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不明 撞協欠稅罰500萬瀕臨倒閉

http://www.nownews.com.tw/2008/10/07/341-2346686.htm
法規不明 撞協欠稅罰500萬瀕臨倒閉 (2008/10/07 18:41)

體育中心/綜合報導
撞球運動是國內稀有罕見的少數職業化運動之一,不過現在卻傳出積欠稅金罰款500萬,帳戶面臨被法院查封的命運。理事長涂永輝6日無奈地說,國稅局只知罰錢不看狀況,要叫台灣的體育怎麼生存?
涂永輝表示,96年1月15日才接獲通知,協會收取轉播權利金必須課徵營業稅,撞協勒緊褲帶,勉強配合法律,沒想到92年至95年收取的費用不僅要補繳,還得處以兩倍罰款,光是罰款就超過5百萬元,這讓撞協已經面臨倒閉危機。 
涂永輝說,國民體育法還在研議中,國稅局突然罰撞協實在是不符合「程序正義」,每年得接受體委會補助的撞協,居然被列為營利單位,更何況撞協根本不是有意漏報,這麼罰下去,撞協實在付不起。
涂永輝強調,政府鼓勵協會自籌財源,多舉辦賽事,不過協會原本就不是營利單位,根本沒辦法開發票。如果協會變成營利單位,就不能接受國家補助,此案已上訴最高行政法院,協會方面則已支付近200萬稅金,尚有500萬罰款要繳,涂永輝表示,撞球運動從2005年以來,在國際賽上拿了超過30座冠軍,如果協會帳戶遭查扣,面臨無錢可用,乾脆宣布解散,看政府怎麼對撞球運動負責。

==========

    這是一年前的新聞了,事實上,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也在去年的12月25日就出爐了:撞球協會敗訴。

    判決判得這麼快,表示這件事情根本沒什麼好爭的,撞協請了三個律師,法官不採信撞球協會的主張,國稅局壓倒性獲勝。小弟也去看了判決書,法官的判決內容可是把撞球協會狠狠酸了一頓,節錄部份如下:

1.營業人並不限於以營利為目的之事業,非以營利為目的之事業、機關、團體、組織,有銷售貨物或勞務者,亦為當時營業稅法所稱之營業人,亦規定於同法第6條第2 款;足見非以營利為目的之團體,提供勞務予他人以取得代價者,即為銷售勞務之營業行為,即應繳納營業稅。
(白話:回去給我把法條看清楚,誰跟你講非營利組織不用繳營業稅的?)

2.有銷售勞務行為即具行為時加值型及非加值營業稅法第6 條所規定之營業人身分,於銷售勞務時即應依營業稅法第28條規定辦理營業登記,其未依法辦理對應課營業稅之營業行為不生影響,原告所稱自無可憑。
(白話:是你們沒去辦營業登記,不辦也是要繳營業稅!)

3.原告不服,申經被告復查決定,以原告未繳納稅款、未以書面承認違章及未承諾繳清罰鍰,乃依修正稅務違章案件裁罰金額或倍數參考表規定,改按所漏稅額處2 倍罰鍰3,045,600 元,爰將罰鍰予以追減1,522,800元,應無違誤。
(白話:都用新規定給你減低罰金了,現在只不過是剛好而已,還想要怎樣?)

4.原告主張所得稅申報未經管轄之國稅局指正,視同業經有管轄權之各地區稅捐稽徵處,同意其銷售勞務時無需依規定辦理營業登記者,係其故意將2 種不同違章行為及不同管轄機關混為一體,以規避補稅處罰,自無足採。
(白話:營業稅跟所得稅是兩碼事情,少拿來唬弄!)

5.其已知雙方具有權利移轉及收取代價之對價權利義務關係,與一般贊助金無對價關係截然不同,且明知銷售「轉播權」收取價金屬營業稅法規定之銷售勞務行為,又故意不辦理營業登記,將應開立統一發票之「權利金收入」,開立收據「贊助金」予緯來公司,其逃漏稅意圖甚明,顯具有故意、過失,應無疑義。
(白話:你們根本就是在收據上玩文字遊戲,權利金把它寫成贊助金,還跟我講不是故意、給我裝傻?)

6.「不得因不知法規而免除行政處罰責任」為行政罰法第8條前段所明訂,原告提供轉播權予緯來公司是否需辦理營業登記,原告本應依法盡探知之義務,尚不能因事實認定及適用法律見解歧異,而主張免罰;若原告對是否需辦理營業稅登記有所疑義,本得向稅捐機關申請釋示,原告捨此不為,逕採有利於己之解釋,於其銷售勞務(權利金)予緯來公司時,未依規定辦理營業登記,致有本件逃漏營業稅之違章情事,原告縱無故意,亦有過失。
(白話:你們還以為「不知者無罪」這招有效啊?法規訂在那邊,不知道不會去查啊?不會去問國稅局啊?曚著頭亂搞,然後跑來法院靠夭?繳學費去吧!)

    小弟有些朋友也是在搞非營利組織,我苦口婆心講了半年,到現在還有人認為非營利事業是開收據不用繳營業稅,還反過來質問我為什麼人家搞的協會的都不用開發票?怎麼不看看陽光基金會、心路基金會,人家也是非營利組織,他們開洗車場、加油站,發票一張一張開,有免開發票的嗎?

    先抓一個大的送去打官司看看結果,一旦打嬴,就接二連三撈出來,這是國稅局慣用的技倆。像現在在進行的藝人查稅,從吳宗憲、張惠妹、金城武、任賢齊到蕭薔全都敗訴,然後是大小S因為帳證齊全打嬴,10月初是林志玲訴願被駁回,今天是蔡康永在高等行政法院敗訴,王識賢也補了稅,自由時報則報出楊謹華跟張韶涵也被盯上;這麼一拖拉庫人跟在滾雪球一樣,有幾個能全身而退?

    撞球協會這個血淋淋的案子就擺在眼前,還想要偷雞?當真的要坐著等到國稅局找上門、不見棺材不掉淚,我也是無可奈何。在下的朋友小鱷魚先生(其實已經長大了)曾經在他的部落格發表過一篇「災難的必備條件 – 無知」(http://bassprotw.spaces.live.com/blog/cns!61737100AB2104F5!717.entry),真讓我心有戚戚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稅務筆記簿.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