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8)

    我剛下部隊的時候,我的下舖是一個剩不到半年的老鳥,在連部
幹參四,人還不錯,常會拿些五四三的東西請我吃。但總覺得他很鬱
悶,人緣不太好,問了他又不太想講原因;他不講,我也不好多問,
餅乾加減吃,多聽少說便是。

    一直到了我同梯也分派到連部去接參三,以及小我五梯的學弟去
連部幹參一,我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那個學長其實還兼做參一,同時管連上的人事與財務。
   
    連上任何的阿兵哥要休假,假單要先去他那邊登記,看看還有沒
有quota可以放假;原本放三天假要從quota裏扣掉三天,如果他睜隻
眼閉隻眼的話,可能只扣一天就好。於是乎,很多人就想去搞特權,
想少扣點假,若是他不肯,在連部就吵起來了,得罪的人就多了。

    老實說,我沒有拜託他少扣假,但我確實有撈到幾天「睜隻眼、
閉隻眼」的黑假,他還算蠻照顧我的。

    管了連上的財務就變成連長的內務大臣,有時連長想要慰勞他,
就找個理由叫他去出差,變相的放假不用扣quota;連長若是想吃外
頭的東西,就批他個散步假去買回來;所以大門衛兵就會常常看到他
往營區外頭跑,消息一傳開,很多人都認為他搞特權、放黑假,找到
機會就捅他。

    雖說連長的愛將捅不死,但捅多了,這些差假、散步假就會變少
,還有別的單位的主官會批評連上人員管制鬆散,要求連長節制,上
頭的壓力壓下來,連部的人就很悶了。

    後來,他退伍了,學弟接了參一,這種「黑假」仍然存在;當年
捅人的也退伍了,但他們的學弟看到參一放黑假,也是有樣學樣,照
捅不誤;甚至在每週四舉辦的榮團會上點名「連上幹部」濫權,連上
休假制度不公平等等。

    其實我自己的同梯就在連部,連部的黑假我是從入伍聽到退伍,
實在是沒啥大不了的。我幾個眼線散落在部隊各單位,什麼事情瞞得
過我們?某些組室的老闆突然龍心大悅,批你個差連假、假連差、峰
峰相連到天邊,放得不亦樂乎,還不是一樣的黑假?

    人家放人家的,又沒有礙到別人;捅了他,自己又不會多一天假
,有什麼好處?捅來捅去福利都捅光了,到最後通通都關在營區出不
去,大家一起下地獄,這樣也好?損人不利己,真不知道大家是在捅
個什麼勁?

    偏生我的老闆一板一眼,好康的差沒給我出過,每逢出差就真的
是要去幹活。出了兩次差連假以後,發現他批我一天公差,但我還要
用第二天自己的休假才能把公差辦完,不划算,偷雞不著蝕把米,不
如躲在營區東摸西摸混時間。
       
    即使我自己沒什麼黑假可以放,但我在當兵時還是一直宣揚一個
觀念:大家就不要捅了,自己的工作做得完,有本事就翹頭出去;老
闆給你放黑假?真是好老闆,俺給你拍拍手,恭送啟程~

    我自己放不到假,但最終還是從這個想法中撈到好處。

    事情一開始是這樣的。有一回,我站晚上6點到8點的官全士官,
突然想起連部那個同梯沒來吃晚餐,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於是就藉
故溜去連部看看。一進門,就看到同梯坐在那邊吃「味味A排骨雞麵」
,正要開口虧他歹命,瞄到泡麵前面還有一個紙袋子

「卡好咧!吃泡麵配G~排,同梯仔,你也太享受了吧?」

「呵呵呵呵呵…」

    同梯的只顧傻笑吃麵,沒多說什麼。旁邊另一個參四學弟明明就
跟我坐同一桌吃晚餐,怎麼現在手上也有一塊G排可以啃?他也只是
賊賊的笑笑,隨手拿起另一個紙袋
   
「學長,來根薯條吧~」   

    站安全士官怎麼可以吃薯條?但小弟嘴饞得很,不吃這薯條當真
「忝為人也」,哪有不吃的道理,當然要吃。不過G排跟薯條在這個
時間會出現在連部實在太詭異了,不問不行

「你們怎麼會有雞排吃?」

    我同梯呶呶嘴,回頭一看,這才發現門後面還站一個人在偷笑,
正是參一。這回我反應可快了
  
「X!放黑假,我要來去捅!」

「來啊,來捅啊,反正黑到會亮了,捅死我啊~」

    參一學弟早就看準我在鬼扯蛋,壓根就不怕我的恫嚇,一邊講,
還賤賤的笑。我同梯說話了

「唉呀,捅什麼捅,這樣有違軍中『精諴團結』的精神;以後他溜出
  去,也給你帶一塊回來不就好了?」

    我一想:對耶,捅半天,捅到兩手空空,還不如把人拱出去,叫
他們出去帶東西回來;營區伙食爛到爆,俺可以自力救濟!

    從那次以後,我就常常有雞排可以吃了;偶爾是吃免錢的,但請
人家跑腿還吃免錢的實在是有點超過,通常還是拿錢補貼一下。縱使
不是免費的,G排帶回營區也冷掉了,但聊勝於無,手上拿那一塊雞
排,頗有搞特權的快感。

    之前的文章曾經說過安官去大門「電話查哨」的事情,勞軍的雞
排就是這麼來的。有時根本就直接拜託帶雞排的回營區時,就直接把
雞排留在大門衛兵那邊給人家「耗勾」,不用先拿回來再叫我親自跑
一趟了。

    不過一個人實在帶不了幾塊雞排,何況到了天氣熱的時候,除了
雞排之外還要追加紅豆牛奶冰,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整袋都是水,重
得要命,一個人根本扛不了幾包。

    那怎麼辦?還用問,分工啊。於是我們就會打聽誰會出公差,什
麼時候回來,這邊下一些單,那邊下一些單;等他們黑假爽爽的放回
來,就換恁北吃宵夜,大雞排配紅豆牛奶冰,只有一個「爽」字可以
形容~

    有時還會請人家多帶兩三份回來,其實也不知道要給誰吃,反正
就是自己搞加菜,心情好,到時誰從我面前走過去就請他吃雞排跟冰
,還是那個字-爽!有一次下單下到忘記,重複下了單,晚餐就已經
吃得飽飽的,宵夜還跑出兩塊雞排跟兩包冰要吃,那就有點喘了…

    放黑假公平嗎?恁北沒得放,當然不公平。
   
    要捅黑假嗎?要捅自己去捅,恁北沒興趣。我是巴不得大家黑假
放得滿天飛,雞排跟紅豆牛奶冰吃到去蹲廁所也甘願~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