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4)

    說起衛兵,倒讓我想起一隻狗了。
   
    記得我才下部隊不到三個月,碰到一個破月的學長,他是這麼跟
我說的:

    學弟,你看那隻狗,叫作「天兵」。不要小看牠,我跟你一樣菜
的時候,牠就在那裏了;我現在都要退伍了,牠還在那裏。以後看到
牠,記得要問候牠:學長好!

    後來我退伍了,那隻狗也還在那裏,但我已經忘記有沒有把學長
的話交待給學弟了。
   
    不過正確的說,不能問候牠學長好,而是學姐好。牠是隻母狗。
這隻狗不是軍用狼犬,也沒有送去受訓,牠就純粹是被養在部隊裏面
而已。

    講到狗,就不能不討論一個基本的大問題。

問題:為何軍中「兵不如狗」?

答:
一、食不如狗。
  (1)狗吃熱食,還有人把豬腳剁好放進牠的飼料盤中。
  (2)阿兵哥拿到熱食,等高勤官就坐、總值星官喊開動,湯變溫的
    、菜變冷的、飯變硬的。狗可以吃到2、3支熱熱的豬腳,阿兵哥
    只有1支豬腳凍可以吃。
   
二、睡不如狗。
  (1)狗吃飽了在路邊倒頭就睡,可以一直睡到「不省狗事」。
  (2)阿兵哥吃飽了還要做勤務、站衛兵,站完衛完還要被拗去加班
     ,加到「不省人事」。

三、病不如狗。
  (1)狗生病了可以賴著不做事,生小狗還有人三餐奉上鮮奶進補。
  (2)阿兵哥生病了是命賤,死一個算一個,衛兵勤務照樣要幹,「
     哪個地方不死人」?

四、衛哨勤務不如狗。
  (1)狗不用站衛哨。心情好的時候還可以帶一群小狗四處巡哨所,
     看到熟人在站衛兵還可以大聲「旺、旺」跟他打招呼。玩累了
     就在哨所旁邊倒頭就睡,下雨天乾脆不出門,直接睡到天亮。
  (2)阿兵哥上哨要躲查哨,沒事得「暗影躲藏」一下,明明是在保
     護營區的,搞得跟賊一樣。
     當然,阿兵哥上哨也可以睡覺,只不過狗睡不會有事,阿兵哥
     睡著被逮到就是扣假三天,累犯就送禁閉,差很多。
     下雨天阿兵哥照樣要站衛兵,軍中的雨衣是出了名的「外面溼
     、裏面也溼」的「雙溼牌」雨衣,又重又不透氣,淋雨淋到感
     冒是活該,請參照三的答案。

五、休假不如狗。
  (1)小狗進出營區大門如入無人之境,放假免假單,愛回來不回來
     都隨便,不用收假。
  (2)阿兵哥進出營區要嚴格管制,不但要假單才能出去,還有惡劣
     長官會壓著假單不批;而收假時間明明是寫2100,但都被要求
     提前1~2個鐘頭回營區,皆是變相扣假之行為。

    以前當兵的身上還掛一條「為國爭光」的帶子,爭了兩年,連狗
食都爭不到,不知道那條是在掛什麼意思?還「光榮退伍」勒,過了
兩年人不如狗的日子,連狗都比你強,還光榮個屁啊?

    本來狗走狗的陽關道,人過人的獨木橋,牠吃牠的雞腿,我數我
的饅頭,大家也還相安無事。
   
    話說有一回,這位學姐的肚子被搞大了,生了一窩小狗;半夜我
帶一群衛兵上哨,不知怎麼回事,她老姐帶一群小狗跟在後面走,衛
兵停、牠就停,衛兵走、牠也走。

    這下可好,燈光一照,地上兩團影子。我這團人是有智慧的,遠
遠看到大官在哨所查哨,會躲進陰影裏面,等大官走了再去換哨;可
是牠那團是有特權的,壓根不管什麼官不官的,看我們躲進陰影不動
,大狗就坐在地上看我們,後面那群小狗就玩起來了

「旺、旺、旺、旺、旺…」
(馬的,你們一定要玩得這麼大聲嗎?)

    這些小小狗玩得開心,我們可就苦了,躲在陰影也沒用,大半夜
的軍營裏萬籟俱寂,沒事一群狗在那邊叫沒完,怎麼樣都會引人注意。

    果不其然,大官轉頭在看這邊發生什麼事了。我心想,與其等大
官走過來查看是怎麼回事,不如乖乖走過去。於是乎,整個隊伍往哨
所前進,不得已,只好在大官面前表演衛兵交接,清槍、算子彈,一
動一動做。

    想不到那群狗看我們走,大狗起身,也跟著往哨所移動;大狗一
起身,小狗就不玩了,跟著大狗走。等我們在那邊交接,大狗又坐下
來,按照慣例,小狗又開始玩起來了

「旺、旺、旺、旺、旺…」
(馬的,我們在這邊玩交接,你們在那邊玩成一團,要給我好看就是了)

    就這樣過了兩三個哨所,大官突然看出一個規律,開口說話了:
   
「這些狗真有趣,你們一停下來,牠們就會一直叫啊」

    我只能面露微笑,心中暗暗叫苦。
   
    這下代誌大條,這群狗變成我的「貓鈴鐺」,我走到哪兒,牠們
跟到哪兒,我一停腳,小狗就開始在那邊「旺、旺、旺、旺、旺…」
,這豈不是「敵暗我明」,再這樣下去,恁北不是慘兮兮?

    正在苦無對策之際,Yes!母狗在餵小狗喝奶了~
   
    給我逮到這個時機,哪有不趁機甩開的道理。連忙催促大家頭也
不回的往下個哨所衝,趕過查哨的大官前往下個哨所,打算在大官到
達之前把衛兵換掉,省去交接的步驟。

    正要叫衛兵自己跑去換哨,其他人在路口把風之際,冷不防背後
又響起驚悚的狗叫聲
   
「旺、旺、旺、旺、旺…」

    一轉頭,God咧…又是牠們。大狗趴坐在地上看著我們,一群小
狗在吸奶,偏偏有2、3隻不想吃,在旁邊又玩起來了。

    我說你們也太專業了吧,有的先開動,有的還不忘在旁邊「執勤
」,分工做得這麼好,叫我怎麼混?

    猛猛想起我停下來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哨所,光聽狗叫聲的位置就
知道我在摸魚,心想這可不妙,跟大官的距離拉得不夠開,鐵定會被
追上,只好鼻子摸摸把衛兵帶去哨所換哨。

    我一走,大狗小狗也跟著走;一到哨所,老規矩,小狗又玩了起
來「旺、旺、旺、旺、旺…」,遠遠又看到大官走過來,哨所的探照
燈光下,什麼都躲不掉,只好乖乖交接,清槍算子彈,一動一動做,
搞定,走人。臨走前還撇見大官臉上賤賤的微笑,心中豈是一個「幹
」字可以了得…

    就這樣,一晚上被那群狗押著去每個哨所交接衛兵,還一動一動
按口令做動作,旁邊還有大官在監看,恁北下部隊這麼久,就那晚最
精實,從頭到尾都按規矩來,花掉一個多鐘頭,累死了。
   
    從此以後,看到那隻狗就很想一腳跩下去,可是一想到古早以前
學長交待的「記得要問候牠:學長好!」,腳又縮回來了。

    馬的,在軍中,人不如狗,還玩不嬴牠,真是命賤…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