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1)

    衛哨被人電的起因其實很冤枉。
   
    那次來督導的重點項目本來是裝備的保修與更新這類的東西,只
不過多了一位神秘嘉賓,上級單位的大頭目,兩顆星星的中將大人也
來湊一腳。他老人家裝備看一看,突然靈光乍現,說想四處繞一繞,
也不讓我們這邊派人坐陪,就叫他的司機開車去逛營區了。

    我們這邊也不是毫無作為,一聽大魔王要在營區裏面趴趴走,消
息立刻傳出去,像小弟這種文書傳令就儘量別在路上晃,真有什麼事
情非出門不可,走在路上照子就放亮一點,免得被人輾過去。

    安全士官也通知各哨所,大魔王出來了,大家小心;哨所附近的
環境整理一下,免得被人看到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好死不死,有個衛兵是剛來一個多月的天兵,一聽安官來電交待
要整理附近環境,槍背了就跑到哨所外面撿垃圾。當他還很認真在撿
垃圾的時候,渾然沒有發現大魔王的車子已經到哨所旁邊,大魔王一
看到路邊有個人晃來晃去,身上還背枝槍,兩手都是垃圾,就問了:

「你是誰,怎麼會在這兒?」
「報告長官,我是XX哨所的衛兵!」
「哨所在哪邊?」
「在那邊」衛兵指了指二、三十公尺外的哨所。
「那你怎麼不待在哨所裏面,跑到這邊來?」

其實一直到這邊都還可以辯解,大可說是遊動哨,不是站在哨所裏面
,是四處巡邏的,那還解釋得過去了,只不過這位小哥照實回答:

「因為安全士官打電話叫我出來撿垃圾」

    而大魔王聽完這句話以後,什麼也沒說,走了。
   
    據說回頭就去找我們大老闆算帳,大老闆在自己的辦公室裏被人
拉正釘了半個小時,聲音大到從樓下經過都聽得到樓上在幹嘛;大老
闆被海K的消息傳來,大家心知肚明,這下死定了。

    果不其然,「衛哨不確實,加強衛哨」的公文來了,但也沒說要
怎麼加強,人事室就搞出個「超級加強衛哨計畫」,本來拿警棍的改
拿槍,原本白天會撤哨的哨所就塞一個衛兵回去,一個衛兵站的單哨
,升級變兩個衛兵的雙哨,若是碰到加強戰備,雙哨再升級變三哨,
原先入夜才排的軍官查哨,連白天也要排。

    光看這種搞法,就知道衛哨的工作變重很多,原本阿兵哥差不多
是1.5~2天才會輪到一班哨,現在不小心就是一天2班。假日一到,要
留下來站衛兵的人變多,能放假出去的人就變少了,一堆人積了一拖
拉庫的假卻沒辦法放,心裏幹得要命。

    我依然記得我跟一個剩不到2個月就要退伍的老兵一起站衛兵,
他很哀怨的跟我說:
   
「學弟,沒有假也沒什麼關係;你看,我還有100多天的假,現在還
在這裏凸衛兵,分你幾天好了…」

    這些都還不算什麼大事,原本不用查哨的都是官比較大的軍官,
這下子也被魯出來巡。各單位主官每晚要負責查自己單位負責的哨所
一次,當天的總值星官也要查全營區一次,部隊留守主官也要查一次。

    第一天實施的晚上,一位高級主官是這麼形容的
   
「哇塞!到處都是拿手電筒的,滿街都是人啊!」

    無論他形容得多生動,鐵錘釘釘子、釘子釘木板,軍中的食物鏈
是不會改變的。原本是衛哨這個東西是站哨的衛兵跟查哨的軍官在玩
,從來就是查哨軍官在玩衛兵,現在多了總值星官跟部隊留守主官要
查,以前玩別人的小軍官,現在也被玩了。

    之前一次只出一名軍官去查哨的方法已經行不通了,只要有人抓
就一定破功,總值星官或留守主官會躲在哨所裏面突擊檢查,看看是
一個人來還是兩個人來查哨;如果查哨的叫衛兵幫忙簽名,衛兵就會
指一指哨所裏面,藏鏡人熊熊冒出來(真想來個開場詩跟背景音樂),
查哨軍官的臉就綠掉了。其中一個被抓,還會被押著去找另一個,等
兩人到齊,一起被刮。

    還聽過有人會故意躲在除影處等查哨軍官或安官帶人過去,然後
他再偷偷跟在後面等抓包,害大家走在路上不時也回頭張望後頭有沒
有鬼。真是人嚇人、嚇死人~

    其他也有些手段搞得大家叫苦連天,來講幾個案例好了。
   
案例一:
    查哨走在路上被總值星官碰到,好死不死今天總值星官是自家老
闆在背。這麼巧,那大家一起走吧~

    一邊走就一邊meeting,順便交辦工作,如果兩個軍官都是自己
辦公室的就更好,一炮雙響。反正明天一早公文要出來,自己看著辦
吧。於是乎,查完哨,大官回寢室龜棉被,小官回辦公室加班。

    查2小時的哨,附送加班到天亮,真TM賺死了~
   
    這告訴我一件重要的事情,千萬別跟老闆一起出差,會撈到一堆
功課回家做到瘋掉,不是開玩笑的~
   
    不過小官歸小官,好歹也還是個軍官,一通電話就打到安全士官
那邊,叫安官去把自家小兵挖起床,大家「苦幹實幹、拼命剉幹」,
一起幹天亮…

案例二:
    走在路上會被逮到,搞電話查哨總行吧?老規矩,一通電話就打
到哨所去,電話一接通

「喂?我是XXX,幫我簽上XXX跟OOO」
「你那位?」
「聽不懂啊?我是XXX,幫我簽上XXX跟OOO…你誰啊?」
「我總值星官,我幫你簽」

    第二天早上的主官會報,XXX跟OOO就被「簽公文」上報了。
   
    出過一次事情,以後軍官要電話查哨之前,就知道要先問對方是
什麼人,如果聽出聲音不太對的話,頂多是支支吾吾掛電話,總值星
官倒也無可奈何。

    不過人事室主任又更勝一籌,據說他去查哨的時候,只要聽到哨
所電話響,還會埋伏在電話旁邊,示意叫阿兵哥接電話,讓阿兵哥先
回答,他就站在旁邊聽,等聽到對答的重點時,他就伸手把阿兵哥的
電話接過去:「我幫你簽」…天一亮,又有人上報了…

案例三:
    不去走、也不打電話,這總行吧?反正第二天凌晨哨簿就是要回
來,俺就坐在士官桌這邊等,要是總值星官要是也來這邊盯,我就去
半路攔衛兵,就不信你拿我有辦法。

    薑是老的辣,這招最後還是被會計室主任破解了。
   
    他老人家凌晨三、四點出來查哨,哨簿一翻開,查哨軍官的格子
空一大排沒人簽,連安全士官帶兵上哨也沒簽,念頭一轉,好,你們
不簽是吧?沒.關.係~

    於是,所有該有人簽名的格子裏全給他老人家畫押了。
   
    第二天早上在等簽哨簿的人把簿子一翻開,格子被人簽走了,兇
手還大搖大擺留下自己的大名,當場全部傻眼,只能苦笑不已;當天
主官會報又是一堆人被懲處,檢束的檢束、禁假的禁假。

    軍官都被玩成這樣了,阿兵哥當然也沒什麼好日子過,細節以後
再談。

    但查哨軍官從加害者變成被害者之後,情況有了一點改變。安全
士官們早就交待各哨所衛兵,若是有查哨的過去就記得打電話回來通
知,畢竟帶衛兵上哨也是在路上走,這些大官們跟瘟神一樣,多見多
衰、能閃就閃。

    於是乎,查哨軍官開始跟安官與衛兵們交換訊息,也想辦法去摸
清楚這些大頭們的動向,要不就走快一點拉開距離,要不就慢慢走給
他王不見王;有時候剛好順時針方向來一個總值星官,逆時針方向是
部隊留守主官逼近,那就趕緊找個隱蔽的地方施展「暗影躲藏」,甚
至摸黑溜進建築物中坐著等人走過去。

    可以想見的是,從每天晚上10點到隔天凌晨6點,整個營區就變
成超大型的躲貓貓遊戲場,敵明我暗、敵暗我明、爾虞我詐、料敵先
機成了大家必修的功課。

    不過說也奇怪,衛哨應該是防範外人才對,怎麼我們都拿來對付
自己人啊?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