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肯亞遊記(1215)

    先稍微介紹一下我們在肯亞最後住的這家Mara Serena旅館,它蓋的地方很妙
DSC03335   DSC03340 
廣大的平原上有隆起一塊大概5、60公尺高小山丘,它就蓋在山丘上面,連無線電的天線都在外觀上用樹木加以偽裝,只能從下方看到一小排旅館黃色的外牆,鄭大哥稱它為山丘上的皇冠。坐在戶外的木椅上,喝咖啡、鳥瞰非洲大草原,超寫意~
DSC03344 DSC03342 DSC03341
房舍是沿山勢築成,每個房間都有落地窗,可以直接俯看草原;內部的設計的風格與一般制式的旅館設計頗不相同,是以藝術取向,除了照明用的燈光以外,點綴用的燈飾會鑲嵌在牆壁中,看不到燈卻有光線透出來,,感覺上比較像是在住美術館。

    用餐之後,就開始一早的行程。路上先遇到一隻落單的小斑馬
DSC03568很糟,牠跛腳了,跟不上斑馬群。以牠的體型判斷,可能還沒有斷奶,照這樣看來,即使沒被獵食性動物吃掉,也活不下去的。 很可愛,也很可憐,但我們無可奈何。

    走沒5分鐘就看到一頭公獅跟被放倒的狷羚
DSC03572   DSC03575
後半段已經被啃得差不多了;其實我們已經在想,這隻公獅離剛剛那隻小斑馬沒多遠,小斑馬恐怕不過了今晚了…

    司機接著載我們去找昨天傍晚玩成一團的小獅子,也很快就被我們找到了,約莫離昨天看到的地點再往東北2公里左右。昨天傍晚光線稍弱,不太容易拍,今天捲土重來,幼獅仍是一如往昔般的精力旺盛,不過這邊的草比較長,自動對焦常常對不到小獅子 orz …
DSC03578 DSC03581 DSC03588
DSC03592 DSC03603 DSC03606

    有一隻小獅子突然對車子很好奇,就一直走過來,走到離車子2公尺左右,牠坐下來了
DSC03610 DSC03612 DSC03613
仔細看上面中間跟右邊那張照片的上緣,母獅已經在張望四週了;但我那時根本就沒注意到母獅的動作,一心在想,小獅子這麼近,這下可有得拍啦,卯死了!只聽到團友喊說:「欸欸欸,母獅走過來了耶,該不會是…」哇!想也知道還會有什麼,心裏正在猶豫是要連拍還是動畫,就這麼遲疑了一下下,那個"該不會"就已經開始了(母獅走太快了啊~前面一點點來不及拍到,嗚嗚嗚…)

    差一點母獅就可以把小獅子叼起來了,其實母獅已經咬住幼獅的脖子在往後拖,只不過沒有在第一時間抓離地面,被小獅子賴在地上找到支撐的地方,一起腳就正中獅鼻,母獅才不得不放開。差一點、只差一點點啊啊啊啊…這個猴死囝仔怎麼不聽媽媽的話呢?掙扎個什麼勁啊,害我拍不到母獅叼小獅,嗚嗚嗚 orz …

    不過也可以在片尾看到母獅在靠近車子1公尺左右有退避的動作,所以獅子也不是完全不怕車子的,在太靠近時也是會閃躲,這就印證到昨天在討論萬一車子在獅子前面故障的處理方法了。

    照片看起來好像只有一隻母獅,但總共是3隻母獅跟9隻小獅,只是散開將近30公尺,沒辦法一次全部拍進來。同一個獅群中的母獅會互相幫忙帶小孩,而母獅一胎大約是2~4隻,所以9隻小獅子很可能分屬3隻母獅,再看看這些小獅子的體型相仿,大概都只有1個月大,意思就是他們的老爸很猛,能在一兩個星期內讓3頭母獅都懷孕…

    很奇怪,這群一直找不到公獅在哪邊,後來母獅帶著小獅全家移動,我們就沒有再跟上去了。接下來往河邊前進,路上還看到了快步離去的疣豬一家跟落單的水牛
DSC03616   DSC03622

    我們沿著Mara河邊檢查動物常渡河的地方,看看有沒有牛羚或斑馬集結,那就可能會有渡河的鏡頭。雖然前天晚上的歐巴桑跟我講說有看到牛羚過河,但這兩天一路觀察下來,只有看到零星的斑馬跟牛羚,鄭大哥也老實的跟我們講,機會不大。

    9點左右,發現一群約3、40隻的斑馬群在河岸集結,而對岸也有斑馬,河的兩岸斑馬在對吼,鄭大哥認為可能會有渡河以看,只是不知道是這邊的過去、還是那邊的過來。沒辦法,也只能就定位,剩下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DSC03630

    斑馬還沒過河,不知哪兒跑來一大群斑紋獴(banded mongoose),大約3、40隻,就從我們車子旁邊跑過去,這才發現車子前方10公尺的樹叢邊有兩個大洞,是牠們的巢穴
DSC03631 DSC03639 DSC03641

    還一群鴨子在河岸上趴趴走,令我不解的是,這條河的附近應該有20隻鱷魚,鴨子怎麼都沒事咧?
DSC03642 DSC03643 DSC03648 

    在離我們約150公尺的上游處,有3隻斑馬渡河過來,其中還有一隻遭受鱷魚攻擊,但我們趕過去時,斑馬已經不見了,只好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等,這才發現左邊那一大群斑馬裏面有一隻斑馬屁股有一道很大的傷口,正在流血
DSC03644 DSC03646 DSC03652
我們認為這隻就是渡河被咬到的那隻,不過我們也認為牠命不長了,牠的死法有四:
1.失血過多而死。
2.血腥引來獵食性動物咬死。
3.被咬到又泡河水,細菌感染而死。
4.被六個台灣人咒死。(這條是我加的…全車的人都要牠死,焉能不死?)

    正在感慨「江湖險、人心更險」之際,正義的遊俠亞拉岡出現了!不是…是公園巡守的ranger開車來了,正當我們還在納悶為何他們會到此,ranger從車子放下一隻小斑馬,然後就開走了
DSC03654 DSC03655 DSC03658
咦?這隻跛腳的小斑馬不就是我們一早出門看到的那隻?我們還在想說牠會被獅子咬去當晚餐,ranger倒是把牠救到這邊來了。所以ranger只是臉比較黑,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不過斑馬可不像獅子那麼有互助精神,斑馬媽媽只會餵養自己的子女,其他小斑馬的死活是不管的。也許ranger也只是想賭看看這隻小斑馬的爸媽有沒有在這邊,很可惜,沒有;有些斑馬走過來看一看,當小斑馬把頭低下去的時候,大斑馬就逃開了。搞了半天,牠還是沒能打進這群斑馬中。

    所以我們還是維持一早的論調:「你,活不久了。」(真是「非洲人臉黑,台灣人心更黑」 XD)

    倒是旁邊的斑紋獴還玩得很開心,連小隻的都探出頭來了
DSC03661 DSC03667 DSC03669

    就這樣在河邊守候了1個鐘頭,我們這一側的斑馬終於開始渡河,鱷魚也有動作了
獵殺小斑馬   獵殺大斑馬
左邊這張照片中的小斑馬被拖下水就沒救了,右邊這張的大斑馬還掙脫掉,渡河去了。

    我們的位置是在河岸高起來的地方,離下方的河床約1層樓高,我拍下面這段影片的時候,有些鱷魚已經在我們下方的河床分食獵物了,真是拍得手忙腳亂,這一邊斑馬在過河、那一邊鱷魚在搶食物,兩邊都想拍,偏偏只有一台相機 囧|

    斑馬過河跟牛羚過河不太一樣,牛羚過河是一大群往河裏衝,而斑馬在過河則是一隻接一隻排隊在過,所以鱷魚就很容易圍攻一隻了。鱷魚獵殺的方式並不是咬死獵物,而是把獵物拖下水中溺斃,但牠的牙齒無法剪斷獵物,所以遇上較大獵物時,一定要甩動或多隻合作把獵物撕開以後才能吞下去,鱷魚在吃東西是不用嚼、不用啃、也不用吐骨頭的。

    下面這段是一隻鱷魚把小斑馬咬下河以後,偷偷拖到我們下面的河邊想自己獨吞,但撕不開斑馬,只好咬著屍體向河岸邊猛力拍打,看能不能甩開來;而其他的鱷魚一查覺這邊有動靜,立刻就圍過來助拳,變成一大群鱷魚在分食,看不下去就跳過吧

鱷魚撕開獵物的拿手好戲是兩隻各咬一頭,然後其中一隻翻轉或兩隻往逆向轉轉把獵物扭開,影片中可以看到有一隻翻到一半卡住了,沒辦法,要施展這種大絕招也要找空矌一點的地方,旁邊滿滿的是同類,哪容得下牠慢慢翻身,先咬了再說。話說當年寫出「蔣公小時候看到魚兒逆流而上,因而發奮向上」的大文豪們,要是看到窮兇的鱷魚為了吃飯也可以這般合作,會不會也來一段「國父小時候看到鱷魚分食斑馬,因而領悟人類進化以互助為原則」的小故事?鱷魚吃得很高興,我可是看得驚心膽跳,因為司機大哥為了給我們喬個拍照的好位子,車子的後輪離河岸邊很近,我很怕萬一地面不穩或車子滑下去,那鱷魚就加菜了~

    鱷魚也蠻陰險的,斑馬不過河的時候,鱷魚就會退到比較下游的地方等候,等斑馬過到一半時,牠們再游過去獵殺。所以斑馬在過河時,只有兩個時段是安全的,一是走到最前面的那4、5隻,因為鱷魚還沒游到,所以走快一點就沒事;再來就是鱷魚正在爭食的時候,沒空理正在理在過河的,這時過河的斑馬就很安全了,像下面這樣,一隻被拖下水,其他的就平安了獵殺小斑馬2

    這一整群斑馬過河前後不過1個鐘頭,總共有4隻被獵殺,全部都是小斑馬。我們自己在算的時候是3隻,但司機大哥說是4隻,後來鄭大哥回旅館調相片出來數,真的是4隻,我們顧拍照都算到亂掉了,司機大哥一直盯著河面看,所以沒有數漏掉。我們漏數一隻死得很冤枉的,都已經過到對面去了,不知道為什麼有幾隻大隻的又從對面跑回來,這隻小的也跟著想跑過來,跑沒多遠就被鱷魚咬下水去,因為跟上一隻被獵殺的時間與位置都很相近,以致於我們以為是同一隻了。

    不過我們一直不看好的那隻跛腳小斑馬,因為被其他斑馬排擠之後就一直躲在車子旁邊,所以沒跟著過河,反而還長命一點,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DSC03750 DSC03770 DSC03771
車窗打開伸出手就可以摸摸牠的頭,牠也乖乖給人摸,很可愛。但除非送去動物保育中心人工飼養,否則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我們對牠的前途還是樂觀不起來。

    這場獵殺只有我們這一車從頭到尾看完,中途也只零星來了3、4部車,有的等不下去就走掉了,真的有看到的其實並不多。正如鄭大哥所說的,要看獵殺很運氣,有時等半天都沒動靜,車子一走牛羚斑馬就衝下河,10分鐘全部過完,等車子調頭回來已經太慢了。尤其動物大遷徒都集中在7~10月,而我們12月到肯亞還可以看到渡河跟獵殺,這根本是出發前無法預期的事情。這回卡了個好位子,觀看渡河、獵殺、分食都不必移動位子,只要相機轉個角度就可以拍得稀哩嘩啦,實在看得很happy,又湊了1,000先令給司機大哥犒賞一下。

    斑馬渡河而去,我們也沒有滯留的必要了,車子開著又去四處去繞,只有發現一些飛羚跟狷羚,看看也接近中午用餐時間,就打道回府了。
DSC03783   DSC03785

    下午4點左右,我們再度出遊,不過天氣不佳,4點半在路邊的樹下發現隻公獅,不到半小時就下起傾盆大雨,下面左邊那張照片裏的獅子,就淪落成右邊那個樣子
DSC03791   DSC03797

    右邊那還是剛開始下的時候,勉強還能辨視窗外的景色,還看到駝鳥躲雨的方法就直接坐下來給它淋,下到後來,即使正前方的擋風玻璃有雨刷在刷,能見度仍不到5公尺,全部白濛濛一片。出門前我還在Yahoo上面查過天氣預報,下雨就下雨,寫個”Shower”是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就跟台灣鬧水災時在下的暴雨一樣,雨是用灌的。

    最糟的時候,車子的時速可能只剩下5~10公里。我們走的主幹道上是碎石子路,所以還OK,若像有的車子已經跑進草原上的支線去,這麼大的雨打下去會把泥土地變成爛泥巴,車子會打滑,就很慘了。這時只見一堆車子全部聚集到主幹道上,並且往雨雲的反方向移動,折騰了近20分鐘,終於脫出落雨區域,轉向其他沒雨的地方晃晃。

    無線電很快又傳來消息,來去看獅子。照說下午5點的獅子應該還沒什麼精神,但剛剛被大雨狂洗一陣,精神不好也不行了。之前拍到的獅子身上都一大堆黑點,不仔細看還以為是黑斑,其實是蒼蠅,這下被大雨沖過以後,拍起來就乾淨多了
DSC03800  DSC03808
公獅甩頭DSC03824 DSC03828 DSC03832
DSC03841    DSC03847
這隻公獅還會替母獅舔一舔獻獻殷勤,這意圖也未免太明顯了吧~不出所料,接下來就…
DSC03853    DSC03860
這頭公獅還有些搞笑的鏡頭,替自己抓癢,還一邊做表情,敗給牠了
公獅抓癢 
    這時也接近六點了,收隊回去囉。回到旅館,還有一點時間,找張椅子坐下來哈一杯咖啡看看風景,明天此時可就沒有這般閒情逸緻,得趕往機場準備回家囉。我們的相機也還沒休息,來照個風景吧
DSC03876 
拍著拍著,旁邊跑出3隻樹蹄兔(Tree Hyrax)出來,這3隻應該是住在旅館裏的樹上DSC03885 DSC03890 DSC03891
這種蹄兔類的動物雖然看起來很像老鼠,但有人認為牠們與大象擁有相同的祖先,所以是大象的近親,很有趣吧?(也有科學家認為海牛才是大象最近的近親)

    在很久之前,有個朋友告訴我,在非洲看星星要躺下來看,因為可以看到整個天空的半個球面都是星星;今晚是我們這次旅程在肯亞待的最後一晚,我一定來看看是不是真的這麼神奇。吃過晚餐後,我帶了相機出來拍夜空,頭頂上空星光閃耀毫無疑問DSC03892   DSC03893 

    但地平線的那端就黯淡得多,肉眼實在看不出來。沒關係,相機曝光30秒就知道了
DSC03899     DSC03902
照了好幾張,在電腦螢幕上放大找半天,我的結論是,地平線上仰角15度之內看不到星星。

    半個球面是180度,兩邊各扣掉15度也還有150度的球面都是星星,就算是躺下來看也夠嗆的了。不過我可不敢就這樣躺下去,因為拍星空的地方都是光線比較暗的區域,遠方還不時傳來各種動物的叫聲,也包括獅子的低吼,雖然鄭大哥曾說獅子的吼聲比較低沈,可以在傳到5公里遠,就算聽到距離也還很遠,但也不知道地上有沒有蛇蠍之類的毒蟲,既然住在五星級旅館,我想我還是回房間去躺被窩比較實在一點~

本篇發表於 2009_1206-1217肯亞,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