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2010.08.23)

第6天,要從拉薩前往日喀則過夜,為明天上珠峰大本營做準備。

不過我的情況就連我自己都在煩惱了。一早起來,頭還在痛,食慾全無,更糟的是刷牙的時候又把嘔吐感引出來了。要往日喀則的路還好,但要上珠峰大本營有100多公里的碎石子路,所以我們今天就要換小車上路。身體這個狀況,隨便再搖兩下魂魄就要出竅了,再撐下去穩死的,先嗑暈車藥跟紅景天,來去找領隊吸氧氣。

吸氧的中間其實我沒有太多特別的感覺,頭痛跟嘔吐感減輕不少倒是真的,正常要吸20分鐘才OK,可是鼻孔插兩根管子實在不習慣,所以我吸了10分鐘左右就自己拔管了。整個狀況差不多是回復到第一天抵達拉薩的樣子,還有一點點的頭痛,但不太會想嘔吐了。但我還是有點擔心氧氣拔掉之後會再惡化,所以就跟導遊講,若是到了日喀則又發作的話,我就會考慮不要上珠峰大本營了。

若是不上去,那還要不要拍照?我已經在心中盤算要"託孤"了,到時候看誰的狀況比較好,請人幫我背相機去拍兩張好了。

領隊看我一付病懨懨的樣子,問我是要坐第一車跟導遊坐,還是坐最後一車跟她坐,這兩車比較有人好照料;我想了想,坐最前車風景比較漂亮,我這種去掉半條命的沒心情看,佔著茅坑不拉屎,這多沒意思,坐最後一車好了。

上了車,坐在前座,出發了。我們所謂的小車其中三輛是Toyota Land Cruiser系列,另一部是Mitsubishi的車子,都是四輪傳動的越野休旅車。本以為坐這種小車跑200公里應該要顛到死,卻出乎意外的很平穩(至少在柏油路上如此),比坐大巴士還要穩得多,加上我又吃了暈車藥,音樂一放、暖氣一開,不小心就睡著了。

DSC05169
(照片這部就是我接下來三天所搭的車子)

以前從拉薩到日喀則都走一條舊路約340公里,它是先朝南南西方前進,經由曲水、浪卡子到達江孜,再轉向北方到日喀則。我們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好消息是有一新路是直接從拉薩往西南西方通到日喀則,而且路途比較短,只有280公里左右;壞消息是那條路幾個月前崩掉了還在修,所以我們只有舊路可以走,來回都得走同一條路;原訂要參觀白居寺的行程就跟札什倫布寺對調,不然行程可能會很趕。

DSC05166 DSC05168
(早上10點左右,我只記得我被叫起來尿尿,搞不清楚這是什麼地方,照片有座標也沒用,GoogleMap上寫說在曲水縣附近,也沒說是什麼荒山野嶺,查半天,好像是崗巴拉山口,遠方那個有水的地方就是羊卓雍錯…應該吧 @@)

本來還有另一處山頭可以俯看羊卓雍錯,但天氣不好,雲太多,所以沒有停下來,等回程再來看。

下了山,大約11點左右,我們到達羊卓雍錯的湖邊。

DSC05176

DSC05175 DSC05185
(地上一堆一堆突起來的是瑪尼堆,藏人立的石堆,用以祈福。對面的山不是邊,而是湖中島)

羊卓雍錯翻成漢語是碧玉湖,因為在湖邊會看到湖水呈現綠松石般的碧綠色,是西藏的三大聖湖之一(另外兩個是納木錯跟旁瑪雍錯,納木錯在拉薩北邊,也已經去過了,旁瑪雍錯在阿里地區,太遠了,不會去)。這個湖面積630多平方公里,海拔4441公尺,由四周的雪片融匯而成,是世界上最高的淡水湖。而且它的長像很奇怪,不像別的湖圓圓一坨在地圖上,在Google Map上它是這個樣子
羊卓雍錯圖
中間那一大塊連起來的都是羊卓雍錯,也就是說,除了空照圖以外,無論站哪個角度看,都無法看到羊湖的全貌。

老樣子,導遊仍是提醒我們,拍照要小心藏人來要錢。像下面這個記載羊卓雍錯的石碑,明明就是政府立的石碑,旁邊就站一個藏人,要跟石碑拍照,他就跑過來收5塊錢。如果拿相機想要近一點拍,他也要收5元。

DSC05184

破解之法就是用長鏡頭下去玩,有人離了20~30公尺,看起來好像是要拍大畫面的風景,看他在轉鏡頭對焦,我就知道他根本是在瞄這塊石碑,只是藏人看你站得蠻遠,身邊又都是人,他沒敢過來查看,就被那位老兄得手了。

像我的相機也有20倍光學變焦,離得比那位老兄還遠一點,人轉90度蹲下來,頭低下,相機橫放在大腿上,把LCD螢幕翻起來構圖,然後頭抬高假裝看正前方、手按快門,那個藏人連發現都沒發現,我也得手了。這張圖放大以後,上頭寫的文字還能看得很清楚,效果不錯。怎麼樣?我們就是仗著人多、裝備精良,倒要看看這個據地為王的土匪,能奈我何?

中午就在湖的另一側的餐廳解決,菜色與之前去納木錯在當雄吃的差不多,就沒照相了。

但這邊的餐廳也有人會來亂,一樣討人厭。當我們一坐定,等著上菜的時候,從外頭就跑進來了一個藏人,拿著馬頭琴就桌子旁邊就唱起藏歌來了,唱得不好聽、也聽不懂,唱了一分鐘左右,他停下來,口中一句「札西德勒」,手就伸出來,耶?要錢了。還好導遊跟領早有交待,所以他在那邊札西德勒了半天,我們根本沒理他。後來究竟是他自討沒趣走掉,還是導遊出來幫我們處理掉,我就沒注意了。

吃到一半,又跑進來一個RAP的,一樣湊到桌子旁邊,嘴裏稀哩呼嚕不知道在鬼叫什麼,也是唸了快一分鐘,然後停下來,手就伸出來「札西德勒」了。後來又跑一個進來不知道唱些什麼碗公,反正模式都一樣,不請自來,接著不知道在自high個什麼勁兒,然後就「札西德勒」。我們也都是一概不理不睬,吃我們的、聊我們的;這些人最後是自己走掉、還是導遊打發,我們也就不聞問了。

吃飽飯、行車半小時,差不多下午1點半左右,我們到達卡若拉冰川。這個冰川海拔5560公尺,我們其實是在冰川腳下觀看,並不是真的爬上去看。它是世界上最接近公路的冰川,由於暖化的關係,正逐漸消退中。據說大陸在拍一部叫作「紅河谷」的電影時,為了製在雪崩的效果,還跑來把冰川炸掉一塊,真不知道這些笨頭在想什麼,我們的導遊是大陸人,連她也在講這件事也只能嘆氣。

DSC05210

說真的,還真難照,我投降了。山頭上都是雲,白的;冰川,也是白的,兩種東西混在一起,用肉眼看還能分辨冰川跟雲的差別,相機拍下去,全部混在一塊。下面這張是試了半天比較清楚的相片,其他的效果就比這個更差了。

DSC05220

話說這兒也有帳篷,有帳篷就表示有小販。這兒的小販還算有規矩,只是擺攤子在停車場旁邊,並不會亂纏人。旁邊有座小山丘,是拍照的好地方,但要爬上去仍會氣喘噓噓,空氣又冷,要慢慢上來。拍照時仍是按照之前的準則動作,一些隨處走動的牲畜就別去拍。倒是山丘上還有兩位手抱山羊的阿爾卑斯少女藏族服飾少女,她們會問問遊客要不要拍照,可以跟她們合照、也可以照她們,拍一個人收5元。

同團的小溫先生看人家客氣就欺負無知少女,把價錢殺成拍兩個人7塊錢,成交。他很高興的以冰川為背景拍了抱著羊的藏族少女,我覺得天空陰陰的,冰川不怎麼美,少女也不怎麼特別,還不如我自己當麻豆,請團友給我照張相留念得了。

離開卡若拉冰川,車行約1小時,來到斯米拉山下的滿拉水庫,如果說羊卓雍錯被稱作是碧玉湖的話,那這個水庫就可以改名叫綠松石水庫了,好像一大片綠松石在腳下,還會反射倒影,很漂亮。叫滿拉水庫也沒什麼不好,這樣就不會缺水啦!

DSC05236 DSC05239

行車至白朗縣附近又有速限,我們在中途停下來參觀水磨車坊。它的原理是從旁邊的年楚河導引一條支流過來,利用水流推動磨坊下方的水車來磨青稞。參觀費比較特別,跟他們買一包5元的青稞就好,但並不強迫,領隊買了一包當作零食,還不錯吃。
DSC05263 DSC05259

車子一直開到下午五點,總算到達日喀則,時間不算早,所以就先去參觀札什倫布寺,然後再去旅館check-in。札什倫布寺是班禪的駐錫地,不過第十一世班禪鬧雙胞,西藏認定的跟北京認定的不同,西藏認定的被政府帶走後下落不明,而中國政府承認、也完成的認定程序的第十一世班禪,目前在北京,也不在札什倫布寺中。

DSC05274 DSC05290

札什倫布寺的屋內不准拍照,所以也只能走馬看花了。這邊比較著名的是供奉了一尊26.2公尺高的強巴佛,西藏的強巴佛就是彌勒佛。我們漢傳佛教所熟知的彌勒佛是光著大肚子、笑臉大開的,西藏的強巴佛是頭戴寶冠、身披袈裟、一臉莊嚴像(誰跟你嘻嘻哈哈,沒規矩 😄 )強巴佛在佛教是未來佛,是現在佛是釋迦牟尼渡滅之後56億7千萬年才會降於世間,當然也有一尊過去佛叫迦葉佛,這三尊常常並排供在一起,所以只要一看到三尊面容相似、大小相仿的佛像供在一起,大概就是這三尊了。

有人教我說認佛像要看肩膀上的法器,像文殊菩薩的肩上是智慧寶劍與經書,而黃教始祖宗喀巴大師被認為是文殊的化身,所以也會有同樣的標誌。至於強巴佛的兩肩上分別是法輪跟水瓶,代表會施展天舞寶輪的大絕招會來世間轉法輪(說法)並渡化眾生。不過身上都披了袈裟,是要怎麼認肩膀啊?

DSC05302 DSC05307

寺院中還有班禪的法身靈塔,但第五到九世班禪的靈塔被紅衛兵破壞,法身被毀去後被混在一起而難以分辨,後來第十世班禪將其合葬後重修靈塔,並於1989年1月22日從拉薩回札什倫布寺為靈塔開光,接連著的三天總共又為5萬名信眾摸頂加持,在操勞過度之下導致心臟病發作,1月28日就圓寂了。後來中共花了6400萬人民幣替第十世修建靈塔,也在札什倫布寺中。

話說第四世的靈塔也在寺中,怎麼躲過紅衛兵的襲擊呢?據說當年喇嘛們把四世靈塔前的大門關上,並在門前堆了一堆糧食,佯稱這兒是個糧倉,就唬過去了。但內部的壁畫仍有被煙燻過的痕跡,不是很清楚;門外牆上的壁畫早已在破四舊時期就被刮得乾乾淨淨,而且還依稀可以看到白色痕跡的簡體字寫著”偉大毛主席萬歲”等字樣,據說是紅衛兵在刮掉壁畫之後在牆上留的字,雖然也是被刮掉了,仔細看還是看得出來。

這時我就想起中正紀念堂上”大中至正”被拿下來換成”自由廣場”的事情,真是五十步跟一百步的差別,跟紅衛兵在廟牆上刻毛主席的標語一樣的沒水準。這麼喜歡搞花樣,有本事就來個「先誅少林,後滅武當,唯我明教,武林稱王」,俺二話不說,馬上就給你拍拍手!

寺廟裏大多有養貓,是因為供桌上有食物,怕老鼠來偷吃,但又不能殺生,所以就養貓來搞生物防治了。在寺中的小路閒晃時,從氣窗中鑽出一隻小貓,超可愛,不太怕人        DSC05292

晚上我們並不在旅館用餐,而是到附近一家叫大排檔的餐廳吃飯,菜色跟在拉薩吃的差不多,就不多介紹了。餐廳的對面有一家超市,可以補充一些乾糧,以備明天要上珠峰並過夜所需。

在日喀則住的是日喀則飯店,是日喀則唯一的一家四星級旅館;它跟拉薩天樹花園酒店一樣,相關設備一應俱全,房間比較小了一點就是了。
DSC05324 DSC05325

這樣一整天下來,我的情況比前幾天好很多,頭還有一點痛,但很輕微,也不會想嘔吐。這究竟是西藏買的紅景天果然比較威呢?還是吸了氧氣比較猛呢?還是暈車藥吃下去在車上就一直昏睡比較有效呢?我覺得吃了新買的紅景天之後,不自主深呼吸的頻率有變多,但氧氣吸下去馬上就有好轉,這也不能否認。可是在車上安全帶一扣上去就睡到翻掉,連被叫起來上廁所拍照我都還迷迷糊糊的,搞不好睡得比晚上躺在旅館裏還要深沈,高原反應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所以,我也說不出到底是哪一樣奏效,管他的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2010_0818-0829西藏, 旅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