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訴願制度難道只是擺著好看?

  • 2009-08-30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台北縣縣民陳先生幾年前將名下房產過戶給妻子,因為不諳需要重新申請自用住宅用地程序,遭稅捐處改依一般住宅用地課徵了五倍以上的地價稅。陳先生訴願要求回溯補辦優惠稅率,訴願會決議撤銷原處分,並命另為適法處分。稅捐處請示財政部之後,竟然仍依原處分率課稅。陳先生第二次訴願,訴願會重申前次撤銷原處分的決定。誰料稅捐處仍然認為類似的情況很多,如果撤銷改課處分成為通例,一概依照優惠稅率課稅,擔心連鎖效應,民眾透過訴願方式;希望訴願會避免要求稅捐處分為適法處分,讓稅捐處裁量是否接受當事人申請改依優惠稅率課稅。

     簡單地說,稅捐處明明適用稅率錯誤,遭到訴願會撤銷後,竟敢再錯一次,遭訴願會再為撤銷時,還要認為類似錯誤太多,應讓稅捐處自行裁量要不要改正錯誤。陳先生的案件雖似乎只是滄海一粟,但這事充分顯示了稅捐機關乃至財政部不肯承認錯誤的官僚作風,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同樣嚴重的問題,是它暴露了行政爭訟機制制度上的弱點,在防阻行政機關的顢頇上,幾乎是無能為力。

     本案訴願會所點出的稅捐處錯誤,其實相當深刻。陳先生做為住宅自住用地方申辦實體毫無改變,稅捐機關因無重新申請即改依較高稅稅課稅,本身就是一種官僚作風的錯誤。本來,應該依法行政的稅捐處一旦遭到訴願會撤銷其錯誤的處分,就應該主動辦理退還多課的稅款,那裡能夠知錯不改,重為處分時還要再犯同樣的錯誤?訴願會二度撤銷其錯誤的處分,還以類似案件太多做為不願改正錯誤的藉口!看的出來,稅捐處完全未將民眾的權益放在首位,錯誤愈多,表示溢納稅款的民眾愈多,權益受損的範圍愈大,愈該及早勇於主動改正錯誤,反而用錯案過多做為不肯改錯的理由,可見觀念偏差之大。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稅捐處有錯不改竟是請示財政部的結果;這大概是有什麼樣的上級長官,就有什麼樣的下級官僚吧!財政部的正確指令應該是要求稅捐處立刻改正錯誤,捨此不為,反用不該課徵的稅收挹注國庫收入,形同劫民濟官,成為監察院行使彈劾權的對象,恐怕也不為過。其實,這樣的情形,並非孤例。不久前也曾發生稅捐處發現稽徵錯誤,財政部指示不許主動退還已逾時效的溢付稅款,寧可提案修法也不願依法行政,與此情形如出一轍。可見財政稅捐稽徵部門苛酷的積習極深,應該痛加檢討,徹底整頓。

     稅捐機關之所以不將訴願決定放在眼裡,一個制度上的原因,就是行政爭訟制度在面對行政機關不理會訴願決定,根本就束手無策。從訴願到行政訴訟,最有效糾正行政機關違法錯誤的方法,其實是在撤銷違法處分之外,由訴願會或行政法院逕為正確的決定取代處分。可是行政爭訟制度多年來的運作,統計數字顯示一向是偏袒行政機關,人民輸多政府贏多,勝負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形勢。在極其少數訴願或行政法院認定行政處分違法應予撤銷的案例中,逕為處分的比例尤其少,而且都是客氣地交由行政機關另為適法處分。老大的行政機關通常知道行政爭訟其實是失靈的機制、無牙的老虎,於是依然故我地重為違法處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無非還是再為撤銷,再命另為適法處分。只賸下不明就裡的老百姓奔波於不同的衙門之間,嘗盡碰壁苦頭。這正是本案的標準寫照。稅捐處大言炎炎希望訴願會避免命令另為適法處分,恰是藐視訴願制度,得寸進尺,肆無忌憚違法犯錯的證明。

     在封建威權的時代,人民無法告官求勝,小民對於濫征苛稅只能逆來順受。法治國家建立行政爭訟制度防止政府違法課稅,本來是要保障人民權益,現在財政部轄下稅捐機關的法治傲慢,令人擔心距離封建威權時代的稅吏作風不遠,必須於此痛加譴責。財政部及轄下的稅捐機關必須了解,要求人民依法納稅,政府本身必須依法徵稅。政府不能依法徵稅,而且明知故犯,知錯不改,有什麼立場要求人民依法納稅?

==========

    稅務的救濟制度是這樣的:
第一層:複查,由原核定單位(國稅局)負責
第二層:訴願,由財政部負責
第三層:高等行政法院,就是打官司了
第四層:最高行政法院,還是打官司
第五層:大法官釋憲

    這樣看起來好像人民的權利受到層層保障,其實不然。我之前在某雜誌上看過一個統計資料,人民在高等行政法院勝訴的比例大約只有6.7%,到了最高行政法院則拉到9點多,平均大概只有7.5%而已。

    雜誌接著就開罵了,不是每個人都有錢有閒在打官司,民眾跟國稅局打官司是不得已,但稅務機關卻是編預算養一票人專門在打官司。法官總認為稅務機關是對事實的認知是弱勢的一方,常常倒置舉證責任,要求人民「證明」自己的清白。像是一筆錢由爸爸轉給兒子,有可能是贈與、借貸、信託的任何一種情況,但稅務機關只看到金錢移轉就認定是贈與,拖進法院,法官就要求人民舉證「這不是贈與」,證不出來,就判國稅局勝訴,甚至認為私人借據不足以採信,抓到證據有一點瑕疵,還是判人民敗訴,照樣押著人民繳稅。這根本就是法院枉顧人民權利,甘願作行政機關的看門狗,自貶身份。

    我也曾說過,如果「違憲」也有慣犯的話,排第一名的一定是財政部,只要去數一數大官法釋憲案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與阿扁不同的是,阿扁違憲會被秋後算帳,而財政部違憲只不過是稅金收不到而已,什麼官員也沒事;但在釋憲之前亂收的稅金仍是不會退還,演變成先收先嬴,收錯也無所謂的不合理情況。

     之前還有位律師就說,行政法院的案子堆積如山,辦不完,是法官們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因為有九成都判國稅局嬴,國稅局根本肆無忌憚,被課稅課得不服氣,只好一狀告進法院,造成稅務爭訟不絕。這就好像小孩沒教好,我們會說小孩沒教養,要爸媽帶回去好好管教;但爸媽帶回去又沒有管教,小孩就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事生非,爸媽一天到晚在替小孩擦屁股,要怪誰呢?

    怎麼反轉這個情況?很簡單,讓雙方的勝率拉近就好了。人民告官是不得已,要花時間、請律師、跑法院,不是吃飽飯逛百貨公司,更不像是國稅局官員”It is my job.”。你讓雙方五五波,一方考量告官的成本,另一方則考慮投資報酬率,只要雙方肯坐下來和解,法官就輕鬆了。

    只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進了行政法院仍是一面倒的大屠殺啦…既然第三層跟第四層國稅局有九成嬴面,那第二層的訴願制度還有個鳥用呢?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稅務筆記簿。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