的小房間缺氧死掉?估計天應該快亮了,再睡一次看看,若是再醒來就去把領隊搖起來吸氧氣,如果我沒有在睡夢中死掉的話。

運氣很好,六點半,領隊來叫大家起床了。我睡得很淺,所以領隊在叫隔壁房間起床時,我就醒來了,只聽到領隊到了我們房間門口,問說:咦?你們房間的門怎麼是開的?柏仁不知道說了什麼,等我坐起來的時候,領隊已經拿著氧氣瓶進來給柏仁吸了。

領隊問了柏仁的狀況,柏仁說他昨晚都一直呼吸不順直到天亮,領隊就問說,怎麼不叫她起床拿氧氣來吸呢?柏仁沒有直接回答,把我也捅了出來:思賢也呼吸不順。我點點頭,領隊問我還好嗎,我的嘴上說「還好」,心裏想的是「只比死人還好一點」,她問我要不要吸點氧氣,我想還可以從4點半睡到6點半,應該不用急著吸,就說等等看情況,等柏仁吸完再說。

看柏仁坐在我旁邊的床上吸氧氣,似乎還不錯,讓我也很想來兩口,我想氧氣這樣灌,這邊的空氣含氧濃度應該會稍微高一點,乾脆不要起床,就坐在這邊偷吸一下他吸剩下的好了~但我聽到房門外陸續有人走出去刷牙洗臉,這才猛然想起要拍珠峰,趕緊拎了相機就往外走。

DSC05481 DSC05483

這時天才剛亮,旁邊的山都還矇矇矓矓的,同團的小溫卻已經架好三角架用慢速快門在拍照了,我看他精神抖擻,就問他昨晚睡得如何?他說睡得很不好,一直冷醒,早上快五點就睡不下去,跑出來拍照,起來活動活動比較不會冷。腸胃炎一路苦撐上來的小林是他室友,我順便打聽一下小林的狀況,小溫說應該還不錯,沒有查覺他晚上有什麼異狀。

事實上小林的狀況並不好,早上進餐廳之前還在餐廳門口吐了一次,進餐廳之後還是只能喝黑糖鹽水,領隊量了他的血氧濃度之後,也要他吸點氧氣坐著休息。等我們下山之後問了小林當晚情況好嗎?小林反問我一個問題:你知道昨晚幾點停電的嗎?不知道對不對?1點12分,我根本睡不著,一直看著天花板直到燈熄掉,然後整晚就在半夢半醒之間撐到天亮。

大家一開始都躲在招待所的中庭聊聊天,邊聊邊等珠峰露臉,這個招待所真是挺方便的,躲在中庭就可以監控珠峰的狀況,不用站到外頭去吹冷風。大家也順手拍一下四週的山頭,老天爺倒是蠻給面子的,四週的雲霧開始散掉,看得到陽光了        DSC05489

喜瑪拉雅山雖然還是籠罩一層雲霧,但珠峰總算是露個頭出來了,大家聽到消息就往外走,早餐等一下再來吃,先拍照再說
DSC05491

DSC05503
(我手指的這個山頭就是珠穆朗瑪峰)

DSC05501
(珠穆朗瑪峰特寫,20倍光學變焦,天候欠佳,沒辦法更清楚了)

我們大約從8點拍到8點15分,珠峰始終是這樣雲來霧去,總是無法看到完整的輪廓,但雲霧有愈來愈薄的感覺,後來想說不如先吃個早餐,也許待會兒雲霧會散掉,到時再來拍會更清楚。

早餐只有兩樣可以選,煎餅,以及煎餅加蛋。我本來想說煎餅是什麼東西?該不會就蛋餅的那塊餅皮吧?那煎餅加蛋就是蛋餅了。導遊解釋了一下什麼是煎餅,但我們還是有聽沒有懂,導遊怕我們吃到的蛋不夠熟會拉肚子,就建議我們吃煎餅就好。東西一上來,喔~明白了,就Pancake(鬆餅)嘛!雖然裝在鐵盤子上缺乏質感,也沒有蜂蜜可以調味,但它吃起來就是貨真價實的Pancake;前一天晚上的餐點已經把我的期望值拉下去,早餐端出個現烤鬆餅,真是嚇了我一跳。
DSC05506

出乎意外的不止是這個鬆餅而已,我們才進來不到15分鐘,匆匆吞了幾片鬆餅切片就往外走,居然開始起大霧,莫說是珠峰跟四週的山峰已經被雲霧籠罩,還一直降下來,連旁邊的絨布寺都要被蓋掉了
DSC05515 DSC05524

山區的天氣真的不是用常理可以預測的,明明天氣才要轉好,吃塊鬆餅就變天了,再不走,恐怕連我們都要籠罩在霧中。沒法度,珠峰就只能看到這個程度,15分鐘的珠峰秀,就這樣結束啦~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順原路返回日喀則去過夜,明天再返回拉薩。途經加烏拉山,天氣還不算太差,師傅找了一個大轉彎把車子停下來,臨別再拍個照吧!可惜遠方的山頭還是被雲層遮住了,殘念。
DSC05530 DSC05533

DSC05534

回程休息的次數比較少,下午4點半左右就殺到日喀則飯店了。離吃飯時間還早,我偷溜出來逛逛街;其實我是想要買郵票,順便問問明信片寄回台灣到底要貼多少錢。我們旅館有郵筒卻沒有賣郵票,明信片不怎麼好看,不想買。對面是另一家叫郵政飯店的旅館,還掛了郵政的mark,我過馬路去問他們有沒有賣明信片或郵票,答案是都沒有,但飯店的服務人員倒是指點我去郵局看看,距此不過2、3個街口而已,不遠。

找到郵局,牆上的牌子寫得很清楚,國內明信片0.8元,台港澳明信片1.2元、航空郵簡1.8元,寄美國4.5元,心一橫,買了一堆郵票回來貼,還瞄到櫃子裏有明信片。很奇怪,我來西藏這麼多天了,郵票難買也就算了,連明信片也很難買,人家觀光地區的明信片是一疊一疊擺在旋轉的鐵架上供人挑選,西藏這邊的明信片是一本一本賣,還不知道藏在哪邊,快吐血了。郵局這邊就更搞笑了,明明就擺在玻璃櫃裏面,我站在那邊半天也沒人理我,揮手也當作沒看到,我又不敢大聲喊人,怕被當作來鬧事的帶走就麻煩了,沒辦法,另尋他途吧。

出了郵局要過馬路,這兒的車子跟台灣半斤八兩,都不會讓人的,正在左右張望的時候,被我看到一家紙張店在郵局轉角的另一側,看起來還挺大間,就進去問問有沒有明信片,還真有耶!不過只有一種,一整本,看看還不錯,無魚蝦也好,就買回來寄吧。

晚上用餐的地方也是前去過的餐廳,就跳過了。用餐完畢,我跟柏仁跑去旅館的電腦室借電腦上網,收費有點忘了,好像是第1個小時10塊錢,之後每半個小時5元。開了電腦,想玩Facebook,靠!連不上,在網路上查了一下才知道大陸官方把Facebook給”和諧”掉了,你好樣的啊!但大陸網民有這麼容易投降嗎?當然不可能!一拖拉庫的討論串都在教如何掛VPN或是連外伺服器,但掛VPN要申請兼付費,不行;連外伺服器試了四五個,終於連到一個可以用的,但速度慢到爆,而且從陌生的地方連上Facebook還要通過Facebook額外的認證程序,要做選擇題辨認相片人物,傳輸速度實在太慢,相片都出不來,玩不下去了,只好隨便在網路上晃一晃就收工回房休息去。

這一天的遊記沒什麼好寫,來介紹些零零碎碎的東西。

到拉薩的第一天,導遊說這兒的空氣濃度只有平地的65%左右,但上了珠峰卻沒說剩多少,所以我在網路上查到一張圖,標得還蠻清楚,我把它貼在這兒,中國的假貨多,但這種東西應該沒有作假的必要吧!

高度含氧量
(海拔高度與大氣壓含氧量的關係圖,看這個”中鐵二十局青藏鐵路指揮部副指揮長丁守全”的名頭,活像是”自由惑星同盟第十三艦隊中將提督楊威利”,還真熱血耶!)

拉薩海拔3600m,所以含氧量差不多是65%;珠峰大本營約5200m,含氧量就剩平地的53%左右,相當於是呼吸兩下抵一口氣,真是…

我在車子從日喀則往珠峰大本營的路途中,第一次見識到脈搏血氧飽和度分析儀,長得像
脈搏血氧飽和度分析儀
(非廣告,圖片取自 http://www.miami-med.com/medair_oxycheck_digital_finger_pulse_oximeter.htm)

出發前有聽過這麼一個東東,但一直到我們在定日縣用餐,小林腹瀉坐在一邊,領隊幫他量血氧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就這麼點大小,我不確定是不是這個牌子的,但構造差不多,手指夾進去等個幾秒鐘,它就會量出血氧量跟脈博次數。

我一直以為它會像血糖計那樣要在手指上打個洞採集血液樣本,但它其實是利用攜帶氧氣的紅血球能吸收較多紅外光、未攜帶氧氣的紅血球則是吸收較多紅光的原理下去估測血氧含量,算是一種小型的光譜分析儀。

同團的醫生兄弟說,在平地,這個SpO2指數應該在95以上,到了這邊也應該要有85;當時我在海拔4000公尺的定日量出來的結果是84,勉強OK,同團的小孫居然還有93,真是太強了(這玩意兒已經變成七龍珠裏面那個戰鬥力偵測器了嘛 @@)在絨布寺缺氧一晚上之後,領隊也給柏仁量了一下,只剩78,我也順便量一下,稍微好一點,但也只有80~82。但柏仁吸氧20分鐘之後,這個讀值馬上衝到90幾,靠夭!對付高山症吃什麼藥最有用?氧氣給他吸下去,又快又有效!

話說這兩位醫生兄弟的高原反應也非常輕微,一問之下,他們自己是醫生,帶高山症的處方藥上來硬拼,回來查了一下是一種叫「丹木斯(Diamox)」的藥。在我之前吸氧的那位許小姐後來跟他們要了一些來試用,效果不錯,比紅景天還要好;我想也是啦,萬一真的高原反應抬去醫院,醫生也是用這個藥跟氧氣來救治,效果好是當然的囉!

據說大醫生在台灣常常陪一些高官政要去爬高山,所以處理這些症狀還蠻有經驗,可是我每天看他早上起床都一付睡不飽的樣子,甚至連早餐都沒來吃,上了車就一直睡,很奇怪。我一開始還懷疑他是不是高原反應發作,所以晚上都睡不好。後來在絨布寺外等珠峰露臉大家閒聊才知道,他老兄帶了NB來西藏,在拉薩跟日喀則的旅館房間有免費網路,他連回台灣打星海爭霸II,每天不睡覺打通宵,所以白天拼命補眠;到了絨布寺只能偵測到有無線AP的訊號,但沒密碼認證不會通,只好乖乖躺下去睡覺,今天早上才起得來。哇塞!這樣搞都不會有事,您的藥也太威了吧?

至於在台灣時,旅行社建議我們帶個棉被套來絨布寺過夜,以防棉被不夠衛生。我覺得要是再來一次的話,我應該會把厚夾克丟在家裏,直接扛睡袋來。因為即使在珠峰大本營,外套只要能擋風跟溼氣就足夠,裏頭隨著海拔增減長袖衣物的數量就OK了。戴半指手套是為了操作相機方便,不然去弄個1、2百塊的機車防風防水手套也可以了。只穿牛仔褲會有點冷,但我的腳對寒冷的忍受力比較強,做不得準,腳怕冷的乾脆穿衛生褲先穿好,不然去搞一件有內裏的機車防風褲套上去也不錯。口袋夠深的話就去搞Gore-Tex褲子來炫耀一下,有點小題大作就是了。

既然招待所這邊至少還有牆壁擋擋風,氣溫也還沒降到零度,還有一些棉被可以蓋一下,又不打算脫衣服睡覺,用睡袋會簡單很多,棉被潮潮的就不用管他了。唯一的壞處是早上起來要收睡袋,不能像棉被直接丟在床上就給他擺爛~

廣告
本篇發表於 2010_0818-0829西藏,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