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9)

    當過兵的就知道,退伍前一兩個月左右,部隊會辦「離營座談」
,找一堆主官管跟屆退人員開座談會,其實就是看看這些要退伍的傢
伙有沒有什麼炮要放,讓你大鳴大放講個夠,免得退伍出去四處亂捅
,惹一堆麻煩。
 
    想當然爾,大家當兵當得一肚子鳥氣,反正要退伍了,離營座談
就真的給你大鳴大放,什麼話都敢講;加班加不完啦、勤務太多啦、
休假不公啦、業務亂搞啦什麼都有,捅得滿天飛。
 
    不過他們講爽了,還沒退伍的就倒霉了。
  
    離營座談之後,原本不為人知的秘密跟福利全被掀出來,接下來
就是營區大地震,一陣大搞特搞,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兒一樣。等到震
了一兩個星期之後,一切又回到原狀,當作沒發生過這回事,然後就
等待下一次離營座談,週而復始,直到退伍。
 
    說穿了,很無聊。
 
    不搞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來搞,哪有那麼多正經事可以做?不加
班加到死,長官還覺得你日子過太爽,不想混了嗎?一下子裁軍、一
下子縮短役期,阿兵哥就這麼一撮人,勤務做不完,難道要叫軍官下
來站衛兵?當然還不乏爛軍官不做事,阿兵哥當兵兼幹軍官,業務會
正常才奇怪。
 
    那根本是系統性問題,無藥可醫。數十年的沈痾,就精實這麼個
一兩個禮拜有屁用?套個我同梯的講法:要是能解決,早就解決掉了
,還等我們去離營座談放炮?做做樣子罷了。
 
    話是這麼說,座談還是照辦不誤,所以整件事情就是以「座談→
地震→重建→復原」這樣的輪迴在運行。像我待的是勤務連,喇賽的事
情特別多,做半天、沒功勞,做不好、釘得滿頭包;一到離營座談,
放炮的也特別多,炮聲隆隆;學長光榮退伍,學弟就苦哈哈了。
 
    輪到我要去離營座談的時候,大家早先溝通過了,講半天,於事
無補,搞得學弟難過日子,何苦呢?一個小我3梯的學弟就講了
 
「大家好聚好散,別留爛攤子給後面的人收啊!」
 
「不放炮,那我們去離營座談要講什麼?」
 
    副座傳令小我10幾梯,他丟出一句話
 
「那你們就替連上說幾句好話吧…」
 
    還真難,不放炮就要偷笑了,要講什麼好話?
 
    想不出來也沒用,時間到,座談會還是要開,還要點名,一個都
不准跑。會議一開始,屆退人員坐中間,各單位主官管呈馬蹄隊形坐
好,肅殺之氣油然而生。大老闆稍微開場講了些話,再來就是屆退人
員發表意見了。
 
    輪到我們連上的時候,連部那位同梯說話了。講了些什麼,因為
年代久遠,依稀只記得是這樣子的
  
「感謝這一年多來連上長官的關照,連上弟兄相互提攜,雖然歷經各
  種風浪,但我們一一克服…認識這麼多好朋友,真是很不容易的緣
  份…謝謝部隊各位長官們的照顧,也謝謝連上弟兄的幫忙,謝謝大
  家,謝謝。」
 
    我這個同梯是師院畢業的,以後要去學校作育英才。聽他講得這
邊感謝、那邊感謝,果然是一付老師的風範。
 
    只不過我坐在後面聽他講得這個樣子,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好
樣的,明明心裏面就譙得要死,檯面話還是講得四平八穩,你們師院
的training當真了得,了不起,算我服了你了。
 
    反正大家事先都講好不放炮了,正在苦惱要怎麼惡搞,聽他這一
番感人肺腑的離營感言,立刻成為後面連上其他幾位同梯發言的範本
。原本應該是大鳴大放的離營座談,馬上變成金鐘獎得獎感言發表會…
 (別問我當時唬爛了些什麼,小弟完全睜眼說瞎話,講完就忘光了~)
  
    別的單位可就不是這樣搞了,有位老兄就放炮了,他看營區管線
圖時,發現地下有兩條水管有交叉,污水的管線在上面,自來水管線
在下面,這樣不太好,飲用水可能會遭受污染。
 
    他一講完,大老闆立即裁示,會找人去重新檢視管線分布,必要
時施工更動管線。
 
    座談會之後,我跑去問他
  
「喂喂喂,真的假的啊,飲水用遭污染啊?」
 
「只是『可能』啦,不講嚴重一點,這些大官會理你嗎?」
 
「什麼時候發現的?」
 
「差不多半年前吧。」
 
「半年前就知道,怎麼不早講?」
 
「我神經病,半年前就講,我自己要下去挖耶,閒閒的日子不過,恁
  北又不是白癡…反正也沒人出事,我不講,也不會有人仔細去研究
  管線圖,撐一天算一天囉」
 
「離營座談給你掀出來,學弟會被你搞死…」
 
    他笑一笑,聳聳肩,忙著放退伍假去了。
  
    據後來退伍的學弟說,在我們退伍之後,部隊果然派人去檢查管
線配置,也決定要重新安排管路。一堆人在那邊挖得要死要活不說,
還得配合施工斷水斷電。
 
    離營座談結束後,我大概只剩10天就要退伍了。一堆人就忙著寫
假單,把之前積下來的假一口氣放掉,快樂退伍。我的假卡上只剩3
天假,不夠放,只好繼績窩在營區,忍受學弟們的揶揄
 
「唉呀,剩不到10天的老兵,怎麼還在這裏啊?」
 
「喔~你這種剩沒幾天沒事不要出現好不好?看了很礙眼耶!」
 
「滾啦、滾啦,學學那個XXX,人家都去放退伍假了,你在幹嘛啊?」
 
    完全無力,俺是「超級小楊桃」,只是走不了。幸虧走不了的不
是只有我一個而已,還有幾個同梯也一樣窩在營區當落水狗,心情還
不算太差。
 
    倒是我們連上這幾個屆退人員在離營座談時都沒有捅自己人,原
本地震搖最兇的勤務連,這回變得風平浪靜,大老闆沒有交辦事項,
也沒有地震來襲。
 
    隔天正在辦公室當廢人的時候,電話響了,是連部的同梯打來的
  
「喂!同梯的,連頭仔找你」
 
    連上找我只會叫我去出公差,從來就沒有什麼好事,趕緊問問
  
「連頭仔找我蝦米代誌?」
 
「問這麼多,叫你來就來,不會害你啦!順便叫你們辦公室另一個同
  梯一起過來,掰掰」
 
    這個同梯夠朋友是一點也沒錯的,俺有雞排可以「耗勾」,他老
兄居功厥偉。就算是上一任「太平連長」在搞「緊急召回演練」(ps1)
,他還會叫參一先不要急著找人,自己偷偷跑去營站外面打公用電話
通知我們,叫我們去通知其他人「連長起肖了,叫家人接電話,就說
說人沒回來」(ps2),到後來我們回家一律不親自接電話,都叫家人
請對方留話,確定沒事才要回call,躲掉不少麻煩。
 
ps1.就是明明什麼事也沒有,他突發奇想叫連部打電話召回所有休假
    人員,看看人能不能找回來。等大家回來以後發現被玩了,幹得
    要死。
  
ps2.營站的公用電話也在總機監聽的範圍之內,只不過顧總機那幾個
    阿兵哥也是連上的兵,同樣被「緊急召回演練」荼毒過,到後來
    連部聽到風聲就偷偷叫總機通知休假人員「連長起肖了」,所以
    連長的「緊急召回」玩到後來就是「什麼人都召不回」,他親自
    打電話也沒用,沒人想理他;放羊的小孩,怨不得別人。
 
    電話一掛掉,連忙打電話給另一個同梯,大家一起商量看看是什
麼問題。莫非是離營座談玩過頭,被人看出來沒說實話,要叫去心理
輔導?管他的,叫我去也是白搭,反正都要退伍了,根本就不想多惹
麻煩,到時候見招拆招就是了。

    我跟同梯一進連長室,只見連長笑笑坐在那邊,就問話了
  
「你們也快退伍了,對連上有沒有什麼意見?」
(哼哼,果然是對離營座談有疑心啊!)

「報告連長,沒什麼意見。就要平安退伍了…感謝連上對我們一年多
  來的照顧」我同梯如是說。
(前面都沒說實話了,這時還捅什麼捅,自找麻煩嗎?)

「你呢?」連長轉頭問我。

「報告,沒有。該講的在離營座談都講完了」
(當然講完了,在座談會上能唬的都唬爛完了,剩下的講也白講,恁
 北不想浪費口水,大家省省力氣吧)

「這樣啊…別人都寫假單放退伍假了,怎麼沒看到你們送假單?」
(耶?當兵這麼久,第一次聽到有連長會關心阿兵哥沒送假單耶~)

  我同梯笑了

「哈哈,不是不想放退伍假啦,沒有假可以放了啦」

「是啊、是啊」我也趕緊附和。

「你們剩幾天?」

    我同梯剩2天半,我剩3天。連長撥電話請連部確認假卡資料之後
,就跟我們說

「退伍後也要找工作,你們也需要一些時間處理這些事情,連上能幫
  忙就幫忙;這樣吧,你們去填一個禮拜的假單,假不夠的部份就由
  連長負責了」

    我們兩個連忙告退,跑去連部寫假單。看到連部同梯已經寫好假
單在那邊等著要送去給連長批了,趕快叫他等一等,日期借抄一下,
假單要送一起送,順便打聽一下是怎麼回事。

    連部那個同梯就講了,那天離營座談完,一向火炮最兇的勤務連
居然滿口感謝,大家都覺得很奇怪;尤其這個連長才調來半年(我下
部隊,連上一共換了四任連長),竟然有這樣的成績,不簡單;事後
連長還被大老闆叫去誇獎,回來爽得要命,就開始放送退伍假了。
  
    於是乎,就在上下交相賊,大家各取所需的詭譎情況下,我們放
了近一個禮拜的黑假,還有人講「早知道連長會來這一招,退伍假也
不用積了,全部放光光,這樣才會賺得多」。我們也這一招傳給接下
來要退伍的學弟,有沒有同樣的待遇就不知了。
  
    退伍假放完,回部隊等領退伍令。這回換大老闆召見
  
「你們要退伍了,對部隊有沒有什麼建議啊?」

「報告長官,一切都不錯啊,謝謝長官的照顧。」

    大家口徑一致,就是這一套說辭。
  
「真的都沒意見啊?」
(疑心病真重,有完沒完,煩不煩啊~)

    大家笑笑,沒回話。
  
「那好,這是你們的退伍令,看一下上面資料有沒有寫錯。你們是今
  晚24:00才正式退伍的,退伍令先給你們,手續辦一辦,辦完就可
  以先離營了,出去小心一點,預祝大家鵬程萬里了」
 
    哇哈哈哈哈,雖然不確定是不是只有連上這些同梯有這種提早退
伍的福利,不過還好沒放炮,不然炮放得愈多,囉囉嗦嗦一大堆,提
早退伍的福利損失愈多。

    一手接過退伍令,快樂退伍去~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當兵雜記(19)

  1. Joey 說道:

    報告學長你們的"不捅"原則,基本上是有交接下來的當初你們8X梯的離營座談風格果然造成一股旋風阿到我們9X梯的座談時,倒是廠+庫的同梯們還是砲火隆隆說到退伍前的"求職假"以及其它黑幕,那我不得不拿我的經驗出來說說嘴我的老大"牛飆中校"是出了名的護短對於下屬的福利照顧可是不遺餘力的但是對於他不喜歡的阿兵哥也是一刀兩斷絕不手軟大約在退伍前四個月我在辦公室軍官的授意之下用了很奇怪的理由打了個簽呈會簽給連長把小弟改成固定班安全士官以利我們XX室的業務工作執行這份簽呈在還沒到連長之前就被牛飆給批了個大大的"可"字可憐的連長官階比人小只好畫押照辦年輕的我終於嘗到甚麼叫做特權的滋味阿哈哈哈早知道就把簽呈打成"免勤"那就更爽了反正當時我已經快要到達黑士/紅士的境界了就算被捅也不會痛阿我的固定班是每周二四的7-9安全這是好班中的好班1. 不必早點名2. 周四莒光日可以不用去看那該死的電視節目3. 辦公室軍官不會上班時間找不到人這讓我求職假的安排更有彈性因為這種安全士官大家可是搶著站阿這種班丟出去換給學弟們站他們還會感激學長的恩德呢在我之前的康仔下士我們牛飆老大一共讓他休了一個月的退伍假只是他安全士官的調班搞得很頭痛我也是狠狠的休了五周每周四回去站個安全士官陪大家聊聊天不想站就去看個莒光日電視教學跟大家連絡一下感情至於後來有沒有人去捅反正我也不知道部隊其實就是社會的縮影還是要各憑本事的

  2. Senn 說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牛飆敢給,下面的人才會給他賣命,他才會平步青雲;對照某些小氣的老闆,只能說隨人不同命了 orz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