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有話說 薪水二萬二 「我念大學幹嘛」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104/4/1ceam.html
勞工有話說 薪水二萬二 「我念大學幹嘛」
更新日期:"2009/01/04 04:32"  唐鎮宇/台北報導

經濟不景氣,就業市場嚴重向資方傾斜,勞工相對弱勢。雇主對年輕
勞工有「埋怨」,今年廿二歲的陳先生也有話說。免役的他目前面試
過約三份工作,雇主願意給的最高薪是二萬二,他覺得許多高職生畢
業也拿這種薪水,「那我念大學幹嘛?」

陳先生認為現在是資方市場,資方要有經驗的或要年輕的「都隨便他
們喊」,但勞工的忍受度也是有極限,不應讓雇主任意用較低的薪水
來壓榨勞工,「那這樣我還不如繼續升學等待機會。」

中高齡勞工也有話說。今年五十四歲的李先生,原先是在一家小型的
塑膠工廠擔任技術員,沒想到去年工廠以業務縮編的理由將他資遣,
改由較便宜的外勞代替他的工作。有十五年機械操作經驗的他,透過
就業服務站的媒合,陸續面試了十幾家電子公司的組裝員、操作員,
但最後都被以「年紀大」、「學歷低」婉拒,讓他頗為氣餒。最後有
一家做電風扇馬達的公司看上他的經驗,願意雇用他當小組組長,從
事模組的改良工作。

李先生認為,像他一樣學歷低的中高齡失業勞工要轉行幾乎是不可能
,但事實上他們的經驗足以替公司帶來一定貢獻,也比年輕人吃苦耐
勞,他不懂為什麼有些公司動輒以「年紀大」來拒絕他。

==========

    看到這個,我就想起財務會計準則「第十號公報」要上路,細節
就不談了,反正就是希望財務報表上的存貨科目能表達一個比較公平
客觀的數字。

    話說回來,勞工提供的「勞務」,本身也是貨品的一種,它附加
在形形色色有形的商品上面,有時也會直接就提供給客戶,像是替人
排隊買東西、或是帶團旅遊之類的。

    當我們走在街頭,嫌人家東西賣得貴、服務做得爛,其實也在反
映一個現象:產品不值這個價錢。於是乎,做成這項產品所需要的人
工、物料等等成本費用,用一個比較管理學的詞句來形容,就是「加
值性不足」。

    我們今天可以嫌人家的東西,明天別人也可以嫌我們,有來有往
,很公道。只不過嫌人家的東西爛不會痛,被人家嫌就很鬱悶;薪水
2萬2,就是反映勞務價值只能換得一個月2萬2的價格。至少,「你找
不到另一個買家花更高的價錢買貨」;壓榨勞工?喔,當我在文章中
讀到「美國汽車工會會員平均工資約為每小時62美元」,而美國的汽
車工會即便到了這個節骨眼仍堅持不肯減薪,就不難想像坊間傳言美
國政府遲遲不肯紓困,是害怕錢丟進去又被高工資吃掉,乾脆讓公司
破產,以便重新與工人們議薪。

http://magazine.sina.com/commercialage/000/2008-02-01/110610443.shtml
工會控制美國汽車業命脈

http://www.nownews.com/2008/12/13/11490-2380051.htm
美國汽車紓困案遭封殺 車廠工會堅不減薪是關鍵

    覺得2萬2這個價格太低?沒錯,從賣方角度來看,賣家希望貨品
能賣貴一點;但從買方角度來看,當然是愈便宜愈好。當勞動市場供
過於求的時候,它就變成買方市場,資方取得優勢;換句話說,如果
有人願意以這樣的價碼向高職生畢業生購買勞務,而大學生的勞務反
而賣不到這個價錢,究竟是要檢討買方太苛刻,還是賣方標價太高?

    財會準則第十號公號會告訴我們,當存貨價格過高的時候,必須
認列減損;連擺地擺做生意的東西賣不出去的時候,都會跳樓大拍賣
。今天身為一個「勞務販售者」,別的競爭者可以降價求售,只有你
把價格死撐在那邊,還要罵買家沒良心,在我看來,很好笑,要不要
順便幹譙其他「2萬2就賣掉」的人在破壞行情?

    另一個很有趣的事情是,如果一般人願意花大錢去買一個產品,
公司才有機會將先前投入的資金回收,並繼續聘用員工,公司甚至能
不斷成長,造就出一些資深員工、中高級幹部,薪水才有向上提升的
空間。如果大家都嫌東西貴,不願意掏錢出來,甚至要迫使產品降價
,那提升薪資水準的循環就會反向運轉。

    其實,我們要求降價的同時,也會砍到另一群人的薪水,就如同
大家要求中油降價,造成公司賠錢,連帶這些領高額年終獎金的員工
倍受譴責,道理並無不同。只不過中油的營運成本一直不透明,再加
上政府三不五時就想干預油價,造成市場封閉,我們拿中油無可奈何
,連帶也拿中油的員工無可奈何,除了在報紙上罵一罵以外,也別無
他法了。

    換成中油員工的角度來看,政府想要刪除年終獎金,豈不也是既
要馬兒肥、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壓榨員工」行為?

    我無意替資方或勞方說話,只不過市場在轉變,如果不能認清自
身勞務的價碼,只會一昧指責資方壓榨勞工,那我也可以指責勞方在
「試圖販售過於昂貴的商品」。

    覺得資方很爽嗎?何不跳出來自己當老闆呢?老是覺得人家過太
爽,怎麼不自己也來試看看呢?以為這年頭要維持一家公司很容易嗎?

     「薪水二萬二  我念大學幹嘛」,我倒想要問問,「你覺得你是
為什麼唸大學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聞與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