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分紅配股 稅上慘賠

http://news.chinatimes.com/CMoney/News/News-Page/0,4442,content+120601+122008120200378,00.html
員工分紅配股 稅上慘賠

2008-12-02
工商時報
【王信人/台北報導】

今年520年以後,因為股價重挫逾5成,有的高價股跌幅甚至達3分之2
,使得科技新貴的員工分紅配股與員工的認股權,在租稅上都慘賠,
財政部國稅局則因為資本利得免稅而「賺錢」,令人意想不到。

立委費鴻泰昨日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上指出,很多新竹科學工業園區
的員工寫信給他,陳情指出,股市大跌,他們的員工分紅配股的股票
無法賣出,即使賣出也沒有賺錢,但卻要依股價行情高時的「可執行
日」或「股票取得次日」的價格,與面額10元的差額,要繳最低稅負。

費鴻泰舉例表示,今年3月、4月以前,某檔龍頭科技股價高達210元,
依最低稅負的規定,減掉10元後,剩下200元,乘上股數,再減掉600
萬元的免稅額,就是基本所得額,稅率為20%,要繳最低稅負。但是
目前股價只剩下60元、70元,員工分紅配股都無法賣,沒有實際得利
,卻要繳稅。

此外,員工的認股權憑證也發生同樣的情形,本來市場上的股價每股
100元,員工認購1股40元,現在市價只剩下30元,員工實際上每股賠
10元,但依財政部的解釋令,要依「可執行日」或「股票取得次日」
的市價100元,和認購價40元的差額60元,為所得額,課所得稅。

而今年這些科技公司景氣蕭條,員工被迫休假,有的1週休5天,上班
2天,有的大幅減薪只能領基本工資1萬7000多元,收入銳減。希望財
政部能讓他們分年攤提繳稅,1週後提出。

立委羅淑蕾表示,這都是因為我國沒有課資本利得稅,不能依實際的
所得和損失計算,造成資本利得的損失不能減,課稅基礎被扭曲。

財政部賦稅署表示,無法以發布課稅解釋令的方式,讓最低負或是所
得稅分年繳納,這問題目前除非修法,否則不能解。

員工分紅配股因為促產條例的優惠,才能依面額10元課稅,最低稅負
在立法時,把「股票取得次日」的價格和10元的差額納進稅基中課稅
,如果政府不給予優惠,就依時價課稅。

官員並說,課稅的計算基礎和時價的差異早就存在,這些問題為何不
在股價大漲時提出?只在股價大跌時才說。

==========

    這碼事講起來,可就說來話長了。
   
    當年為什麼員工分紅要以「可執行日」或「股票取得次日」的市
價課稅?那就要再回頭問「員工為什麼可以拿到股票」?還不就是因
為員工辛苦一整年,替公司賺了大錢,所以公司把盈利撥一部份出來
與員工共享。

    因為分紅的對象是「員工」,分紅的原因是「付出勞力」,所以
產生勞務與酬勞的對價關係,因此要課稅。又根據「實質課稅原則」
,員工拿到的酬勞價值其實是股票市值,所以按市價課稅。

    至此,雖然員工拿了股票,前後的角色卻有不同:
前半部:以員工身份取得股票,勞務對價所得以股票市價課稅。
後半部:以投資人身份持有股票,按所得稅法第4條之1,證券交易所
        得停徵所得稅。

    既然股票拿到之後,又不把股票賣掉,身份就從員工轉變成股票
投資人,市價漲的時候不課稅,市價跌的時候也不抵稅,這是針對所
有的股市投資人,並不是特別優待或虧待拿到分紅的員工。

    「官員並說,課稅的計算基礎和時價的差異早就存在,這些問題
為何不在股價大漲時提出?只在股價大跌時才說。」

    老實說,這個問題早就有人在討論,像這篇文章的作者王信文也
曾在報紙上寫過專文;2006年最低稅負制剛推出時也有很多人在討論
,是鄭功賢也寫過『「捏怕死、放怕飛」要棄權棄息還是要除權除息
?』在討論相關議題,發表在財訊293期
(http://magazine.sina.com/wealth/293/2006-08-01/ba15481.shtml)

    不過講最白的要算是小弟在補習班補稅法時,補習班老師針對這
個問題說的一段話:

    「你員工分到股票就好拿去賣了,現金先拿先贏,入袋為安,留
一點明年好繳稅。既然沒拿去賣,就表示你想跟它賭嘛!那跟我們這
些從口袋拿錢出來的散戶有什麼不一樣呢?萬一股票跌得一蹋糊塗、
公司下市,願賭服輸,也沒什麼好說的。既然是你自己賠光的,就別
怨恨別人;繳稅也是叫繳你前面拿到的,不是繳你後面賠掉的,很合
理吧!」

    那財政部賦稅署說「無法以發布課稅解釋令的方式,讓最低負或
是所得稅分年繳納,這問題目前除非修法,否則不能解」,俺送它兩
個字,「鬼扯」。那是看你要不要解而已,否則按稅捐稽徵法

第   10    條     
因天災、事變而遲誤依法所定繳納稅捐期間者,該管稅捐稽徵機關,
得視實際情形,延長其繳納期間,並公告之。

第   26    條     
納稅義務人因天災、事變或遭受重大財產損失,不能於法定期間內繳
清稅捐者,得於規定納稅期間內,向稅捐稽徵機關申請延期或分期繳
納,其延期或分期繳納之期間,不得逾三年。

    會不能解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只不過財政部想抽稅的時候,解釋令發得滿天飛,比印鈔票還快
,看到要稅金要緩繳的時候,就把責任踢去給立法院,這就是政府官
員的心態,誰執政都一樣。

    要修法嗎?那也不是不可以,當年土增稅也玩過同樣的把戲,立
委質詢財政部的解釋函令不合理,財政部長一句「財政部依法行政」
當場就惹毛一票委員,過沒幾天,王金平就唸一唸、立委手舉一舉就
押著財政部照幹了。

    再說羅淑蕾的資本利得課稅,其實指的就是「證券交易所得稅」,
目前是停徵的;之前有人主張股票買賣要課稅,這樣才符合租稅公平
,那同樣的,停損的部位要不要給人家抵稅?像融資融券戶被斷頭殺
出,不知道虧損要不要拿來抵稅一下?

    我們很多稅源是來自於中階的薪水族,因為這些人的收入一毛都
跑不掉,能用的節稅管道卻少得可憐,是標準的肥羊;而這些人也是
最想賺外快、股市賠最多的一群。如果真的對資本利得課稅,那資本
虧損也要讓人家抵稅,那就變成「做股票賺錢繳稅,虧本有政府幫忙
分擔」,只不過散戶在股市賺錢不易,虧錢者多,總和算起來,搞不
好國庫稅收還會變少。再加上當年「郭婉容事件」,財政部不是白癡
,證交稅不敢開徵,是盤算過的。

    時至今日,員工拿到股票分紅的最佳策略,應該是馬上拿筆出來
算算看隔年要繳多少稅,先把稅金的部份先換成現金,作為股票長期
持有的「持有成本」,以免隔年現金不夠繳稅只好硬著頭皮賣股票,
那就跟股市在斷頭沒什麼分別了。

    只不過台灣人賭性堅強,叫員工拿到股票分紅就先賣掉一部份,
大家心裏想的一定是「萬一股票大漲不就虧大了」,再看看四週同事
都沒有賣,大概也沒有人會去想「股票大跌怎麼辦」的問題;所以講
也白講,看著辦了。

    但如果真的這麼做,以後發放股利之後的棄權賣壓就會變大,再
回頭去看2006年這麼多文章在討論「最低稅負制會重創股市」以及那
篇『「捏怕死、放怕飛」要棄權棄息還是要除權除息?』,就會有比
較深刻的認識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稅務筆記簿.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