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10)

    再來要講的是衛哨勤務被督導,但在介紹如何被人慘電之前,得
先說明一下沒被人電之前是怎麼回事。

    還沒遭人修理之前,營區的衛哨是這樣的,各哨所是阿兵哥在站
哨,有單人哨、也有雙人哨,每班都是2小時。入夜之後,尉級軍官
跟士官長會排查哨,也是每班2小時,要巡查所有哨所兩次,並在查
哨簿上簽到兩次。

    早年據說有學長拗學弟站爛班的情況,當我去的時候,除了一些
特勤人員有固定班以外,大家都是照輪的。

    先來看看阿兵哥搞什麼把戲。

    本來衛兵交接就是要清槍、點子彈等等一動一動做,只不過大家
都不按規矩來。

    安全士官出發前,早就打電話聯絡各哨所,先掌握查哨軍官的姓
名與位置,如果當班是比較隨和一點的查哨軍官,那就不用太在意,
上哨也不用一動一動做,人帶到,槍跟子彈直接交給下一班衛兵就把
人帶走,清槍、算子彈全免了;如果是一些會玩兵的軍官查哨,那大
伙兒就小心一點,免得掃到風颱尾。

    不過光是安官帶衛兵上哨,名堂就多了,比方說:

1.安官嫌走到哨所太麻煩,直接在路口就叫衛兵自己去交接,其他人
  就找個陰影躲起來蹲著休息,若是有看到有軍官走過來,就從陰影
  處往哨所移動;若是什麼人也沒有看到,就等下哨的衛兵跑來集合
  ,再往下一站移動。

2.直接就在路口叫衛兵去哨所交接,然後交待上哨的衛去跟下哨的講
  到某某地方去集合;於是就會發生上哨時有七個人,一路走,人一
  路少,等到最遠的哨所時,只剩下一個衛兵跟一個安官(頗像整個隊
  伍被人摸哨摸到剩2個…),然後往回走就會把下哨的衛兵一路「撿回
  來」,最後又是七個人回到出發的地方。
 
3.出發前就叫下哨衛兵直接在路口等,大家就在路邊交接了。甚至有
  些老油條早就知道怎麼玩,不用交待他也知道要這樣玩,那就更省
  事了。耶?那哨所不就空掉了?是啊,空掉啦…
 
4.只帶人上哨,叫下哨衛兵自己回去,不用跟著其他人繞營區了。

5.連上哨都不帶了,衛兵自己去找哨所換哨吧。

6.下哨的衛兵自己偷溜回來在安官桌旁邊跟人交接,而且,只有人回
  來。裝備呢?在哨所…所以哨所不但沒人,而且還有鋼盔、S腰帶、
  槍、子彈、煙屁股、泡麵空碗、啤酒罐…

  6.的情況太唬爛,只有聽過傳說,並沒有實際碰過。不過我有碰過
衛兵脫班,該下哨的學長氣起來,裝備扔給我叫我顧一下,他孤身溜
回寢室去叫人;半個小時之後,遠遠就看到一個醉醺醺的學長慢慢晃
到哨所,開始著裝,然後,繼續睡…
 
  5.的情況是我自己就是上哨衛兵,被人叫起床以後,帶哨的安官不
見了,另一名安官沒辦法,安官桌一定要有人顧,只好叫衛兵自己去
,一群人就這樣化整為零,在自家營區裏面偷偷摸摸,專找人煙稀少
的路,東躲西躲摸上哨所。下哨衛兵也是找尋燈光照不到的東躲西藏
,在路上跟查哨軍官大玩躲貓貓,一路溜回寢室。
 
  但1.~4.的情況可就天天發生,連我自己站安全士官也照玩不誤。只
不過要摸清楚上下哨的衛兵不是菜鳥,走路不會迷路,看到軍官知道
要去哪邊躲,不然還是要乖乖帶比較保險,免得出包。

    幹嘛搞得這個樣子?其實就一句話,想省點時間而已。
   
    衛兵都亂搞了,查哨軍官也好不到哪邊去。

    規定是要兩名軍官走路去查哨,每小時查一次,要查兩次才換班
。規定是規定,山不轉路轉,變通方法一大堆:
   
1.一個人先出來走一圈,但簽兩個名,先簽一次現在的時間,然後再
  「預簽」一個小時之後的時間,簽完,走了。一個小時之後,另一
  名軍官出現了,也簽兩個名,再看看之前那位老兄簽什麼時間,二
  話不說,跟著劃押便是。
 
2.只有一個人出來走一圈,但簽兩個自己的名字,時間的玩法跟上面
  一樣,寫一個現在的跟一個未來的,然後叫衛兵幫忙簽另一個名字
  ,時間照抄。於是乎,第二個小時衛兵就可以安心睡覺了。

3.兩個小時之中完全沒有人來查哨。下一個兩小時只有一名很菜的軍
  官拿了一堆筆出來查哨,一次簽八個名:他自己的兩個,應該跟他
  一起出來的兩個,上一班該來的那兩位老兄也各兩個。怎麼會這樣
  呢?不用懷疑,軍官也分大小,有人想偷懶,有人被拗了…
 
4.安全士官帶衛兵上哨,除了安官自己簽他該簽的以外,還叫衛兵幫
  忙簽查哨軍官的名字。沒錯,查哨的是軍官,帶哨的是士官,軍官
  比士官大,一樣,有人想偷懶,有人被拗了…
 
5.哨所的電話響起,衛兵電話一拿起就聽到:「喂!我是XXX,幫我簽
  上XXX跟OOO,時間是…」是的,這叫「電話查哨」。
 
6.每天凌晨六點下哨的那班衛兵要把哨簿帶回去給留守主官批閱,所
  以大家算準六點半左右衛兵會回來,就會有幾個軍官嘴裏還咬一塊
  麵包,坐在安全士官桌等著衛兵把哨簿帶回來,趁著還沒送出去之
  前,把上頭空白的地方填上自己的名字,甚至還有一個人簽好幾個
  名字的,還要請旁邊的阿兵哥幫忙簽…
 
  整個情況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只能用「腐爛」兩個字形容。
 
  不過也有幾個軍官有玩兵的紀錄,查哨還要考衛兵背誦用槍時機、
衛兵守則、清槍有的沒的,或是故意找喳,嫌問好聲音不夠大,衣服
沒塞好,反正就是故意找喳,接著就是什麼禮貌不週、服裝不整的理
由,禁足、扣假之類的處份就掉下來了。
 
  總而言之,站衛兵跟查哨軍官就每天晚上就是在玩這些無聊的把戲
,時而互惠、時而對立。但會跟阿兵哥過不去的畢竟是少數,每天軍
官查哨的班表早就是公開的秘密,只要知道是哪幾個軍官要特別注意
,其實日子並不會太難過。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