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響》考題越刁鑽 補習越氾濫…

http://www.udn.com/2009/3/14/NEWS/OPINION/X1/4788584.shtml
回響》考題越刁鑽 補習越氾濫…
【聯合報╱趙坤茂/台大資工系教授(台北市)】
   
2009.03.14 03:23 am
 
昨天李家同教授投書痛陳「補習當道」的病態現象,我深有同感。

每當報載學測基測簡單時,我總忍不住私下試著去解解看。我必須汗顏承認,那
些簡單題目對我而言並不簡單。記得以前自己程度也還在水平以上,現在卻連中
學生所考的試都做不來,不是我忘得太快,就是現在學生「考試能力」增強不少。

日昨,有位任教於台中的朋友考我一個問題:「請問200!(兩百階層)的值後面
有幾個零?」我一時愣住,數分鐘後好不容易悟出關鍵算法,得意地向朋友說:
「啊哈!我算出來了,共有四十九個零!」本以為朋友會因我的炫技而折服,沒
想到他說:「這是台中地區國小考初中的試題,一張考卷有幾十道類似的題目,
按你的速度,恐怕做不到一半。」

雖然我的自尊稍微受損,但我心中更捨不得的是那些必須去準備這類型考試的莘
莘學子。我想,面對各式各樣刁鑽的題型,他們若不靠補習班準備的「撇步秘笈
」,能有多少機會擠進這道教育窄門呢?但若他們忽略了蹲馬步的基礎功,而讓
腦海裡裝滿了速成絕招,難道不是一種揠苗助長的學習方式嗎?

補習若是為了少數落後同學而進行的補救教學,有其一定的作用。然而今天的補
習已是多數學生準備升學就業考試時所採用的學習模式,這實在非我們所樂見。

最後,讓我打個比方。當我們在籃球場觀賞比賽時,如果第一排的觀眾站著看,
第二排的觀眾也只好站起來看,連帶著後面每一排的觀眾都必須跟著站起來看。
我們的刁鑽考題及升學主義就像在這種場景下,逼得每一排的觀眾站著看,甚至
站到椅子上看,難道大家不能全部坐下來好好看場比賽嗎?

==========

    那個200!的後面有幾個零,解題的關鍵在於偶數乘以5就會產生1個零,但顯
然偶數比5要多得多,所以只要計算這串數字相乘的過程中有多少個5就可以了,
不過要記得25及其倍數有2個5相乘、125是3個5相乘,它們會產生更多的零,
算到最後就有49個零了。

    題目說要算0,其實要算5,真他X的難,我也是看完人家的解答才會對的…
這種題目講好聽是轉邏輯,講難聽一點就是聲東擊西來陰的,實在是%#^!*
   
    話說回來,館前路、南陽街在補研究所的可不是少數啊,不知道這位台大資
工的趙教授要不要也去檢討一下題目會不會出太難?

    出題目的是「科班出身」的專家學者,但最會教人解題目的卻是「旁門左道
」的補教從業人員;因果、因果,究竟誰是因,誰是果呢?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