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7)

    站衛兵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特別是軍營位在狗不拉屎、鳥不生
蛋的地方,半夜被人挖起來站在野外兩個鐘頭,夏天給蚊子吃到飽,
冬天給山風吹到頭會痛,實在是浪費生命。

    無聊歸無聊,很多事情是站衛兵想通的;白天跟人家在那邊爾虞
我詐都忙不完了,非得等到夜闌人靜之時,才有機會讓腦袋清醒清醒
,把白天經歷的事情一點一點拼回來,方能領悟各家公文來來去去是
在搞什麼把戲,接著看好戲。

    不過有些哨所是兩個人站的,那就有聊天的對象了;橫豎大家都
無聊,就開始講些有的沒的事情。

    像某位仁兄號稱是高中拳擊校隊,講過一個小故事,說他的體重
剛好貼在那個量級的上限,仗著那點優勢狂扁對手拿到第一勝;獲勝
當晚很高興,多吃了幾根香蕉,第二天去過磅,體重就往上跳一個量
級,變成跨級挑戰,下場就是換他被人打得鼻青臉腫…
   
    還有另一個學弟在講他幫一個好朋友追到空姐,結果他朋友把人
家肚子捅大了就拋棄她;女生只好來去墮胎,就投訴給我學弟聽,那
個學弟氣不過,就把好朋友叫出來扁,搞到後來換他變成女生的男朋
友。但是女生到最後性情也變了,一心想報復,整不到負心漢,就整
我學弟,學弟又離不開這個女生,演變成他所說的「如果她想讓你開
心,你會很快樂,如果她想讓你痛苦,你會痛不欲生」的局面。

    陰雨綿綿的夜晚,聽人家講這種幾分哀怨、幾分恐怖的戀情,還
特別有感覺。事情到那時其實也還沒結束,只不過他中途被抓來當兵
,這才有辦法暫時從這件事情脫身了,放假回去,還是沒完沒了。

    另一個學弟的事情就更誇張,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在搞門當戶
對的大時代連續劇。他老兄自己是國立大學畢業,家境還不錯,但女
朋友五專畢業,家中比較窮;他被國防部抓來「不願意」,他老媽趁
機跑去女方家中嗆聲,說女生貪圖他們家有錢,來勾引他兒子,要付
錢叫女生離開。

    女方大哥跟家長一毛都不要,力勸女生分手。女生要散,但我學
弟不肯,他媽媽還會打電話到軍中來說教,當場就看到一個菜鳥隔著
電話跟老媽對嗆聲摔電話,愛情連續劇現場演出,超震撼~

    令我記憶最深刻的倒不是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情,而是一個上哨脫
班的學弟講給我聽的。

    那回我站哨所是兩個人站的衛兵,我的是晚上10點到12點的衛兵
,另一個人的是9點到11點的衛兵;正常的話,大約11點10分左右應
該有人來把9點到11點的衛兵換下去,接著站11點到1點的哨。結果安
全士官晃著晃著人來了,說要上哨的衛兵會晚一點來,自己上哨,叫
哨上衛兵再多撐一下。

    又過了差不多15分鐘,一個衛兵摸到哨所來換哨了。
   
    換完哨,他開口了
   
「學長,裏面給我躲一下,你在外頭幫我站一下好不好?」

    這時我的火氣就有點上來了,就回了
   
「喂喂喂,你給人家脫班我都沒開罵了,還想躲進來混啊?」

「學長,我是真的不得已,你幫忙一下,等等我講給你聽」

    我一想,聽就聽,反正站外面也不會站多久,最好就給我一個
好理由,不然大家就等著看。我人從哨所中走下去,還從他身上聞
到一股酒味,正在想說該不會是喝酒喝到睡過頭,但看他精神還不
錯、滿身汗,不知道搞什麼鬼。

    他看我走出哨所,就連忙躲進哨所,爬了兩階樓梯就坐下來,
接著就是拋槍脫盔,外套打開,還從裏面摸出一瓶大罐的多采多姿
乳酸飲料,大搖大擺喝起來了。

「學長,你知道我剛剛去哪邊嗎?」

「我哪知啊?」

「副連長公差。你都沒發現我們整班晚點名都不在嗎?」

    我想了想,對耶!他們整個班的人晚點名都不在,連長點到他們
的時候,值星班長還跑去跟連長咬耳朵,連長就直接pass過去了。

「出公差也不該出這麼久啊?」

「我們出營區去了,回不來,我本來是上一班衛兵,副連臨時要出公
  差,硬去跟後面的人對調的」
 
「出什麼公差,陪酒啊?」

「X!有這麼爽的差就記得叫我。是出去拉塞啦~」

「有這麼慘嗎?」

「吼,這說來話長,你還記不記得前幾天有人闖進營區的事情?」

    當然記得。
   
    他講的是一個多星期前的凌晨七點多,有一名摘野菜的歐巴桑在
山裏面迷路了,看到這邊有建築物,就沿著營區的圍牆一直繞,突然
發現到牆上有一個破洞,就從洞裏鑽進來,大搖大擺逛營區,走了一
陣子才走到比較有人煙出沒的地方,才被趕著去吃飯的阿兵哥發現,
帶去保防官那邊問話。

    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時,心中暗暗叫苦,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那時正是「忠誠精實」的人事室主任當道,衛哨勤務已經被加重不少
,這下子又有外人闖入,這下不是要更慘嗎?還好主官會議開完,並
沒有說要加重衛哨勤務,只說把牆上的洞補起來就可以了。

    那跟副連長公差什麼關係?喔,明白了~
   
「你們去補牆壁,順便去喝酒啊?」

「誰吃飽沒事幹半夜去補牆壁?學長,你睡迷糊了」

「也對,不補牆壁,那要幹嘛?」
   
「補牆壁總要有材料,你看我們要磚頭沒磚頭,要水泥沒水泥…」

「喔,所以你們去買材料啊?」

「不是,誰跟你開店開這麼晚,還等你來買材料?」

    當兵當了這麼久,狀況也得不少了,還第一次碰到這種連猜這麼
多次都不會對的case,懶得猜了,直接問答案

「那你們到底出去幹嘛?」

「你反應很慢耶,這樣還聽不懂,從頭跟你講好了。前幾天不是主官
  會議叫連長去補牆壁嗎?」
 
  我點點頭,沒搭控。
 
「主管會議決定叫連長去補,還說圍牆是連上要負責去管,所以連錢
  也不給,叫連長自己去想辦法。啊恁連頭仔著賤芭樂,主官會議被
  人家拗,回來拗副連長,掏了1,500元叫副連長兩天內搞定這件事
  ,然後就浪摃不管了」

「那這樣連頭仔還蠻有良心的,還自己掏腰包耶,那個洞聽說又沒多
  大,1,500應該夠了,怎麼會賤芭樂?」
 
「學長,洞又不是隨便填一填就好,保防官要去看,那整面牆要敲掉
  重蓋才會漂亮;何況人家磚頭是一車一車叫,水泥也是一包一包算
  ,拿個1,500塊是要搞屁啊?」

  有道理,點點頭,請繼續。
 
「恁副連下午就派一台車出去買啤酒回來,晚點名之前就把我們班全
  部找去,叫廚房做幾道下酒菜,啤酒喝一喝,趁大家在晚點名,副
  連押車,兩噸半卡車就全班載出去了」
 
「去哪裏?」

「廢話,當然是去跟人家要東西啊!」

「大半夜的,跟誰要啊?」

「山下不是一堆工地在蓋房子?下午出去買啤酒就順便去看好地點了
  。卡車先開去加油,然後附近繞一繞,每個工地都跟他要一些,就
  回來了。」

    這麼好,甘有可能?閃過一個念頭,不會吧…
   
「人家肯給嗎?」

「…都沒意見啦」

「沒意見?」

「其實是沒人在顧啦…」

「哇靠!那你們不是去偷東西嗎?要判軍法耶!」

「卡小聲啦,什麼偷東西,這叫『國軍徵召』!」

「徵召你個頭啦,連問都沒問就給人家拿,這明明是偷!」

「國防部『徵召』你來當兵,有問過你要不要嗎?」

    恁北是「不願意」的沒錯啦,可是不吐槽回去,面子掛不住…
 
「那不一樣,人家是國防部…」

「國防部徵召半天,還不是把你搞來這邊做牛做馬?我們只是比較快
  一點,直接就把磚頭跟水泥搞來而已,比較有效率,沒差啦~」
   
    我無言了。眼睜睜看他喝完那罐多采多姿,拎著裝備,到哨所樓
上去休息了。

    自從學會這一招以後,只要跑到人家辦公室去打屁哈拉,看到人
家抽屜一打開,有餅乾拿餅乾、有汽水開汽水,不肯乖乖就範的就把
『國軍徵召』抬出來,少在那邊給我GGYY~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