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2)

    查哨軍官都被整得慘兮兮了,阿兵哥一樣沒有好日子過。
   
    剛開始的那一陣子,所有人都緊張兮兮,一切按規矩來,原本帶
衛兵換哨只要40分鐘左右,現在拖到一個鐘頭以上才能搞定;這還不
打緊,什麼服裝不整、禮貌不週、警覺性不足的處罰從扣假一天變扣
假三天,大家被修理得哀哀叫。

    有個學弟身高只有160公分左右,不幸在新訓中心沒有拿到適合
size的衣服,中心班長叫他下部隊再換,結果他下了部隊,還是沒有
適合他的衣服可穿。
   
    於是他就變成小人穿大衣,袖子長一截,鋼盔若是沒在裏頭墊海
棉,帽緣會蓋到眼睛。就這付德性,被大官記了一次服裝不整,扣了
三天假;戰備一天,積假一天,被記一次,扣假三天,總和加起來就
變成不戰備沒事,戰備完積假「負兩天」,真是點點點…

    那一陣子他根本出不了營區,只好在交誼廳裏唱卡拉OK辛曉琪的
「領悟」發洩心中的鬱卒:
   
啊!多麼痛的「禮物」       (大官查哨送大獎)
你「扣了」我的全部         (假全被扣光了)
只是我回首來時路的每一步
都走的好孤獨               (只剩我留在營區出不去)

    台下阿兵哥當場歡聲雷動、鼓掌叫好~
   
    我自己也曾碰過一次極為驚險的場面,險險也是扣假三天。
   
    那次輪我去站汽車集合場的衛兵,下哨衛兵換哨時沒把哨簿帶出
來,丟在集合場旁邊的休息室中。照說衛兵是不能進休息室的,哨簿
放休息室根本就是亂搞,但下哨這個衛兵是個老兵,警棍交給我之後
就跟帶哨安官招招手,轉頭偷溜回寢室去了。安官不敢叫他去拿,就
叫我這個上哨的菜鳥去休息室裏面找哨簿出來給他簽。

    我想說這麼多人在外頭給我把風,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手電筒拿
了就進休息室去找簿子;誰知道一出來,大批人馬不見了,只剩一個
矮矮的傢伙站在燈下,面無血色,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我,當場嚇得我
背脊發涼,心中閃過第一個念頭,不會吧,夜路走多了,難不成是那
個「一見發財」?

    仔細一看,不但背脊發涼,連腳都軟了,「一見發財」還可以跑
給它追,這回可是大老闆來查哨;五、六十歲的老頭子,半夜沒睡飽
還爬起來查哨,外頭天氣冷得要命,臉色本來就很難看了,再給水銀
探照燈一照,臉上白得不像活人,「老僵屍」三個字就浮現在腦中…

    這下跑也沒用,心想,完了完了完了…

「過來!」

我連忙過去,雙手遞上哨簿。大老闆連翻都不翻,還是盯著我

「你在裏面幹什麼?」

「報告長官,帶哨安官剛剛叫我去裏面找哨簿給他簽名…」

「安官呢?」  (馬的,你自己不會看嗎?)

「報告!不知道!」 (全營區就你最大,誰看到你都得閃,安官早就
                    不知浪摃到哪邊去了,我哪知道?)

「鬼扯!」  (幹!沒人幫俺作證,恁北被出賣了!)

這時念頭一轉,王X蛋,前手拗我、後手賣我,死也要拖你下水!

「報告長官,不信您可以看看帶哨安官是不是沒簽名」

    老僵屍翻開哨簿看了看,臉上全無表情,簽完名,走了。
   
    兩天過去,我沒事、安官也沒事,從此船過水無痕。害我那兩天
都在做惡夢,睡都睡不好。

    我也碰過一次比較搞笑的。
   
    那回上哨前就知道今晚留守主官是副座,人很easy,每次大家聽
到輪他留守都鬆口氣,而且他總是半夜12點不到就出來查哨,甚至晚
餐吃完就去巡哨所了,也不會再放回馬槍,當晚大家就好過多了。

    不過那次有點奇怪,他老人家下午出營區去開會,晚上十點多了
還沒回來,打電話問他傳令,傳令也沒接到副座的電話,沒人知道他
什麼時候會回來。
  
    輪我站哨時,仍然沒有消息,原本最好掌握的留守主官,這下變
得棘手了。正在沒主意的時候,哨所電話響了

「喂,XX哨所您好」

「我這邊是OO哨,副座剛來查過哨,他說…」

話還沒說完,我就看到遠方車子急馳而近,還一直叭叭、叭叭按不停
,我趕緊回話

「有車來了,等等再說」

電話就給他掛掉了。車子居然停在哨所前20公尺,不但叭、還用車燈
一直閃,我趕緊大喊

「站住!口令!誰?」

前座車窗搖下,一個人探頭出來

「我副座!拿簿子過來!」  (長官,口令怎麼可能會是這一句…)

    只不過他都拿出這個萬用口令了,我也只好鼻子摸摸拿著哨簿過
去給他簽,只看他一邊簽還一面問

「剛剛OO哨沒打電話過來交待啊?」

「報告,有打來,但講到一半車子就來了」
(長官,您車開這麼快,我連電話都來不及聽完啊!)

「喔,那你打電話叫後面那幾個哨所把簿子拿到ΔΔ哨所去,我在那
  邊等他們,其他哨所不去了」
 
    這位大哥,真的要這樣玩嗎?管你的,回到哨所裏面就猛call後
頭幾個地方,大家將信將疑,但還是乖乖照辦,一堆人擠在ΔΔ哨所給
副座簽哨簿。

    據說他不但簽了哨簿,連時間都寫一樣的,包括我手上那一本…
長官,您是喝醉酒,還會瞬間移動啊?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