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6)

    發現我已經離開伙食的主題很久了,也該稍微回題一下了。
   
    小弟曾說過,我們的伙房很懶,所以煮出來的東西實在是點點點
。不過這些人可不笨,高勤官們的餐盤是預先準備好擺在餐廳前面的
大桌上,等著大官們即坐即食的,所以,某些菜就會拿小鍋子另外做
給大官吃,菜名雖然相同,可是跟阿兵哥從餐桶裏打出來的「貨色」
就天差到地了。
 
(值得一提的是,狗吃的菜跟阿兵哥的是同一個餐桶打出來的,真令
 人欣慰 XD)
 
    重複的菜色一直吃,到後來也會煩。小弟也曾做過無言的抗議,
包括自己偷渡罐頭進來加菜,但伙房菜色仍然沒什麼起色,而罐頭食
品的油脂遇到冬天就會結凍,而我們的白飯又是冷的,冷飯配結冷罐
頭,吃起來還蠻淒涼的。
 
    不過有一樣東西是熱的,而且還沒什麼人愛吃,連伙房自己都不
想碰,常常只有我一個人在捧場,那就是「MSG米粉湯」,如果不怕
愈喝愈渴、吃完手會抖的話,那整個湯鍋都是你的。
 
(MSG絕對不是什麼Message的簡寫,或是GSM手機的姐妹產品,看不懂
 請自行Google)
 
    如果很有耐心的話,還是有機會吃好料的,尤其是晚餐。
   
    高勤官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留在營區吃飯,所以,只要撐得夠久,
撐到大家都吃完了,高勤官桌上就會剩剩下一堆沒人吃過的餐盤跟湯
鍋,那可以大快朵頤了。

    餐盤的菜會冷,湯鍋卻不會,因為貼心的伙房會在高勤官的湯鍋
下面點酒精膏,所以阿兵哥那個大鍋湯的油脂都結塊了,大官的湯還
會燙人,真TMD點點點。
 
    恁北吃過一次玉米排骨湯吃到飽;隔天剛好是連續假期,看準了
沒幾個人會留下來吃飯,這些高勤官年紀不小,肉也不敢吃太多,湯
鍋裏的玉米跟排骨比湯還多;就撐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跟幾老鳥
把剩下的湯鍋都收一收,那天晚上就是玉米跟排骨卯起來啃。

    玉米咬一口,不夠甜,往餐盤一扔,換下一根;排骨隨便咬一咬
,骨頭太多,懶得啃,換下一根;餐盤菜冷的,沒關係,拿熱湯涮一
涮,照樣吃。吃完以後,阿兵哥是一人一顆蘋果,大官桌上是蘋果切
一盤(差真多,嗚嗚鳴…),當兵這麼久,那次吃最爽,比起每次只有玉
米粒跟大骨以及過量MSG的玉米排骨湯,差太多了。
 
    只不過大官桌上的菜也有翻船的時候。
   
    第一次是我還很菜的時候,剛就坐,桌子對面的同梯就指了指餐
盤中的炸花枝丸,搖搖手。我看不懂,只好張嘴不出聲,問道

「怎麼了?」

「不要吃。」他也張嘴不出聲的回答。

「沒熟嗎?」

他搖搖頭,沒答話。

    我們兩個大菜鳥,話也不敢多說,就坐著等總值星官喊開動之後
,他老兄跟我招招手,拿起鐵湯匙就往盤子裏面的花枝丸切下去,花
枝丸光並有被切成兩半,它…它飛起來了…

    丸子彈到半空中,「叩」的一聲掉到地上,還一直滾一直滾,他
連忙跑去把花枝丸撿回來,放回餐盤中。

「這應該是花枝丸沒退冰就拿去炸,才會變這樣」同梯是這麼解釋的。

    不過我可看傻眼了。連忙拿起不鏽鋼筷子去戳丸子,馬的,還真
的戳不下去。

    坐我旁邊的老鳥忍不住開譙了:

老鳥A:「幹X娘,這民國幾年的花枝丸啊?」(台語)

老鳥B:「笨囝仔,這叫『金鋼花枝丸』啦!」

老鳥A:「金你個頭啦,等等大官咬到掉牙齒,廚房的就金夏夏囉~」(台語)

    語聲方落,只見連長已經在前面主官桌被人「拉正」了,大老闆
交待了兩句,碗筷一放,起身走出餐廳。副座也站起來,怒氣沖沖就
往餐廳後方走,連長臉色鐵青,緊跟在後面。

    我一看情勢不太對,連忙問旁邊學長
   
「學長,事情不太妙耶,要不要先閃?」

老鳥A:「閃什麼閃,坐著看!」

    卡好咧,我在那邊「山雨欲來風滿樓」,他給我「風雨生信心」…
不過有老鳥坐鎮,我想應該沒問題,假裝在扒飯,偷偷看好戲。

    伙房一看副座來了,連忙立正站好,輔導長在旁邊,也是立正站
好,等著被飆。只見副座從菜桶裏撈出一顆丸子,轉頭就問

「這什麼玩意兒?」

    等挨罵的那幾個當然不敢答話,坐我旁邊的學長偷偷搭腔
   
老鳥B:「笨囝仔,這叫『金鋼花枝丸』啦!」

    副座又罵
   
「這東西能吃嗎?」

    學長又偷偷回話
   
老鳥B:「吃得下去我跟你姓…」

    副座又罵
   
「你們伙房幹什麼吃的啊?連長,你說怎麼辦?」

    連長沒答話,學長又偷偷搭腔了
   
老鳥B:「罰他們整桶吃下去…」

老鳥A:「他們吃下去,那你要跟哪一個姓?」

老鳥B:「X!哩惦惦啦!」

    副座一看沒人答話,手中丸子飛出,只聽「鐺、鐺」兩聲,打在
菜桶旁的流理檯上,沒滾進菜桶,掉在地上

    學長又搭腔了
   
老鳥B:「學弟,去幫副座撿回來…」

    我跟同梯兩個正在聽這兩個學長說相聲,想笑又不敢笑,聽到這
一句,當場不知道該不該去撿,另一個老兵開口了

老鳥A:「記得跟副座說是這位狗腿學長叫你去撿的…」

老鳥B:「X!那顆丸子現在跟手榴彈一樣,誰撿到就會爆,沒代誌麥
        將恁北牽拖出來啊!」
   
    那顆花枝丸最後是伙房撿回去,整桶倒掉,當天值班伙房人員全
部禁足三週,果然是顆會爆的手榴彈。

    第二次出事是碰到中秋節前夕,全營區辦桌加菜,大家吃得很高
興,還有人拿出塑膠帶,把吃不完的飯菜包回起來。吃飽之後,休假
的休假,下班的下班。

    一個多小時之後,問題出來了。

    某位小我一梯的學弟,從第一道菜吃到最後一道菜,完全沒事,
其他人全都去廁所拉過肚子;某位上哨的衛兵在哨所旁邊狂瀉,拉到
腿軟,連上趕緊派車把人接回來送醫務室。

    當時人事室主任正是那位「忠誠精實」的長官,這回他的反應倒
很快,一看這麼多人拉肚子,立刻判斷是食物中毒,萬一集中往醫院
送,馬上會被發現是集體食物中毒,事情要是鬧大了,後患無窮。

    於是立刻將病人分類,病情重的,往軍醫院送,病情稍好的,換
便服送往民間小診所;像我這種拉兩三次、吃下止瀉藥又生龍活虎的
就不用出去了,在營區裏面幫別人站衛兵。

    由於很多人還是會小拉一下,所以,那天晚上查哨的就稀稀落落
,哨所旁邊的「異味」當然也是免不了的…

    後來大家研究了菜單,猜測應該是「螃蟹油飯」出了問題,某軍
官急忙打電話通知文職人員,試圖阻止災情擴大,結果一個小朋友接
了電話,據他自己爆料,對話是這樣的

「我是XXX,媽媽在嗎?」

「媽媽在上廁所耶~」(軍官心想:完了)

「那…你們吃飽了嗎?」

「吃~飽~了~」

「媽媽帶回去的東西全都吃了嗎?」

「媽媽說不能挑食,全部吃光了」(軍官心想:真的完了)

「好乖喔…油飯好不好吃?」

「好吃!」

「嗯…那…告訴媽媽…嗯…要記得看醫生喔~」(軍官心想:我不管了)

    結果那個文職沒有去看醫生,出了廁所就打電話回營區幹譙,原
本打電話去通知的軍官不敢接,代接的小軍官被K得滿頭包…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