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9)

    另一次被惹來的督導,跟我的業務就有點關係了,要督導軍官的
出勤與休假記錄。

    督導倒不是臨時起義,一週前人事室就收到公文了,只不過人事
室也夠白爛,把上級公文照抄一次,然後要求各組室彙整「軍官出勤
簽到簿」作為受查資料。

    馬的,什麼是「軍官出勤簽到簿」?恁北聽都沒聽過,叫我去哪
生?私底下請人問了人事室承辦軍官,沒答案。耶?那公文那個「軍
官出勤簽到簿」是哪邊跑出來的?答日:「不知,我們主任說什麼我
就寫什麼了。」

    啥?搞了半天,原來主辦軍官是人事室主任,您這個承辦軍官已
經淪落成文書傳令了啊?

    規定說假日時各組室至少要有一名輪值軍官留守,而軍官每個月
休假日數又不能低於規定,那不就是要排假了?拜託,只有我們這些
「不願意」的阿兵哥在那邊排戰備、排假,這些軍官哪有在排假?

   所以整個軍官休假的問題就變成:
1.假單不是我寫的
2.假單不是我准的
3.假也不是我在放
4.放完假也沒人把存根給我
5.督導來了,我要拿東西出來受檢

    喔,你們玩得過癮,叫我給你們擦屁股啊?不幹。再度拿出當兵
大絕招「撐必勝」,就給你拖,看會不會又是一場虛驚,無事下莊。

    撐了兩天,主官會議又把這件事情提出來講,主任開完會,回頭
就來問了「東西做好了沒?副座在問了,趕快交去給人事室啊!」大
事不妙,這個人事室主任當真是紅人,連副座都給他撐腰,看來不做
不行,「撐必勝」恐怕會變成「撐必死」。

    這下不好玩了,趕緊打電話給同梯阿強商量對策。阿強不愧是唸
過研究所的,立刻裁示「有規定照規定,沒規定開會決定」,我們兩
個仗著資歷深厚(就是拿「學長」兩個字出來賣…)、人面夠廣(就是平
常四處打屁哈拉…),召來各組室的地頭蛇…就是文書傳令集合,共商
大計。

    第一個問題,總要生簿子出來吧?裏頭要長什麼樣?
   
    正當大家一陣沈默的時候,一個學弟A開口了  
「我自己有畫表格,也開始在做了…」
「表格快拿出來看看!」
「…做得很簡單,不是很好啦…」

    機車咧!都什麼時候了,還給我GGYY,正要發作時,另一個小我
3梯的學弟放炮了

「不拿出來也沒關係,到時我們自己做一套。那你的東西跟別人的都
  不一樣,誰會被督到缺點我們就不管了。」

    這招恐嚇果然有效,學弟A一聽,馬上從手上一堆文件夾中拿出一
個本子,就是他已經做的東西。大家攤開一看,果然很簡單,格子畫
一畫,表頭就年月日可以寫日期,中間格子叫軍官簽名,每頁左下方
還有個「主官批閱」,沒了。

    好吧,聊勝於無,有沒有人有別的意見?沒有?很好!那就沒有
第二個問題了,我們就拿這份當公版,大家照做就是。當天晚上就拿
了空白表格偷偷去印了幾百張,也別算張數了,一人拿一疊,不夠再
來印便是。

    要開始做了,總要表示尊重,稍微問一下有沒有軍官還記得哪天
休假、哪天留守啊?馬的,一問三不知,每一個也給我「忘記了」。

    算我白癡,還去問這種白癡問題。也好,你們忘記了,那我就亂
掰;給我耍腦殘,那我用鉛筆把每個人休假的與留守的日期用鉛筆在
簽到簿上做註記,軍官們照著畫押就好,完全不必用大腦,夠意思吧?

    等我東西做好要請眾人劃押時,這些人的大腦就給我起死回生
   
「咦?我應該是這週休假,再下一週才留守吧?」
「這天我休假,是XXX跟OOO才沒休假,首參,是不是這樣?」
「我記得很清楚,這天我沒出去…主任沒批假單,還被叫去罵,所以
  我記得很清楚!」

    馬的,之前一個一個問,你們忘得乾乾淨淨,現在要簽名了,馬
上就給我「記得很清楚」…一陣幹意湧上心頭,兩手中指差點伸出來。
這時只好乖乖遞上立可白跟橡皮擦,想怎麼改請改自己改,我投降…

    然後,更超過的來了。
   
    有個老兄想起他以前去參加裝檢,十分鐘不到就督導到人家哀鴻
遍野,用一個絕招,到受檢單位之後,看到人家的保修記錄,連看都
不看,就說

「叫你們連部拿休假記錄跟衛哨記錄來!」

也不看人家保修記錄寫什麼,專門對人名,這個人明明就休假一個禮
拜,為什麼維修記錄會是他簽名?這個時間明明他就上哨了,為什麼
維修記錄上也有他簽名?「記錄不實、偽造文書」,記重大缺失!

    哇!這位長官,您也太狠了,難怪人家會死傷慘重。轉念一想,
重大缺失耶,這下嚴重。趕緊又打電話給阿強,阿強不愧是唸過研究
所的,立即再度裁示「我們正常業務都做不完了,哪有這麼多美國時
間去跟人事室弄那本簿子來做資料?隨便弄弄,管他去死!」

    一打聽,果然沒人想去弄軍官哨簿來對答案;心想,靠夭,真的
在放假的都不怕了,我管你這麼多?心一橫,去你的,不怕死的最大
,「管他去死」,照辦!

    我本以為我已經夠不要命了,這些軍官居然比我還更不要命。
   
    一枝筆從頭簽到尾、每個簽名都一模一樣算是有誠意的,有人竟
然連筆都不想拿,原子章拿出來就要給我從第一頁一路蓋到最後一頁
;我一瞧,這太假了,實在看不下去,就說了

「長官,可不可以不要每天蓋章啊,連印色都一樣,這樣不好吧?」
「這樣喔,那章你拿去蓋,要簽名你就幫我簽吧!」

    我還來不及回話,旁邊一個軍官搭腔了
「欸?我們不是有每個月在蓋餉條的木頭章,讓他直接拿去蓋就好了
  ,原子章我們要留著蓋公文要用,蓋太多會乾掉耶…」
「對喔,那你就去拿木頭章自己蓋吧!」
   
    X!又被拗了…本來是人家幫你用原子章從第一頁蓋到最後一頁,
現在是自己拿著木頭章一個一個蓋,還得自己準備一堆筆幫人家簽名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沒事還問這麼多幹嘛,真是嘴賤…只好哀怨的
自己蓋章,還得到處去找槍手幫忙簽名,連副座傳令也被我拗來軋上
一腳,免得每個人的簽名都是我的筆跡…

    督導官來的前一天下午,東西做好了,主任也批閱了。問題來了
,什麼時候要交去給人事室啊?四處打電話去各地頭蛇探聽,其實大
家都做好了,只不過也在觀望,沒人想頭一個交卷。

    這時小弟埋伏人事室的長江一號來電
「那個學弟A剛剛把他們的出勤簽到簿交進去給人事主任了」
「蝦米?太早了吧,你們怎麼不攔著他?」
「主任剛好站在外面,一看有人交東西來,他就把人跟簿子都抓進辦
  公室去了,怎麼攔?」
 
    電話掛掉,心中正在猶豫要不要跟進,長江一號又來電了
「我跟你說,被退件了!」
「幹嘛退件?」
「主任說,做得太簡單,不滿意,就退件了。」
「喂喂喂,那個東西是大家商量出來的格式,全部隊就這麼一種,沒
  第二種格式了,他又沒講要怎麼做,嫌簡單,叫他自己做!」
「那我管不著了,反正情況就是這樣。順便跟你講一下,主任交待說
  ,後頭只要有人送東西來,就連人帶簿子直接帶去跟主任報告,他
  要親自檢查!」

    電話掛掉,又是一陣幹意湧上心頭。馬的,就是不要給我們好過
就是了…一想事情難搞,再度去電阿強。阿強不愧是唸過研究所的,
立刻又有對策了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簡單,強姦他。等到督導官壓境,我們在
千均一髮之際送上規格統一的出勤簽到簿,到時你人事主任想挑也沒
得挑,只能被迫替我們答辯,我看你怎麼退件!」

    此計大妙!那時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國防部要給碩士掛官階,因為
碩士跟軍官等級是一樣的,只有惡魔能對付惡魔…
   
    既然策略擬定完成,小弟就把這個策略通知眾家地頭蛇。還有學
弟居然跟我講「學長,那不然簿子就交給你了,你們跟人事室比較近
,順便幫我送一下」,為了怕又有人跟那個學弟A一樣七早八早就去
送件,反倒誤了大事,只好給學弟拗一下…然後大家呷好倒相報,一
個一個來「順便」,我的手上就有五個單位的出勤簽到簿了。
   
    好人不能做,隔天早上人事室主任在催東西,一堆人把東西寄在
我這邊,我就被人事室主任通緝了。說不得,只好交待辦公室的學弟
說我要來去躲債,辦公室其他人問起,就說我還在跟其他組室的傳令
在補強資料;然後交待長江一號跟大門衛兵記得通報,接著屁股拍拍
就往副座傳令室藏龍去了。

    據說人事室主任來電三次,還親自上門找人,連我家主任都在問
說人跑去哪兒了?學弟不太放心,偷偷跑來問我到底有沒有問題。我
心想,這個人事室主任欺人太甚,都玩到這一步了,怎麼可以輕易投
降呢?打死也要繼續跟他撐下去。

    就這樣玩躲貓貓玩了快兩個鐘頭,大門衛兵終於來電,督導官來
了,長江一號也來電,承辦軍官已經去大門口迎接,主任進辦公室去
了。我心想,時機成熟了,就匆匆忙忙把東西拿去給人事室主任,在
門口還碰到其他來送件的,大家心照不宣,東西拿進去,人事主任看
也沒看,要我們把東西放在小桌子上,就叫我們回去了。

    事情發展就如同事前預料的一樣,人事室主任只能硬挺而已,別
無選擇;最後,督導也沒問題,簽到簿發還,又過一關。

    事後我家主任還覺得「軍官出勤簽到簿」的點子不錯,要求辦公
室軍官每天都要來簽到,他會抽查,搞得大家哀哀叫;只是持續不到
兩個月,大家愈來愈皮,常常人有漏簽。上回出餿主意的那個又把餿
主意再改一下,叫我有看到人出現在辦公室的話,就拿木頭章直接幫
他們蓋一蓋…這招唬得過督導官,唬不過主任,當主任看到木頭章的
印記,我就被叫去電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有夠難做人…

    退伍之前,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給學弟聽,把簿子也移交給他
,還跟他講軍官很難搞,附上我學長當年送給我的金玉良言:

「學弟,我走了,好自為之,國家以後就全靠你了」  😄

附記:
    講起軍官的假單,另外聽過一個故事,是發生在中部某後備師。
   
    一個菜鳥少尉剛被分發下部隊去辦業務,想說假日想放個假,就
寫了張假單給旅長批,沒多久,傳令拿了假單的公文夾交還少尉,少
尉一看,旅長簽名了,真是好長官,趕緊收拾行李,往營區大門衝。

    營區大門衛兵看了少尉遞上來的假單,滿臉疑惑,開口問了
   
「長官,這張假單…好像不太對耶…」
「哪兒不對啦,旅長不是批了嗎?下頭還有旅長簽名耶!」
「是旅長簽名沒錯啦…
  可是人家的假單都是批『可』或『准』,寫『閱』的沒有看過耶…」
 
    少尉接過假單仔細一看,對耶,只有注意旅長有沒有簽名,上頭那
個大字反倒沒注意是寫什麼,寫個「閱」是要怎樣?不懂。

    二話不說,跟大門衛兵借了電話,不敢直接問旅長,撥回辦公室問
首席參謀是怎麼回事,只聽對方一陣狂笑:

「笨蛋,那是說,你想放假,旅長知道了,假單我也看到了,可是沒有
  准你的假,少在那裏丟人現眼了,趕快給我滾回來做事吧!」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