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_肯亞遊記(1211)

    今天要往西南方的Lake Nakuru公園前進,所以又是早上吃飽飯就check-out,慢慢晃出Samburu公園。

    剛離開旅館就看到一隻秘書鳥(secretary bird)站在樹上
 DSC01996   DSC01998
這種鳥是因為頭上一枝一枝的羽毛很像是以前歐洲的書記員頭上戴有羽毛的帽子,所以才被取了這麼一個古怪的名字。

    路邊又遇上了細紋斑馬(Grevy’s Zebra)DSC02005接下來就沒看到什麼特別的動物,就屁股拍拍上路了。

   回台灣叫出GPS路徑才發現一個很好玩的現象,我們在第一個Amboseli公園逛的時候都很規矩,但到Samburu之後就不太聽話了,下面左邊那張裏頭藍色的線就是我們在Amboseli逛的路線,右圖裏的藍線與黑線則是在Samburu的
AmboseliRoute   SamburuRoute
之所以會有這種差別,據我猜測,應該是Amboseli比較平坦,而且乾旱肆虐之後,草跟樹都還沒長出來,以致於不按規定的道路亂跑(也就是off road啦)很容易被ranger抓到;而Samburu的情況就不太一樣,可以躲避的地形地物比較多,偷偷犯規一下不容易被逮到,就造成這種差別了。因此,對於野生動物來說,我們是拿著相機的獵人,對於ranger來說,我們就是待宰的的獵物 😄

    話說我出國前有上網查了些資料,也看了天氣預報,都說肯亞氣溫大約是12~25度C,要帶厚外套;當時台灣天氣也差不多是12~16度,所以我上飛機時是穿了件薄的衛生衣、厚的polo衫加風衣夾克。不過從Samburu這邊開始,長袖內衣只有晚上當作睡衣穿,白天出來逛的時候就把內衣脫掉,只套了件長袖 polo衫,再隨身帶了件薄的風衣夾克預防萬一。那到底會不會冷?太陽沒出來的時候會冷,要穿件外套;game drive坐在車子最後一排時,車頂掀開風很大,也要稍微擋一下風。除此之外,冷什麼冷,熱•死•了!

    太陽一出來,好像微波爐在加熱一樣,在台灣如果看到氣溫12~16度,我的反應是一般時間12度,中午才有16度;在肯亞,12~25度的情形是,太陽沒出來的時候12度,太陽一出來,20度起跳。千萬別小看赤道上的太陽,就算不是在黃道上直射,還是威得很!有一次我坐在車子裏面,太陽剛好照在右大腿上,一開始我還不太在意,感覺熱熱的,還好;照了半個小時,開始會燙人了,趕快拿夾克來擋太陽。原本人家說肯亞要帶防曬油,我也帶了,在Amboseli擦了一次,後來看看都是坐在車子裏面,應該曬不到什麼太陽,就沒擦了。看回到台灣照鏡子,cow!就曬這麼點太陽臉也會變黑,怎麼都沒發現?回頭想想,旅館都用鎢絲燈泡照明,臉黑看不出來,回台灣日光燈打下去就現形了 orz …

    我們抵達Lake Nakuru的時候,已是下午兩點了,這個國家公園的大門非常的氣派,上頭還寫著「Bird Watcher’s Paradise」,鐵門上則直接畫上把這個地方最著名的動物-紅鶴
DSC02011雖然我們跑了5個鐘頭才從Samburu來到這邊,但這個國家公園其實是位於首都奈洛比西北方200公里處,2~2.5 小時車程就可以到,所以很多有錢人就常跑來這邊,甚至短期停留肯亞的外國遊客也會到訪此處來看火鶴,公園大門就搞得比較氣派了。

    大門口的停車場還有幾隻長尾猴在玩耍;其實這種猴子在Samburu的旅館營地中也常常看到,據說旅館房門沒關好的話,牠們是會跑進去亂翻東西的,而且旅館還立牌子警告遊客不要隨便接近猴子,牠們可能會抓或咬傷旅客

DSC02012

    我們在這邊住的是Sarova Lion Hill Lodge,check-in並用餐之後,立刻就出來晃了。這個公園基本上就是繞著Lake Nakuru圍一圈就是了,我們運氣很好,從旅館出發沒多久,還沒到湖邊就先看到黑白疣猴(black-and-white colobus)在樹上;但也很不幸的是,牠待的那顆樹離我們實在是有點遠,樹葉又多,很難照得清楚
DSC02016 DSC02019 

    接著在道路左前方有一隻非洲隼鵰(African Hawk-eagle)在啃屍體
DSC02034 DSC02029 DSC02036
從牠的羽毛的顏色還有點參差不齊的情況看來,牠還是隻很年輕的鵰,再看看地上的屍體,應該是一頭瞪羚,但對這隻隼鵰來說還是太大了點,那怪了,這隻羚羊是怎麼掛的?鄭大哥向司機提出了這個問題,司機也沒答案,只能推測很可能是被車撞倒就掛在路邊,而這位年輕的朋友剛好經過這邊,就當仁不讓,立刻進行心肺復甦急救吃了牠。

    等我們到了湖邊,視野豁然開朗,馬上就看到一小群草原斑馬(Plains Zebra)在水塘喝水
DSC02042 DSC02046 DSC02052
如果把早上看到的細紋斑馬(下方左圖)跟現在看到的草原斑馬(下方右圖)放在一起比較,身上條紋的細密程度與腹部黑色條紋的差別就很明顯了
DSC02010 DSC02055

    團友中有一位小姐是從事廣告設計的,她覺得斑馬是一種存在感很強的動物,在草原上很容易就能辨別出來,這樣不是很容易受到攻擊嗎?鄭大哥說,斑馬對人類來說是很容易辨別沒錯,但牠們主要的天敵是獅子,偏偏獅子是色盲,斑馬只要躲進草叢,獅子就眼花了~

    前方300公尺處有幾部車子聚在那邊,我們就靠過去湊熱鬧,原來是幾隻犀牛在那邊擺poos給人照相(講白了就是看不懂牠們在幹嘛 😛 )
DSC02061 DSC02062 DSC02066

    這種犀牛是白犀牛(white rhinoceros),一開始歐洲人是以荷蘭文的"weit"稱之,意思是"wide"(寬的),形容這種犀牛的嘴巴是寬的,但"wide"後來被人訛傳變成"white"(白色),於是就變成白犀牛了。既然這種是白的,那另一種尖嘴的犀牛,想當然爾,就是"黑犀牛"了。而這兩種犀牛嘴部的差異,也跟覓食習性有關,白犀牛的嘴寬,有利於啃食地上的草皮,而尖嘴的黑犀牛,則專門食取矮樹叢的樹葉,是不吃草的。

    這幾隻懶懶的不太動,拍了幾張就收手了。遠方還有一對大小犀牛在吃草,就轉過去看看
 DSC02077   DSC02084
這隻小犀牛可能還不太習慣吃草,在地上咬不到幾下,就去吸奶了
DSC02094   DSC02095
DSC02098   DSC02105
司機看到小犀牛吸奶時,還特別把車子開得再靠近一些好讓我們拍個夠,不過我實在是有點擔心,成年犀牛的體重也有3噸,僅次於大象而已,撞上來也不是鬧著玩的;不過既然靠近了,不拍白不拍,就不管那麼多了。

    遠處還有水牛群,天氣已開始轉壞,有點飄雨了

DSC02114

    湖邊的紅鶴(Flamingo)數量並不會像我們在Discovery或明信片上面看到那樣多到一大片,這是因為此時大部份的紅鶴已經飛往坦尚尼亞的Natron湖或是Magadi湖去生蛋,據說那邊的湖水溫度能達到65度C,紅鶴會利用湖水邊的熱泥來孵蛋。
DSC02118 DSC02124 DSC02138 DSC02140 DSC02145 DSC02150

    鄭大哥說這些紅鶴還分成Lesser Flamingo跟Greater Flaming,可是我看了半天還是分不出來。這時天空也開始降下大雨,時間也差不多六點半了,就收工回旅館休息吧。

本篇發表於 2009_1206-1217肯亞, 旅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