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雜記(4)

  
   看到那篇網路文章在講幾點幾點要出菜,我就講講金六結的「三
層饅頭」好了。
   
    當兵的吃饅頭、數饅頭是每天發生的事情。國軍的夏令起床時間
是五點半,冬令起床時間是六點,一般早餐開飯時間是七點鐘,那伙
房要幾點起床?做菜事小,饅頭難搞,又要揉、又要發,這要幾點起
床?所以金六結的伙房就偷吃步了,前一天晚上就把饅頭做好,然後
就給它放過夜,第二天再拿去蒸一下就上桌了。

    我隔壁的班兵曾經在晚上被叫去伙房幫廚做饅頭,回來時差不多
十點半,還偷幹了一顆剛出爐的饅頭回連上,剝了成一塊一塊分給同
班的弟兄吃。那味道是真不賴,就算外頭在賣的手工饅頭也不過如此
而已;同班弟兄的義氣,當然也是點滴在心頭…

    不過第二天早上我餐盤上那顆隔夜饅頭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
蒸沒蒸透,外熱內冷,但表皮卻又蒸到糊掉了,好好一顆饅頭變成三
層:外面是糊的,中間是溫溫軟軟的,裏頭是冷冷硬硬的;拿在手裏
,吃在嘴裏,涼在心裏,真是一顆饅頭,三種享受。

    其實早餐之前要要做體能訓練加跑步,跑完大伙渴得要命,連自
來水都在搶著喝了,吃早餐時還不是拼命喝稀飯湯,像饅頭這種愈吃
愈渴的東西,在新訓中心就算做得再好也沒什麼人愛吃,吃的人不捧
場,做的人隨便呼弄呼弄,這也算是兩不相欠吧~

    相對於金六結的「三層饅頭」,相對應的就是「千層饅頭」了。
這個「千層饅頭」小弟沒見過,也是傳說聽來的。

    話說國軍某軍團本部的司令嫌軍中的伙食難吃,搞了個小廚房負
責將官們的伙食。他們的早餐也吃饅頭,但不是跟阿兵哥一樣吃一般
的饅頭,是去外頭買商家做的「千層饅頭」。據說饅頭的麵皮層層疊
疊,跟千層派一樣,只要再去蒸一下,每一層的麵皮稍微膨開那麼一
點,卻又層次分明,光用看的都覺得是藝術品,口感更是絕妙。

    饅頭就已經很高明,荷包蛋就更精微了。
   
    一般阿兵哥在吃的荷包蛋的做法,大概就是右手拿個鍋鏟準備翻
蛋,左手單手敲破蛋殼就下鍋,也不管蛋殼有沒有掉進去,正反面各
煎一次就起給它鍋,前後大約30秒,一次可以煎10顆左右。

    既然都搞出小廚房了,還可以這麼隨便嗎?
   
    傳說中的做法是這樣的:拿個平底鍋,油倒滿滿的個3~5公分,小火
加熱,然後把蛋打進油鍋之中,整顆蛋都浸在油裏面,用慢火煎個3~5
鐘,荷包蛋就可以起鍋了。說它是用煎的,油未免放太多;說它是用炸
的,火又開太小;這怎麼看都像是在燉菜,故可名之為「油燉荷包蛋」。

    這個小伙房就編配一個伙房兵在搞這些有的沒的玩意兒,一樣是饅
頭與荷包蛋,大官們吃的跟阿兵哥吃的可是天差到地;大家看在眼裏,
幹在心裏,哪天要真的打起仗來,這些長官們可得提防點,子彈不一定
是從正面飛來的。

    不過故事還沒完,這個小廚房的事情終究是被國防部督導到了,自
己搞小廚房根本就是不按規定亂搞,國防部下令撤除。

    那好了,當過兵就知道,上頭長官的福利被拗了,下頭阿兵哥的皮
就繃緊一點,地震要來了。

    話說這個小廚房被撤的隔天早上,司令坐在餐廳講台上面的圓桌,
一邊用餐、一邊開早餐會報。報告還沒開始,撇見餐盤裏那顆營養不良
的阿兵哥饅頭,鐵色鐵青,一言不發,筷子連動都沒動,右手一把就抓
起了饅頭在手中把玩。光看司令在玩那顆饅頭的表情,大家心裏就有譜
了,誰也不敢作聲,頓時陷入一片寧靜…

    早餐會報第一個上台報告的是參一,頭一條報告的就是大條的:有
阿兵哥拿槍自裁了…

    第一條還沒講完,司令就忍不住開罵了:你們幹什麼吃的,連阿兵
哥也搞不定…(劈哩啪啦一大堆,話一頓,好像突然想起伙食也是參一在
管的)阿兵哥搞不定,連顆饅頭也做成這付德性,啊?這什麼爛饅頭,能
吃嗎?阿兵哥吃這種東西會有戰力嗎?

    罵到這邊,怒火中燒,右手把那顆饅頭隨手往台下用力一扔,只見那
顆饅頭不但沒有直接在地上滾,打中地面還彈了一個桌子高,台下阿兵
哥看得明白,想笑又不敢笑。只見司令又是劈哩啪啦一陣幹譙,大家伙
心裏都明白,恁司令真正是因為出人命在幹譙參一嗎?

    卡好咧,他的「千層饅頭」跟「油燉荷包蛋」才是正解啦~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